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不如拜入昆仑瑶池?
    ,!

    宁清秋这一次算是真正的救命恩人了。

    苏红衣都是朝着她投过去感激的一瞥。

    那是真心实意的。

    那模样,估计是当时她帮忙把那个堕魔从他的身体里面驱逐出来的时候也就这么大的感激了。

    这人……

    要不是玄女和他真的是两情相悦,要是宁清秋来说,可不愿意让自己的闺蜜找一个苏红衣这样的男人,总感觉不靠谱啊。

    不过可能也是自己有偏见,所以带着有色眼镜看待对方了,这事儿就是心里面自己默默消化呗。

    西王母对待宁清秋还是不会垮着一张脸的,她对于这个女孩子很有好感,觉得她是如今九州难得的女修,而且在九州武道会上面一鸣惊人,又是七夜的心上人,而且还是玄女私交甚好的朋友,无论是从哪个方面来说,西王母都是不会慢待她。

    即便是看起来宁清秋和苏红衣是朋友关系,对于玄女的这段感情也许是支持的态度。

    但是西王母并没有迁怒。

    反而是开始在心里面仔细的思考起来。

    毕竟玄女虽然并未经历过男女之情在这方面显得格外的稚嫩,但是玄女并不傻,而且修炼的冰心咒乃是最能够体悟人之七情六欲的高等功法,虽然无法媲美传说中的读心术,也没有恶毒至极的搜魂**那般无所不知可以挖掘出一个人的生平和经历的一切,但是对于一个人是否怀有恶意还是可以很清晰的感知出来。

    而且修炼到了高深的境界,修士的第六感就是越发的敏锐,所谓的心血来潮更是最大程度的避免一个修士被其他人算计,他们总是会第一时间受到警醒提示的。

    所以苏红衣如果对玄女不是真心,玄女也不会就是这么简单的被骗得团团转的,既然是她都是接受了这个男人,证明苏红衣一般来说也是对待玄女别无二心的。

    但是看着家养的白菜要被猪给拱了,鲜花就是要插在牛粪上,就算是西王母这样的雍容沉稳的女人都是按耐不住那股子挑剔至极的心气儿。‘

    “玄女前段时间还在念叨你呢,说是你们离开昆仑瑶池这么久了都是不回来看她,而且只言片语都是不传递回来,你这一次不好好地哄哄她,还很难搞定的。”

    西王母巧笑嫣然,看着她你就是会忘记一个女人的年龄。

    有的美丽,就是这么的风华绝代,不因为时光的流逝有片刻的损毁。

    宁清秋希望自己百年甚至是千年之后,依然像是西王母这般的美丽,不单单是外表的年轻,还有心理上也不会认为自己已经是个年老色衰的老奶奶呢,那日子过得就是未免太无趣。

    不过这个想法倒是杞人忧天了,对于修士来说,只要是求得长生,那么不老就是顺带的,有的修士还是为了增加自己的气度和威严什么的,选择比较中年的外表,当然也有那种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模样的高手,老黄瓜刷绿漆的事儿在云荒简直是一点都是不新鲜,屡见不鲜。

    宁清秋脑海里面转着各种各样的奇怪的念头,就是这么和西王母相携进入了昆仑瑶池。

    昆仑瑶池没有悬空山那般的神秘和威严,但是胜在更加的玲珑婉转,仙山洞府的美称名副其实,能够成为九州男修们趋之若鹜的地方,自然是有着其独特的风景。

    不说是这里乃是修士梦寐以求的灵地,光是这里无数的如花似玉的佳人就是足够让人目不暇接了。

    西王母亲自迎接的客人,那自然是无比尊贵的,其他的女弟子大多数都是不知道内情,不知道西王母最开始是要到昆仑瑶池山底去找苏红衣的麻烦的,没想到倒是被人家理直气壮地一句真心相爱两情相悦给怼了回来,虽然面上笑意盈盈,但是内心里面不知道还在设置什么样的艰难关卡,即便是有玄女对苏红衣含情脉脉,但是以宁清秋的看法来说,他想要顺利的抱得美人归,还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啧——

    看看七夜多幸运啊,自己是多么的好追求啊,半点难堪都是没有给他,更是没有这么难缠的师尊像是大山一样的镇压在感情路上,这不知道得受到多大的挫折啊……

    道阻且艰,还很长。

    不过宁清秋本人对西王母的观感却是非常的好,这样的女强人,可以在云荒都是闯出一片天,还给女修们创造昆仑瑶池这样的一片世外桃源的安然之地,还打造得成为了九州修士都是向往的地方,实在是值得人钦佩。

    至少宁清秋是服气的。

    所以对于苏红衣她就是只有四个字了,那就是自求多福。

    宁清秋感叹道:“每一次来昆仑瑶池,都是感觉自己坠入了百花海中。姹紫嫣红,争奇斗艳,真的是让人目不暇接流连忘返。”

    一语双关。

    在赞扬昆仑瑶池的风景如画,也是夸赞这里当真是美女如云。

    这话还真的不是夸张。

    陈玄感都是看得十分的惊奇。

    不过他是个君子,即便是心中好奇,也是目不斜视。

    大唐还从来都是没有过全部都是女子组成的宗门,即便是有也不过是昙花一现,怎么都是不可能像是昆仑瑶池这样甚至是成为九州圣地之一。

    这对于陈玄感来说只有四个字——大开眼界。

    不过他也不是肤浅有偏见的人,虽然出生在大唐,但是他对于女子并不歧视,对于女修士更是最近增添了颇多的尊重,主要是宁清秋的剑道实在是惊艳,只要是有这样的修为,那么到底是男是女已然无关紧要。

    明远更是不用说,黑白学宫的西宫的那一堆师姐,个个都是恐怖绝伦啊,至少从小开始都是给他留下了足够的心里阴影就是了。

    西王母笑得动人:“你既然喜欢我昆仑瑶池,不如拜入我们宗门如何?”

    宁清秋的天赋,任何一个圣地看着都是要动心的。

    西王母也当真是喜欢她。

    而且可以非常紧密的联系悬空山、昆仑瑶池和日月神宗,可谓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于公于私,这都是非常合理的提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