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他们不敢!
    人来人往的街道上面,宁清秋满脸纠结的看着周围。

    “等等......七夜你确定是没有带错地方?天机阁不说是在什么仙山洞府吧,但是怎么也不该在这样的......喧闹的地方吧?”

    陈玄感倒是接受良好。

    来到云荒九州,他就是知道这里和大唐截然不同,这头一站是悬空山,第二站是昆仑瑶池,本来以为九州的圣地宗门都是这样的风格,和大唐对比起来,别有一番滋味,但是没想到这个天机阁倒是别出心裁。

    宁清秋只好笑着说道:“你喜欢就好。”

    一边扯了扯七夜的衣角。

    挤眉弄眼的。

    确定没弄错?

    七夜点头,俊美的脸上倒是没有被质疑的不悦。

    对他来说,宁清秋无论说什么,他都是不会生气的。

    很耐心的解释道:“天机阁和其他的圣地不同,其他的圣地讲究的是超然物外,里面的修士都是追求长生久视力量无极,但是天机阁号称的是窥探天机探索天道的本质运转规律,说白了,就是个情报组织,和悬空山这些圣地走的是不同的道路。”

    宁清秋恍然大悟。

    两只手轻轻一拍。

    “哈,对啊,我怎么就是想不到。”

    “情报组织,大隐隐于市,所以待在这样的一座在九州算不上特别着名的城市,好像也不算太出格?虽然有点超出想象就是了。”

    宁清秋小声的嘟哝了一句。

    七夜眉目柔和,即便是冷硬深邃的轮廓,这个时候都是无端的柔化了棱角。

    “不用担心,天机阁的这些人,我知道该怎么对付。”

    天机阁的人顺应天命,所以对抗魔族的话他们绝对是中流砥柱一样的存在,比起其他的九州修士更是要维护天道正统,对于深渊和魔族是最痛恨的一类人,所以七夜觉得这一次的行动压根是用不着担心什么。

    在这样的人族辉煌的大势的面前,绝对是没有人敢做什么不明智的选择的。

    毕竟人族是骄傲的。

    而且号称是星空之下最强的战斗种族。

    这样的骄傲刻在了骨髓里面。

    即便是叛徒内奸,其实都是为了更好地待遇和需求的资源,本质上来说,谁都是不愿意去给魔族当狗的,只是这一任的魔尊有一点不走寻常路,竟然是不搞斩尽杀绝那一套,这就是让很多人都是开始有自己的阴谋和小心思了。

    “对付什么呀对付。”宁清秋给了他一个娇俏的白眼,对他那轻描淡写之下的恶意简直是无言以对,“天机阁是我们的盟友又不是敌人,对付是个什么鬼啊,七夜我告诉你,你千万不要在天机阁乱来知道么。”

    她严肃一张小脸的样子看着特别的一本正经,但是并不显得让人畏惧,即便是说教凶恶的样子,都是可爱。

    当然,或许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明远问道:“七夜,你来过天机阁?”

    有个熟门熟路的人比较好。

    七夜说起天机阁头头是道的,都是让人怀疑九州所有的圣地是不是他都是去过。

    对于其他九州修士来说,一生去过一个圣地就是值得夸耀无数次,但是七夜却是来了一个九州圣地轮游......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不过以他的身份和实力,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七夜颔首,漫不经心的说道:“恩,来过。”

    宁清秋随口问了一句:“来干什么的?”

    难道说天机阁举办什么庆典他来出席观礼?

    这可不是七夜这样的性格愿意来做的事儿,那样的场合他只会是觉得无聊至极吧。

    对于自己不感兴趣的事儿,他应该是压根不会委屈自己来做吧?

    能够让他这样违背自己的心意去做事的人,还没有生出来呢。

    宁清秋当然是例外,但是不论是她让他做什么,七夜都是甘之如饴,所以也不存在心不甘情不愿的说法。

    他也淡淡的回道:“......上门教训几个人。”

    说得简单。

    宁清秋浑不在意的的点点头,随后便是僵硬了身体。

    等等,这话要是翻译一下的话——

    这上门教训几个人,不就是挑刺儿砸场子么。

    所以天机阁大概是把七夜列成不受欢迎的对象了吧,这样他们大摇大摆的再一次不请自来的去了人家的老巢,会不会直接被人当做是有恶意啊,这会儿天机阁该不会是布下了天罗地网等着他们上门好一网打尽吧?

    宁清秋脑海里面思绪翻滚不休。

    陈玄感嘴角也是抽了抽,他到九州,除了领略风土人情,那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联络九州见识九州圣地尽可能的结识一些九州高层,编织一张人脉网,但是现在看来,出师不利啊。

    重玄真君和西王母就是不说了,他们对他没什么好感,但是因为出于对全局的考虑,暂时的把恩怨放在一边也没有迁怒他,但是现在看来天机阁到要成为他们的滑铁卢了。

    可是——

    这好像是和自己还有明远无关吧?

    要是人皇和父亲他们问责起来,陈玄感就是要真的大喊一句不是我们的锅了。

    “那......那天机阁该不会报复你顺带牵连我们吧?”

    虽然打得过,但是心里面肯定是不好受的。

    宁清秋满脸纠结,都是在想着下手的尺度怎么掌握了。

    七夜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像是不知道宁清秋脑洞又是开到了什么地方去了。

    “他们不敢。”

    短短四个字,彰显了无尽的霸气。

    宁清秋却是瞬间安心了。

    对啊,这么看虽然是很嚣张,但是惹到了七夜还能够活蹦乱跳的,已经是足够幸运了,要是天机阁不是圣地,没有这么偌大的声名还有大批量的高手,指不定都是被七夜给削平了呢。

    这么想,底气瞬间变得充足。

    “走吧,我们该怎么过去?”

    “前面的那一家酒楼......旁边的小巷子就是了。”

    宁清秋等人都是快瞬间风化在原地。

    那栋酒楼就是不说了,看起来虽然是凡俗酒楼,但是雕栏朱瓦,还是有几分奢华的,但是那旁边的小巷子是什么鬼,看起来阴暗破旧,反正都是让人不想踏入。

    话说天机阁是名门正派圣地中的圣地啊,而不是什么地下组织啊,这个画风,是不是有点不对头啊。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