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首发即中?
    宁清秋一马当先。

    她从来都是不会落于人后,特别是面对天碑这样的稀世奇珍,这个时候倒是没有讲什么友谊第一了,对她而言,反正大家都是要去尝试一下的,自己就是做个先锋军,试试水呗。

    对于她来说,天碑的主人有且只有一个,那么自己先试和后试都是差不多的。

    明远倒是忍不住笑道:“我说清秋,你怎么这么着急?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你面前的是什么神剑呢!”

    七夜也问她:“你莫非对于这个天碑就是这般的渴望?”

    若是她真的想要,那么这个天碑无论是把谁当做是真正的主人,在他看来,都是可以抢过来的东西,她要什么,他就会给他什么。

    也不在乎最后是不是要抢劫朋友或者是天机阁了。

    其他几个男人的脸色立刻就是千变万化。

    虽然说谁都是没有独吞的想法,但是若是最后成为了天碑选择的主人结果却是护不住手里的东西,被七夜给夺去了,这个和他们自己主动分享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那太丢脸了啊。

    众人的脸色立刻就是苦瓜似的,嘴里面完全是吞了黄连,咽不下去也是吐不出来。

    要不然……还是放弃算了哟。

    不然到最后完全是东西也丢了,脸也丢了。

    宁清秋赶紧摇头,白眼都是快飞到天上去了。

    真的是让人无语的霸气彻漏的说法啊。

    这人还真的是不懂得什么叫做迂回婉转。

    竟然是把话说得这么直白,那岂不是让大家的面子都是搁不住了,看看陈玄感看看陆长生,大家的脸色都是铁青一片啊。

    宁清秋觉得自己简直是操碎了心。

    便是清了清嗓子:“胡说什么呢,大家别听他的,天碑择选有缘人,既然是天道有命,那么我等自然是应该顺应,这天碑有德者居之,我们都是并肩作战的伙伴,谁得了这个东西也不会让其他人吃亏,所以大家放平静点,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罢了。”

    “说得好!”

    陈玄感击掌赞叹。

    这话说到了他的心坎儿里面去。

    这得到天碑靠的是本事,或者是就是看脸,欧皇还是非酋,这都是大家认的东西,运气这玩意儿才是修士的最大的倚仗,但是若是谁要是凭借武力想要强抢,那最后的下场一定是好不了的。

    陈玄感到也不怕七夜抢,但是到底是丢脸。

    所以他第一个出声同意。

    其他的人都是点头。

    七夜便是什么也不说。

    倒不是什么狗血的少数服从多数,七夜也从不认为自己刚才的想法是错误的,只要是宁清秋不愿意的他自然不会强求,她要,他就给,不要,那么便是沉默罢了。

    宁清秋给了他一个眼神。

    知道他的一片心。

    只是大家都是伙伴,何必分得这么清楚?

    天碑擎天巨柱一般,上撑天,下拄地,强大的气压让周围的灵气都是被压碎成了最基础的单位,变成一团团的烟雾云彩,看着实在是炫目,非常的漂亮。

    宁清秋叹了一声:“当真天地间的奇迹啊!”

    陈玄感也是目露异彩。

    他之前虽然对于九州感到愧疚,但是实际上内心深处还是有最根深蒂固的属于大唐修士的骄傲,他们完整的传承了上古人族的辉煌和荣耀,虽然是因为后力不济在高端战斗力上面没有什么突破,但是中低端的力量却是十分的充沛,号称是金丹不如狗元婴满地走,就是化神返虚境界的修士基本上还是处于啃老本的状态,合道至尊只剩下了人皇这么一位导致大唐看着没有当初那般鼎盛。

    但是也远远不是如今的九州可以比拟的。

    要是双方扳手腕,那么九州一方必然是惨败。

    但是若是把云荒人族比拟成一个人,那么大唐和九州就是它的左右两半身体,一半精力充沛肌肉壮实健康,另外一半倒是瘦弱贫瘠,那么就是会被人针对弱点的。

    这样的人,远远不是一个强大的人。

    九州这一块短板,不论是九州本身还是大唐,都是想要尽快的帮忙补足。

    所以在陈玄感的眼里,这一趟不单单是来谈合作的,还是来扶贫支援边远地区的……

    但是怎么都是没有想到,悬空山、昆仑瑶池、天机阁,每一处圣地都是给他带来了莫大的震撼。

    特别是天碑。

    上面十分的痕迹斑驳,看着甚至带着血迹、刻痕和其他形形色色的痕迹,反正除了巨大之外,看着就像是个普通的石碑。

    但是谁都知道,这块天碑绝对是不会辜负它的盛名。

    宁清秋率先出手。

    她合上了眼帘,那一双秋水盈盈的眉目就是彻底的闭拢。

    她眉心跳跃出闪耀的光芒,那是纯粹的剑意光辉,就是这么变作了千丝万缕就是这么慢慢的朝着天碑渗透,很快地变为天罗地网,就是这么一丝丝一缕缕的缠绕在了整个天碑上面,看着细细的宛若一扯就断,但是谁都是知道它的坚韧和不可摧毁,只要是宁清秋的剑心不毁剑意不灭,那么这剑意化作的丝线,就是不会摧毁的,几乎是可以看做是更高维度在这个世界的一种投影,所以水火不侵刀枪不入,甚至是连触碰都是没有办法,难以想象出什么容易摧毁它的办法。

    而且,这个东西,是最好的对付天碑的办法。

    他们是来当有缘人的,又不是来摧毁天碑的。

    虽然也不知道这个玩意儿到底是可不可能被外力摧毁就是了。

    天机阁主也说过,天碑认主,最主要看的就是灵魂,所以——

    宁清秋这个办法,绝对是最好的方式之一。

    果然,天碑被银色的光芒渐渐地染全,银色的点很快地便是成了线,线很快地就是织成了面,像是病毒式的扩散蔓延。

    明远脸色一喜欢,七夜等人也是期盼的。

    因为宁清秋看着很像是成功地被天碑认可了,因为直到现在天碑都是没有做出任何的反抗的举动。

    这事儿竟然是第一轮尝试就是要成功了不成?

    天机阁主大概是在场的人最激动的一个,虽然自家的宝贝很可能就是要琵琶别抱了,但是天碑认主这样的大事儿发生在他这一代,绝对是真正的值得大书特书的事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