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发现古怪
    事情既然差不多定下来了,后续就是很快的。

    陈玄感自己都是有点迫不及待的感觉。

    所以当他第二天一早就是登门造访明国公府的时候,明远听到下面的人禀告整个人都是无奈的扶额,嘴角抽搐着去把人接了进来。

    不然要是把陈玄感晾在大门口,呵呵,不出半个时辰,这件事保准传得天下皆知。

    整个帝都的人说不定都是会跑来看热闹,然后——

    太师一怒,后果就是可想而知。

    陈玄感有点尴尬,他自然也是知道这没有任何的邀请自己就是这么贸然上门实在是有点让人措手不及,不过他现在完全是整个人都是放飞了,等不到回讯,便是忍不住自个儿跑来了。

    宁清秋睡眼惺忪的看到院子里面伫立的两个各有千秋的俊美男人的时候,整个人都是瞬间清醒了。

    怎么回事?

    陈玄感怎么会这个时间出现在这个地方?

    真的是很让人惊讶啊。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给自己扔了个清洁术。

    倒也不是什么想要在陈玄感面前表现得多么漂亮的样子,俗话说得好,女为悦己者容,但是也不能在普通朋友面前失礼啊。

    陈玄感绝不是能够悦她的那个人,所以谈不上在他的面前注意形象,但是也不可能太崩坏,那就是丢的是整个九州女修士的脸,虽然说自己不是什么女仙子,但是昆仑瑶池的那一群女修可是整个九州修士的梦中情人,所以自己好歹是要为九州的整体女修士的形象考虑一二。

    她伸手捋了捋黑色莹润的秀发,对着两个人嫣然一笑,清丽动人......如果忽略刚才她刚刚出门那副没睡醒无精打采的样子就是更好了。

    可惜,明远和陈玄感作为大能修士,那记忆力完全一等一的好,过目不忘都是小case了,关键是就算是很多年以前的事物在他们记忆里面都是清晰如昨,更不要说几秒钟之前宁清秋的那个状态了。

    明远抬首望天,一副观天上云卷云舒的悠然惬意敢,心里面如何的尴尬吐槽那就是不得而知,陈玄感则是回了一个温和的笑容,只是微微抽搐的眼角还是说明了这位贵公子心里面的不平静。

    倒不是他沉不住气,什么事都是大惊小怪。

    只是——

    没想到这个年头,竟然是还有修士有睡觉这样的行为?

    这不是没有打破身体桎梏的受到生理限制的凡人才会去做的事儿吗?

    而且看宁清秋的样子,非常的乐在其中。

    这样不受控制的感觉,难道是真的很好?

    陈玄感心里面古怪莫名。

    若是换了其他人他自然以为对方可能是自甘堕落,但是宁清秋显然也是难得的剑道天骄,一身剑道修为比起很多的大唐修士都是精粹许多,虽然硬实力上面还不能说力压群雄,但是单论剑道精深程度,就目前看来,陈玄感可以给出一句话——无人能出其右。

    这并不是夸张。

    他的眼力,自然不可能差。

    轻轻点头,一派的云淡风轻:“宁姑娘安好,贸然上门,实在是我太过激动,想到要前往九州这个陌生的地域,便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识一番和大唐截然不同的风土人情,只希望这一次的游历旅行,可以让我......”

    “嗤——”苏红衣懒洋洋的笑声响起,“这大清早的,就是听到你这么叽叽歪歪的,还真的是忒会扰人清梦了。”

    宁清秋一听苏红衣这话,就是翻了个白眼,什么时候你也是学会了我要睡觉这一招了?

    陈玄感脸色微沉,手指直接伸出,毫不废话,一道透明带着淡淡的青紫色的风雷之刃就是急速朝着苏红衣疾驰而去。

    苏红衣敏锐感知到了危险,一个翻身便是躲过,但是眉心到额角一缕碎发已然是被风刃割断,轻飘飘的落下,额头上还有一道淡淡的血痕。

    没有什么大伤,却是触目惊心。

    他冷怒的看着陈玄感。

    陈玄感负手而立,淡定自如,像是刚才出手伤人的压根不是他一般。

    苏红衣不会说话,他不怎么和他计较便是,但是三番两次的,要是再不出手,莫非这个人还以为他陈玄感好欺负不成?

    他又不是软柿子,谁都是可以来捏一捏。

    风度涵养是一回事儿,气度胸襟是一回事儿,但是修士的尊严和骄傲不容诋毁。

    再一再二不再三!

    这个道理要是不懂,他就教教他。

    宁清秋身形一闪,便是到了苏红衣面前,一把抓住了他抬起的手臂。

    苏红衣眼睛死死地盯着陈玄感,猩红的唇舔了舔尖锐的牙齿,轻声道:“放开。”

    他这样的人,哪里容得下对方这么轻慢他,那居高临下的一招,竟然都是让他受了点伤,这样的侮辱,他可是忍不下去,就算是粉身碎骨,也是要让对方知道,九州的杀神他苏红衣绝对不是什么小喽啰。

    宁清秋头疼不已。

    甚至是有点心惊肉跳的。

    苏红衣怎么回事儿,他虽然骄傲但是并不是无脑的人,而且这一次次的都是有点刻意的去针对陈玄感,最开始宁清秋还以为是因为陈玄感老是大唐权贵子弟,他对于大唐和九州的过去耿耿于怀,所以把那点气都是撒在了陈玄感的身上。

    但是后来她才发现自己想错了。

    苏红衣不是这么偏激的人,怎么会一次次的把历史遗留问题都是算在陈玄感的头上?

    他对于明远,对于除了陈玄感以外的其他人,不是这样的态度啊?

    而且,苏红衣虽然自信到了几乎是自负的程度,但是对于自己目前不如的人,他也不会脑残盲目的去刺激对发,比如说陆长生,就是被他当做了朋友,比如说七夜,就是被他敬而远之,如今陈玄感乃是化神境界的大修士,实力比他只强不弱,打一定是打不过的,但是他哪里来的这么大的火,每一次都是要对陈玄感冷嘲热讽的?

    宁清秋心里面已经是开始有非常不好的预感。

    只是她一点儿都是不愿意自己的猜测成真。

    即便是这样,她的语气也是冷冰冰的,就是这么直接的盯着苏红衣慢慢说道:“道歉,然后就此收手。”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