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元神天关
    龙鳞卫鸣金收兵,今天的全城搜索事件,颇有点虎头蛇尾的感觉。

    作为太师府的亲兵,在天下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和禁卫军都是可以扳手腕的一支军队,他们自然是骄傲的。

    但是平日里也真的是太闲了。

    压根是找不到事情做。

    换句话说,没有地方发泄多余过剩的精力......

    所以,这一次好不容易接到指令,还以为是什么很危险的敌人要处理,特别是听到风声传闻还涉及魔族,所有的龙鳞卫都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那叫一个激动,想想之前北疆叛乱的时候,多好的机会啊,但是龙鳞卫也身负拱卫帝都的要责,随便因为什么叛乱就是要倾巢而出,那个时候谁来守卫大唐神京?

    后来北疆叛乱更是因为人皇的回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平定,他们就是什么都是没有机会做,便是看着自己的同僚们军队的袍泽们一个个的加官进爵春风得意,虽然少龙鳞卫的荣耀不缺压根也不会在乎那些所谓的奖赏,但是对于他们来说,什么都是不需要做,简直是关节都是要生锈了。

    结果魔族竟然可能借助人族修士混入了大唐的帝都,这件事简直是送上门来的天降大礼包,龙鳞卫个个都是想要好好地表现一把。

    结果呢——

    都是被宁清秋他们自己人内部解决了。

    陈玄感对于这件事也是无语,其实他还是觉得有点丢脸的。

    关于苏红衣被堕魔盯上附体想要夺舍这件事,他其实是抱着深深地同情的,因为苏红衣要是自己不够强可能是第一时间就是会被魔族改变了心智,从而落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就算是他自己强撑,也可能让那个堕魔在事情败落的情况下,直接拉着他同归于尽,反正全须全尾毫发无伤的活下来的希望,特别渺茫。

    而且要是落到了大唐的手里,他们虽然看重九州,但是面对着分隔了这么多年的“兄弟”仍然是抱着一定的戒备和提防的,何况这件事又是涉及魔族,大唐高层绝对是不会手软,到时候苏红衣便是凶多吉少。

    其实宁清秋也是预料到这一点,所以才是先发制人,宁愿内部消化也不愿意苏红衣落在了外人的手里,好在明净琉璃火果然是屡建奇功,对于魔族先天性的有着极强的克制作用,他们两个的配合也可以不谦虚的说一声天衣无缝,要不是这么些年成为朋友互相吐槽的那股默契,这件事也不可能这么轻易解决。

    宁清秋对于陈玄感没有什么好脸色,因为对方在对于苏红衣的这件事的选择倾向非常的明确,要是没有什么其他的矛盾和冲突,那么大家便是可以快快乐乐的做朋友,但是一旦是有了分歧,那就是分分钟人脑子都是要打出狗脑子的节奏。

    但是虽然是有点不满,但是宁清秋也很快的调整好心情。

    陈玄感是大唐世家子弟,他们是九州修士,这个时候人族都是发现有叛徒奸细,他们互相之间没有那么信任,其实也很正常,所有的人都是会本能的选择对自己更好的道路,这一点没什么可质疑的也没什么好指摘的。

    “堕魔提供的所有的情报我们会整理成份提交给你,由你负责交给大唐的高层,我们在这一点上绝对是共享合作的,不过我们也有一个要求。”

    “请说。”

    他精神一振。

    戏肉来了。

    宁清秋清美的脸上一派郑重:“我们要求不论是关于魔族的任何信息以及情报,大唐都是可以为我们提供,当然,九州也是会贯彻这样的方案,最后的目的自然是能够以最短的时间凝聚最大的力量找出最有效地方案,把魔族彻底诛灭,一劳永逸。”

    陈玄感对于这个自然是不会反对。

    这要是大唐想要的合作双赢。

    不过是缺一个人捅破这一层窗户纸罢了。

    宁清秋立即便是柔化了面部表情,只要是达成这一个条件,那么其他的事都是无关紧要了。

    “第二嘛,就是这个堕魔的性质比较特殊,需要好好地研究一段时间,所以我们不会把它交给你们,但是一旦是你们有什么需求,只要是合理都是可以提出来我们也不会强制拦着你们的。”

    一句话,好说。

    陈玄感点点头:“这堕魔本就是你们抓住的,这样的要求合情合理,我们也不会提出过分的要求的,那么,现在我们是达成了共识了吗?”

    宁清秋展颜一笑,宛若云破月霁:“合作愉快!”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舒服。

    点到为止,但是一点即明。

    宁清秋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其他的人。

    可惜,反应平平。

    后来她也是省过味儿来。

    七夜和陆长生,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妖孽中的妖孽,最关键的是他们走的不是什么逆袭废材流,而是一开始走的就是天资纵横流,七夜更是要横推无敌的那种,所以对于他们而言,她想到的东西不会想不到,而且两个人都是没想过要把这么好的素材拿出去给大唐。

    陆长生甚至是还想要对这个堕魔进行全方位的研究,这对于他的医术大有好处,要是弄清楚了,说不定可以稳固好他的化神修为。

    至于说苏红衣——

    人家现在是因祸得福,不计较之前差点都是被人夺舍的倒霉事儿了。

    很多时候,危险和机遇不过是一线之隔罢了。

    “明远,要拜托你准备两个好一点的闭关修炼室了。”

    宁清秋笑眯眯的,都说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绝对是至理名言。

    明远脸上带着笑,毫不犹豫的点头:“没问题,恭喜了,你和苏红衣都是要进阶化神了。”

    语气里面藏着一点深深地遗憾,那是因为自己目前还是落后了朋友们一步,在场的几个人里面,也许过一段时间,便是只剩下他一个元婴修士了。

    不过为朋友欣喜的情绪却是半点儿都是没有打折扣。

    宁清秋没好气的看着他:“说话怎么酸溜溜的,别以为我没看出来,你自从被封为世子之后,修为日益精深,虽然可能是比我们要稍微晚一点触摸元神天关,但是也已经是近在咫尺了!”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