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天碑的传说
    天机阁的镇阁之宝,便是天碑。

    天碑的来历极为神秘,有人传说这是上古天地初开的时候便是诞生的奇物,在天地之间亘古长存,不会因为时光的流逝有任何的改变,就算是修士,在它的面前也是渺小而短暂的生命;

    也有传说真乃是某位至尊宗师级别的炼器师一生最为呕心沥血的作品,有着莫测的威力;

    还有传言时候这天碑是天外之物,带着种种神异的功效,在云荒世界感应到了命中注定的主人的气息,故而直接天外坠落而来,但是因为它的主人还没有现身,经过一路辗转,换了无数个占有人,最后还是落到了天机阁的手中,而且从此便是成为了镇宗之宝。

    最后还有一种传言,说是天碑镇压世间最为邪恶的魔物,若是一旦是天碑被破,世间将会被脱困而出的妖魔邪祟彻底的毁灭......

    总而言之,不论是从哪一个方面来说,天碑都是绝对的出名的东西。

    就算是秋水神剑那样的神异之物,包括日月神宗的日月金轮这样的神器,大概都是没有天碑的名气大,主要是天碑在九州修士的心目中的传说太多,流传太广,也不知道当初是哪一位对于天碑如此好奇的修士,弄出了这么多的传闻来。

    天机阁对于她的疑问却是非常的坦诚。

    “实不相瞒,天碑的神异,虽然皆为真实,但是能够让它名气这么大到整个九州修士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其实是我天机阁大力推动。”

    宁清秋吃了一惊。

    这可是非同小可。

    天机阁要是为了炫耀一把天碑,那压根是没有必要,作为圣地,他们也不需要用任何的东西来增添自己的荣耀和光彩。

    而且,天碑极为神异,价值极高,放在古代的时候那就是和氏璧一类的无价之宝,所以这样的好东西大家不是藏着掖着,也不会刻意的去大肆炫耀和推崇,未免显得太过没有格调。

    但是天机阁主竟然是承认得这么爽快。

    “天碑的神秘奥妙,非凡人能够看透,天机阁得到天碑已经是数十万年计,这么漫长的时光,天机阁多少的杰出的天才修士高手大能,苦心孤诣的在天碑上穷尽了一生的光阴去研究,都是没有彻底的解出它的秘密,所以天机阁决定换一种方式。”

    “广撒网。”

    “把天碑的名声传遍九州,让整个天下的修士都是知道天碑的神妙,若是有人可以有足够的实力和悟性,便是可以得到参观天碑的机会,而这也是我们的机会。”

    “若是能够多参悟一分天碑上的天道流转的规则,那么我们的大道就是又要前进一步。”

    天机阁主说这话的时候神情格外的振奋,看得出,他说得都是真心话。

    宁清秋不由感叹,果真是好大的气魄。

    也不是人人都是有这样的胸襟的。

    天机阁差不多算是把天碑朝着天下公开展览。

    也许也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修士,一心为了探寻大道的真理,才可以让人族一直是流淌新鲜的血液和勃勃的生机吧。

    故而即便是末法时代,但是整个九州依然是锐意进取的。

    陈玄感突然出声:“那若是大唐修士呢?”

    这句话没头没尾的,要是换一个人来也许压根是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但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听懂了他的意思。

    宁清秋都是想要开口把这一茬揭过去,毕竟要是待会儿让天机阁主下不了台,那就是尴尬了,陈玄感也是,天机阁主已经是这么的给面子,刚才那一番对于九州和大唐的现状和未来的分析已经是足够客观足够中立了,但是陈玄感这颇为有点得寸进尺的感觉啊。

    过分了。

    天机阁主却是哈哈一笑,格外的爽朗,倒不像是宁清秋印象里面那些神神道道开口闭口全部都是天意如此的神棍的架势,反而是像是一个十分和蔼可亲的长辈,甚至是重玄真君和他比起来都是更严肃一点。

    明明是个小孩得外表,却意外地让人毫无违和感的把他当做是德高望重的长辈,这也算是难得的本事了,或者说,用人格魅力来形容比较好?

    “大唐修士又如何?我刚才说了,人族乃是一家,不论是九州还是大唐,在我天机阁看来都是一视同仁,只要是从心底里面认定自己是一个人族,愿意为了云荒世界抵御魔族和一切可能到来的灾难,这样的人在我心里就是真正的人族。”

    “而且,现在我不就是带着你们一起前往天碑么?还用得着问这么一句话?”

    众人都是恍然。

    也对,既然天机阁主都是带着他们一起去看天碑了,这里面有陈玄感和明远,那么对方就是真正的知行合一,说是要一视同仁,就是真的雷厉风行的让他们看到他的诚意。

    天碑是天机阁的命根子,竟然是连天碑都是可以让给他们参观,那就是说明天机阁主是真的对他们十分的真诚。

    宁清秋忍不住说道:“阁主当真是让人自愧弗如,如此的大胸襟大气魄,还真的是让人十分敬仰。”

    陈玄感和明远相视一笑,都是拱手对着天机阁主行了个礼。

    丝毫不因为对方的外观再有任何的怪异感觉。

    这位的人品,值得他们这样的对待。

    若是九州圣地除了西王母和重玄真君那样嫉恶如仇心系九州的人之外,都是天机阁主这样的中立派,那么他们的九州之行当再无一点顾虑。

    天机阁主带着他们走入了秘境的深处。

    这里没有一丝生物的气息,到处都是各种颜色的流云和雾气,深深浅浅,五彩缤纷,像是一个万花筒的世界。

    宁清秋的目光却是被那一擎天巨碑吸引了全部的视线,它沉默的伫立在天地的中央,就像是世间一切的中心。

    “那就是天碑?”

    她喃喃轻声问道。

    天机阁主的目光爆发出两团璀璨的精芒,声音里面蕴含着非常深刻的情绪:“是的,那就是天碑。”

    天机阁最根本的秘密和传承。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