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伪装成拾荒者
    宁清秋一行人找了一家车行。

    要是一路赶到天荒战场,那对于他们来说,虽然不算是费劲儿,但是可能是会错过很多好戏。

    没错,这一次他们选择的凶地,便是在十大凶地里面都是名列前茅的天荒战场。

    这让宁清秋下意识的想起了诛魔谷里面的那个残破的上古战场遗址,后面想一想,要是当时有了现在的实力,也不至于眼睁睁的看着边凛就是在她面前死得透透的魂飞魄散,就算是最后那个魔尊的神念分身,说不定自己都是可以给他一下狠的让他记得点教训,不要以为人族没有什么人了,三天两头的搞什么夺舍附体,真的是让人无比的膈应。

    每一次想起来,都是把宁清秋恶心得够呛。

    天荒战场和那个残破的上古战场的遗址又是完全不一样了。

    它是保留的非常的完好的一个古战场,里面有无数大修士大妖和异族的尸体或者是残留下来的一些宝物,不论是否破损,但是它们的价值都是摆在那里的,很多修士都是喜欢专门的去天荒战场淘弄东西,渐渐地衍生出了一门依附天荒战场的职业——拾荒者。

    当然也是有出身不凡的宗门弟子和精英戏称那样的拾荒者为捡垃圾收破烂的。

    但是拾荒者其实并不受到九州修士的歧视,相反,他们很多人都是九州鼎鼎有名的修炼者。

    因为能够在天荒战场闯荡然后还能活得比较有滋有味的,全部都是高手,至少生存能力真的非常的强,而且他们的眼睛都是变得非常的毒辣,可以说是草根派里面的绝对精英了。

    很多的大宗门大世家的后人弟子,都是为了锻炼自己的实力,都是隐姓埋名的加入拾荒者里面,在天荒战场里面饱受淬炼,或者是和其他的拾荒者争锋,成功的把自己千锤百炼成为当代修士里面的佼佼者,要知道修炼快并不代表一切,虽然实力的差距足够抹平一切,但是在同样的境界甚至是稍微有一点差异的境界里面,逆袭反杀的戏码永远都是层出不穷,要是不想要自己成为一个温室里面的花朵,想要真正的攀登修士最巅峰,那么就是要不遗余力的提升自己的能力,这个过程里面不择手段才是真正的明白人会做出的选择。

    “所以,我们这一次的角色,就是扮演一队拾荒者,在天荒战场里面去闯荡!”

    宁清秋颇有点意气风发。

    为了更加准确的扮演拾荒者这个角色,她连身上的金缕天纱衣的幻化风格都是变了。

    她向来是喜欢薄纱衣裙,繁复的、简单的、鲜艳的、素雅的、无论是什么样的风格她都是喜欢,样式也没有太过偏爱,可以说是口味颇杂,但是无一例外,她的审美非常的好,都是很漂亮的衣裙。

    主要是在现代社会里面不知道多羡慕那些漂亮的古代衣裙,美得仙女儿似的,但是在现代社会里面基本上除了特殊场合压根是不可能穿上那样的衣服,但是到了云荒算是圆梦了,结果金缕天纱衣作为至宝幻化功能一等一的出众,虽然这么做有点委屈这一至宝,但是对于宁清秋来说,就像是白白的得了一个无限换衣的技能,可把她乐得不行。

    这还是她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换风格。

    一头乌云般的秀发扎成了高高的马尾,用木蕨绞麻的藤蔓编成了发带就是这么紧紧的把头发竖起,头上和耳朵上的玉饰全部取下,一件红色的略微有点破损的皮甲把她的纤细窈窕的身姿勾勒得无比清晰,脚上踩蹬着一双鹿皮小靴子,浑身充满一股迥异于以往的野性之美,带着勃勃生机。

    俏生生白嫩嫩的一张小脸不施粉黛,真真儿的如花似玉应该是养在深闺里面或者是藏在仙境深谷里面的美人儿,却是有点风霜之色,不过也依然掩盖不了她的美丽,乍然一看,就像是个真正的活跃在天荒战场的拾荒者,唯一的不同在于这个拾荒者大概是太过貌美了一点。

    拾荒者们基本上都是在刀口上讨生活,脑袋都是别在裤腰带上,过着有今天没有明天的日子,指不准哪天后脖子就是离了缝了,所以他们从来都是对于**非常明显的追逐,因为不抓紧的话就是不知道往后还有没有这个享受的命。

    所以宁清秋的处境还有那么点危险——如果她真的只有自己表现出来的金丹期的修为的话。

    她选择金丹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要是练气筑基的层次,那么级别未免太低了点,大概是进入不了天荒战场都是会被无数的麻烦给淹没,因为看着实在是太好欺负,谁见到这样的软柿子不欺负?

    而且要是练气筑基都是敢进入天荒战场即便是在外围打转,那么都是会引起有心人的怀疑,而宁清秋的目的,是要神不知鬼不觉最好不要引起太多的注意就是堂而皇之的混进天荒战场。

    至于说金丹期之上......那还不如这个时候直接用化神期的修为一路碾压过去,那么拾荒者对她倒是不敢做什么,但是这么做的话,会打草惊蛇。

    他们这一次,可是冲着天荒战场里面的藏得很深的东西去的。

    所以,现在最要紧的,就是低调,这就是他们行动等指导方针。

    其余几个男人也是一改往日锦衣华服的做派,穿着简单利落的骑装,倒是把男儿劲朗挺拔的身段都是显现出来,充满了阳刚之美,没有了往日的精致雍容,反而是带了几分潇洒落拓的爽朗气魄。

    “挺帅的。”

    宁清秋竖起大拇指赞叹。

    非常的直白。

    陈玄感都是有点不好意思。

    虽然是受惯了追捧,但是这么简单干脆的夸赞还真的是没有听说过啊。

    七夜眼神淡冷,宁清秋后脖子微微一凉便是接着说道:“当然,最帅的就是七夜,果然是穿什么都好看!”

    那浮夸模样,弄得明远和陈玄感都是笑了起来,七夜的唇边也是露出一丝笑意。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