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又婊又立
    陈玄感在大唐那可是真正的最顶级的权贵子弟,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虽然他生性秉正,从来都是不倚仗太师之子的身份做什么,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心中无傲气了,他不去打人脸都是仁至义尽了,竟然还有渣渣在他面前这般耀武扬威,都是想要仗势欺人了,这是可忍孰不可忍!

    所以陈玄感自然掏出灵石就是这么不客气的一番话喷到荒罗睺脸上去了。

    对方的脸色已然是铁青,而后便是阴沉如墨。

    磅礴的杀气已然是弥漫在了整个二楼,之前二楼还有稀稀拉拉的其他的几个客人,开始还有那么一两个围观,后来看着荒罗睺都是要爆发了,立马便是一溜烟儿的没了人影。

    荒罗睺肺都是快要气炸了。

    他这一生,都是没有被人这么不给面子过。

    对方不过是小小的金丹期拾荒者,没有什么背景,竟然是敢和他对着干,就连他都是不得不佩服对方的勇气了。

    “好胆!你竟然是敢这么撕破脸面的跟我说话,看来是笃定了我拿你们没有办法?也许你们心里有几分底牌认为我动不了你们或者是可以活着跑出天荒坊市,但是我告诉你们,大错特错了,你们绝对是活不过今天!”

    荒罗睺不怕其他人乱传,因为他本就是这样的人。

    草菅人命很正常。

    修士本就是弱肉强食,这里盛行的是丛林法则,在天荒,这就是真理。

    迎宾女修极力维持笑容,但是面皮已经是在这样的磅礴气势下开始狂抖,心里面都是小声尖叫,我命休矣!

    就在荒罗睺打算直接动手的时候,另外一股宛若大海的气息就是这么无声无息的包围了整个二楼,把他烈焰灼灼的怒火都是涤荡干净。

    荒罗睺的眼神带着极度的阴沉,话语里面没有丝毫的客气和情面:“这么,千机楼要插手我苍鹰团的闲事儿?”

    千机楼背景雄厚,神秘莫测,就算是荒罗睺也不想轻易得罪,但是真的要是动起手来,他也不怕,毕竟在天荒这一片,苍鹰才是真正的最顶尖的势力。

    眼前的几个人,除非是圣地来客,甚至是圣地中最重要的那一类人,那么其他的,都是不会被荒罗睺放在眼里。

    就算是真的是圣地弟子,只要不是亲传的那些妖孽,犯到他的手里也是照杀不误,因为只要是得到天荒剑,极短的时间里面,他都是可以和圣地中人并驾齐驱,给上一段时间发展,那么就是不会再惧怕圣地,所以为了天荒剑,就是圣地,他现在也敢结仇得罪。

    当然,若真的是和圣地牵扯上关系,那么就是要抓紧时间扫尾弄得干净利落。

    一位穿着葛布麻衣,赤着脚的老人就是这么慢腾腾的走出来,看着老态龙钟,走三步都是要大喘气的那种,但是身上的气机却是浩瀚汪洋,生命力极为磅礴,也是元婴期的大修士。

    宁清秋挑挑秀眉,看来这个老头就是千机楼在这里的底牌了,毕竟要是真的是没有高手坐镇,不论千机楼有怎么样的恐怖传说和名声在外,都是有亡命之徒为了利益熏昏了头脑,做出偷盗抢劫之事,千机楼能够在天荒坊市里面发展得这么好,也因为之前经历过了很多的风风雨雨,而且时至今日,都是有着大修士坐镇,不然的话,早就是被人给搬空了,要知道拾荒者是最没有下限的一群人,他们为了目的为了生存可以不择手段。

    只为了活下去。

    老人懒洋洋的掀开眼帘慢吞吞的看了金色长袍的青年,眼里闪过一抹戾气和精光,作为成名已久的前辈,算是真正的老怪物了,当年他干拾荒者这一行的时候,他荒罗睺还在他爹的那玩意儿里面呆着呢,竟然是敢对着前辈大小声,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没有礼貌了。

    要不是修身养性这么久,而且这件事和千机楼本就是关系不大,他早就是出手教训这个荒罗睺了。

    以为自己是元婴修士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他会教育他,同一个阶层的修士,也有实力高低的差别。

    尊重前辈,是他应该学会的最基本的常识之一。

    千机楼买卖东西的讲究的就是银货两讫,顾客之间有什么矛盾那是他们自己私下该解决的事儿,不应该牵扯到千机楼,所以——

    “荒少主若是为了乌鳞剑的归宿,那么我千机楼也没有任何的异议,只是乌鳞剑已经是卖出,几位要讨论剑的去向,请离开千机楼,若是在楼内大打出手,那么小老儿就是不客气了。”

    还真的以为千机楼和气生财做生意的就是没什么脾气了啊!

    这年头,在天荒坊市里面混的,从来都没有善茬和软柿子。

    即便是做生意的拾荒者,也是拾荒者,他们的血液里面流淌的东西就是不安分的,是战斗狂燃的。

    宁清秋扑哧一声笑了,声若银铃:“千机楼还真的是中立啊,果然是名不虚传的公正,看到要惹祸上身了,就是假借东西已经是卖出去的借口,就是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我倒是真的要说一声佩服了,有这样的厚脸皮,难怪千机楼能够经营的如此的风生水起,红红火火啊。”

    明远他们都是笑了。

    宁清秋向来是促侠得紧。

    虽然千机楼这事儿没大错,但是被她这么一说,又确实是显得又婊又立。

    葛布麻衣的老头深深地看了宁清秋一样,最后只是淡淡的说道:“小姑娘,说话注意一点,千机楼不是你有资格评价的。”

    七夜深沉的眸里面掠过一抹寒意。

    修长的手指抚向刀柄,但是被一只纤细的玉手给按住了。

    宁清秋轻微的摇了摇头,嘴角的笑意不屑。

    这个老头子鼻孔都是快仰到天上去了,但是不是吹牛皮,自己一只手都是可以把他按在地上踩,所以没有必要和这样的人生气。

    她现在更感兴趣的是荒罗睺,这个人一定是清楚乌鳞剑的秘密,那么他们就是不需要花费时间去探索了,直接把这个人打趴下,打服气了,就是可以顺利的从他的嘴巴里面把消息掏出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