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并非亡命之徒
    一行人说说笑笑就是赶往天荒战场。

    他们乘坐的乃是常用的飞行战兽,狮鹫。

    狮鹫本来是生性极为凶猛,虽然也是实力强大飞行极为厉害的荒兽,但是因为狮鹫桀骜不驯,所以九州修士平日里更为喜欢的乃是性情温顺的云兽。

    但是这一次他们要去的是天荒战场,那可是赫赫有名的凶地,虽然说有许多的拾荒者前往天荒战场,但是每一次都是生死赌博,并不是说作为拾荒者便是可以在天荒战场畅行无阻。

    要是拾荒者可以做到这个地步,便也不可能还是目前的前景。褒贬不一,参差不齐的实力让拾荒者团队成为一个鸡肋一般的存在,要说实力肯定是有的,高手也不少,但是他们都是不服管教的人,真的要是想要拉拢他们需要的是手段。

    不过宁清秋已经是有了腹稿。

    要是事不可为,她压根都是不会同意前往天荒战场的提议。

    奴役狮鹫的乃是一位普通的修士,不过也是有着金丹高级的修为,倒不是说这样的修为的修士就烂大街而是因为天荒战场这样的目的地不是一般的车行能够接下来的,为此宁清秋付出了十倍于普通行程的灵石。

    当然旁人看来是一笔难以想象的巨款,但是对于宁清秋来说,不过是一小点的零花钱罢了。

    当然为了完美的模拟拾荒者的心态,她还是活灵活现的展现了一下什么叫做肉疼的表情。

    至少现在那一个灰色衣衫的修士都是把他们当做普通的拾荒者。

    这是他经常跑的线路。

    眼神从宁清秋的身上一掠而过,心里面对于这一行人的颜值还是非常的震惊的,虽然修士都是基本上很少有长得丑的,长得奇形怪状的倒是不少,很多的修士为了特立独行都是喜欢按照自己喜欢的风格弄一个“非主流”出来,这个倒是不稀奇,关键是宁清秋他们个个都是突破了平均水平线,甚至是远远超过,这样的人要是去了天荒战场绝对是会被当成是靶子的。

    人人都是想要在他们身上咬上一口。

    要是没有足够的实力,去了天荒战场,也不过是一个死字。

    但是天荒战场有一点非常的特殊。

    作为一个凶地,它的危险无处不在,有可能你是元婴修士进入其中须臾之间便是尸骨无存魂飞魄散,有可能你只是一个炼气期的小虾米,但是却是可以获得侥幸的机会,就是这么的不定和波动。

    所以灰衣修士很是理解那些想要去天荒战场放手一搏的修士,九州修士或者说人族自古以来都是有着冒险精神,修真不怕死,怕死不修真,所以站上了这一条大道,那么对于可能会有的身死道消的结局没有人会意外。

    只是在降临到每个人的头上的时候,奋力的拼搏就是可以了。

    不到最后一刻,谁都是不会轻言放弃的。

    放弃的人,最终都是泯然总人或者说死得透透的。

    那样的人,没有任何的价值被云荒铭记。

    每一个修士,都是不愿意自己最后只是这么默默无闻的下场。

    他们想要成为人族的永恒不朽的存在!

    但是对于很多的散修来说,这无疑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因为没有真正的良师益友,他们没有人指点,全部都是靠着自己摸索,无疑就是要走很多的弯路,然后就是在历练的时候需要提防无处不在的敌人,或许他们就是你的生死仇敌,或许他们只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或许他们就是你身边最亲密信任的朋友……

    谁都是可能成为你的敌人,没有永恒的友谊只有永恒的利益,这对于散修来说,无疑是给他们的修炼路途增添了好几只拦路虎,还是特别的厉害的那种。

    灰衣修士问道:“你们这是第一次去天荒战场吗?”

    宁清秋抿抿唇,脸色的神色有一点尴尬。

    心里面也是悚然一惊。

    明明他们的伪装应该是很完美的啊,她专门去研究了很多关于拾荒者的录影,最后才算是设计出了一行人的装束,可以说是天衣无缝了,本来还有点得意和邀功的想法的,结果现在被这个陌生的狮鹫主人灰衣修士这么一说,只觉得脸面都是烧红起来。

    有点不甘心的问道:“你怎么会这么说?我们是一支在天荒战场探险过好几次的拾荒者队伍了,虽然说不上经验丰富,但是也不是什么新手菜鸟。怎么可能是第一次去?”

    几个男人有点无奈扶额的感觉。

    我的姑奶奶哎,你都是这么说了,那显然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啊,现在人家肯定是可以确认他们全部都是真正的第一次新手了。

    灰衣修士淡淡的笑了笑,平凡无奇的脸上露出一点笑容:“姑娘不必着急,其实这样的情况我遇到了太多次,很多的世家或者是宗门的天才弟子都是喜欢易服改装,然后假扮成为拾荒者前往天荒战场。”

    宁清秋有点萎靡:“可你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错了不要紧,关键是要做到改正错误。

    “主要是你们身上没有拾荒者的气质。他们是在战场上游荡的幽魂,身上随时都是带着一股贪婪、嗜杀的气质,就像是那种距离疯狂就是只有一步之遥的人,所以——”

    他们身上的气息太平和,眼神太淡漠,气质也高贵,没有那种亡命之徒的感觉。

    宁清秋沉默须臾,倒是反省了一下自己,倒是真的小看了天下英雄。

    自己还有很多的不足啊。

    宁清秋正想要说什么,就是被明远制止了。

    “不用灰心,对我们来说,扮演的瞒不过人就是瞒不过人吧,反正我们最想要蒙蔽的东西绝对是不会眼明心亮到这样的地步,只要是我们不放开我们的气息透露真实的修为,我们就是会被当成是几个小虾米,翻不出风浪来的那种,所以没有什么好改的。”

    宁清秋想想也是,旋即放下不提。

    狮鹫风驰电掣,他们很快地便是看到前方一整片滚滚阴云和血煞之气包围的大盆地!

    这,便是天荒战场!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