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章 这是一场考验
    ..,

    宁清秋的一席话,简直是振聋发聩。

    可以说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苏红衣很快的便是从死气沉沉的模样变成精神抖擞的样子。

    对啊,她说得没错啊。

    可是

    “那她这么说......”

    “还不是为了阻止西王母把话说死!到时候要是真的继续这么针锋相对下去,你们才是真的是玩完儿要告吹了,到时候西王母决绝的话都是说出口,到时候即便是有后悔不忍心的情况,那也是没了台阶啊,所以不如玄女这么一副委曲求全的做法,先负荆请罪,等到西王母心软了,到时候也好改口啊。”

    所以啊,苏红衣就是傻啊。

    这人还真的是傻笑了起来。

    看着还是真的再也想不到这人当初是多么的自诩风流倜傥冷眼旁观世事变幻,看不上痴男怨女的那副曾经的模样了。

    陷入感情漩涡的男人,真的是智商为负。

    明远看到苏红衣满血复活的走出来的模样,还真的是对宁清秋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舌灿莲花的本事,还真的是有着“改天换地”的能力啊,看看刚才苏红衣差不多像是个被戳破的皮球似的,这会儿倒是和打了鸡血一样,要不是苏红衣的神魂意识波动一点儿没变,宁清秋也绝对不是什么绝世魔头,这个时候都是要怀疑是不是那堕魔的余害还没有清除干净,所以苏红衣倒是极度愤怒之下,被堕魔给夺舍了......

    默默地给她竖了一个大拇指。

    苏红衣笑着笑着,突然又是开始担忧:“不行,玄女这么做还是太冒险了,那个玄冰洞一听就是专门用来惩戒的地方,西王母要是狠心一点就是让她多待一段时间的话,那她不知道要吃多少苦受多少罪......”

    玄女甘之如饴。

    宁清秋的想法其实也没有错。

    玄女确实是存着希望西王母心软的想法。

    但是同样的,这也是她自己对自己的惩罚。

    毕竟西王母抚养她长大,自己一向是言听计从,这一次公然的忤逆西王母,玄女心中的愧疚简直是累积成海,这去了玄冰洞受点苦,其实也算是心里没有那么多的负罪感。

    所有的人没想到这一层。

    而且玄女也无法保证西王母最后真的是会心软,因为她知道西王母是一个多么固执而高傲的人,所以她不会轻易的改变她的想法和决定。

    不过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夜莺,你说我是不是太苛刻了。”

    西王母淡淡的问道,鲜红的丹蔻就是这么轻轻的在青玉桌子上面敲击。

    叮叮的声音很是好听。

    神色看不出喜怒。

    夜莺乃是她的贴身侍女之一,一向是颇为受宠,乃是对西王母忠心不二的人。

    夜莺肤色极白,发色极黑,绝对的美人一个,说话的声音也是清脆如吟唱,也是因为她有天籁之音,所以西王母才为她取名夜莺。

    夜莺婉转柔声道:“玄女乃是您最心爱的弟子,奴婢听过凡人有一句话叫做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您想必就是这样的。”

    西王母淡淡的笑了。

    “你这张嘴啊,还真的是巧。”

    她的怒气,有一半是真的,一半不过是装的。

    玄女既然真的喜欢苏红衣,那便是真的喜欢,但是苏红衣对于玄女的感情,到底是够不够坚定够不够深厚纯粹,这就是值得测试的。

    她可不希望,玄女之后会被臭男人伤了心。

    但是也不能因噎废食。

    西王母不是那样的软弱之辈。

    玄女刚刚突破化神期,这个时候其实境界也不算是太稳固,玄冰洞虽然冰寒之气凝聚万载,寒髓入骨,进入其中的人差不多算是受了酷刑,但是同样的,对于境界修为的凝练稳固,有着奇效。

    玄女进去,大有好处。

    且还可以看看,这个苏红衣,到底是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懦弱的放弃,愚蠢的坚持,还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这都是她来评判这个男人值不值得她的玄女托付终身。

    要是苏红衣没有担当,那么西王母便是真的要让他们楚河汉桥牛郎织女,便是真的做个恶人,也比玄女日后伤心欲绝来得好。

    宁清秋和七夜漫步桃花林。

    粉色烟云一片,实在是美不胜收,片片花瓣垂落,在她的裙摆发间飞舞,让她简直是桃花仙一般。

    七夜眼眸柔和,只有在她的面前,才是收敛了那股几乎是霸烈的刀意。

    “西王母,真的是非常好的师尊。”

    宁清秋无比感叹。

    七夜想了想,点头认同:“你说的没错。”

    其实就算是宁清秋乱说话,他大概也是一脸她说的才是世间真理的表情。

    宁清秋笑道:“苏红衣这时候才算是进退两难纠结无比吧,大概是想要去闯入玄冰洞,来个英雄救美,若是能够把她直接带着私奔逃离昆仑瑶池大概就是最好,但是很可惜,第一,他不可能带着玄女从西王母的眼皮子底下跑走,第二,玄女对于西王母和昆仑瑶池的感情极为深厚,不可能就是真的就是这么无名无份的跟着他浪迹天涯。”

    玄女的性格,做不出来这样的事儿。

    “或者是直接去求西王母,但是我想,这条路也是走不通的,不然的话西王母就是会自己打脸了,所以苏红衣只能是等待。”

    这等待,才是最煎熬最磨人的。

    也许就是这样西王母才觉得经历过了这样的事儿之后,他们才会真正的明白来之不易并且懂得如何的珍惜?

    宁清秋觉得自己猜了个不离十。

    七夜问道:“你既然是都推断出来,怎么不去告诉玄女或者是苏红衣,给他们吃个定心丸?”

    宁清秋摇摇头,俏美的小脸上带着一片淡淡的鄙视:“我说你竟然是连这样的话都是问得出来?西王母既然是诚心考核,那就是准备给他们一个机会,只要是苏红衣这一次不要表现出格,那么就是过关毫无问题,但是要是我横插一脚,到时候他们这事儿就是真的成不了了,可能还会因为作弊从而被取消资格好么......”

    “我什么都不做,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帮助和支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