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示敌以弱,攻心为上!
    千机楼显然是想要置身事外,但是宁清秋本来就是不打算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

    这靠山山倒,靠水水干,没有什么比自己可靠。

    所以她面对荒罗睺的时候想的全部都是要怎么才能够干脆利落的把解决掉,而且最大程度的把这件事掩盖得风平浪静,毕竟荒罗睺来历不凡,虽然对于这个什么苍鹰团不是很熟悉,也知道对方绝对是在天荒坊市里面混迹多年的大型团伙,不然的话这位金色长袍跟孔雀似的鼻孔都是快翘到天上去的荒少主,也不会这么耀武扬威要他们就是这么把到手的乌鳞剑给交出来。

    这么大的口气,怎么都是有两分底气的。

    宁清秋笑道:“我们初来乍到,确实是不太懂这里的人情世故,但是对于天荒坊市的拾荒者也已经是久仰大名了,这一次倒是要感谢荒少主给我们这个机会,让我们这些人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大人物、大高手!”

    明明是好听话,常人说出来都是要嫌太谄媚的马屁话,但是宁清秋的嘴里面说出来虽然是婉转动听,但是在荒罗睺的耳朵里面听着怎么都是不对味儿,心里面瘆得慌,其实换一个角度来想就是很简单了,这要是宁清秋真的是像是她的话里面说的那样对他充满尊敬,那么就是不会连乌鳞剑都是不让出来,还非要弄成现在这样的撕破脸的状态。

    葛布麻衣的老人眼里闪过一抹精光和笑意,这姑娘看着温温柔柔的像是一朵娇花,没想到说起话来这么刺人。

    不过他也乐得看到荒罗睺吃瘪。

    毕竟这个拾荒者中年青一代的佼佼者,虽然确实是天资出众,但是同样的,这个人的心太大,就算是千机楼这样的老牌势力都是不在这个人的眼里,行事作风极度的傲慢和自我,嚣张二个字绝对是不足够形容荒罗睺的。

    这个男人,在拾荒者里面算是臭名昭著。

    拾荒者都是对他避而远之,压根不敢招惹。

    “诸位,对面就是天荒角斗场,虽然主要是给观众看一下挑战者和荒兽的角斗,但是有的时候也是会给出特殊的对战场,也就是提供场地和机会给拾荒者解决相互之间的恩怨的地方,天荒角斗场名声在外,比起我千机楼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既然是双方无法决定这乌鳞剑的去留,那么不如去角斗场里面一较高下。”

    葛布麻衣的老人姓葛,人称葛三长老,乃是千机楼的一位宿老,虽然不至于说倚老卖老,但是觉得年轻人不知道天高地厚,需要得到一点教训,所以就是这么不咸不淡的提了一个建议。

    天荒角斗场背景不简单,就算是千机楼都是不敢随意的招惹,堪称是整个天荒坊市最神秘的势力,据说在天荒战场出现的时候,就已经是有了天荒角斗场,牵扯的水很深,后来才渐渐地开放,演变成了拾荒者发泄情绪的绝佳场所,这里特别的受到拾荒者的欢迎,因为这里是真正的公正的地方,没有人敢在这里违反规则,所以弱者在这里寻求保护,强者在这里一战扬名!

    宁清秋的杏眸立刻就是亮了起来。

    她也听说过天荒角斗场。

    本来是打算之后是要专门的去一趟的,但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这个葛三长老的提议还真的是挺不错的。

    至少不用在大街上面大打出手,那就是真的是太掉份儿了。

    “荒少主,意下如何?”

    宁清秋嗓音带笑,陈玄感和明远嘴角都是是笑非笑,这一次无论是他们谁上场,都是可以把他收拾得很惨的。

    早就是看这个鼻孔朝天的家伙非常的不爽了。

    荒罗睺怎么都是没有想到事情急转直下到了这个地步,其实他这个时候心里面还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怎么都是没有想到,自己在天荒坊市里面横行霸道这么多年,竟然是被几个看着不起眼的金丹期的小拾荒者给小看了,这还真的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他不傻,自然是知道宁清秋他们应该是有所依仗,但是荒罗睺压根不在意。

    就算是有底牌又如何?

    惹到了他,那边是没有侥幸的可能。

    葛三长老更是眼明心亮,正是因为看出来宁清秋他们看着很弱,但是面对荒罗睺都是不卑不亢,一脸的镇定,所以才提出天荒角斗场,希望他们可以狠狠地挫伤一下荒罗睺的嚣张气焰,但是也知道这多半只是个美丽的想法罢了,因为荒罗睺要是这么好收拾的话,那就不至于让苍鹰团队在整个拾荒者团体里面横行一时了。

    荒罗睺一撩衣袍,就是这么冷冷的从鼻腔里面哼出一声:“三局两胜,你们要是能够撑过一局,都是算你们赢!”

    “可以借助外力,可以请外援,我给你们两个时辰,准备好了就是来天荒角斗场吧!”

    衣袍猎猎,就是这么人影一闪,消失不见。

    陈玄感都是快气笑了。

    活到这么大,他还没有被人这么蔑视过呢。

    就凭这一点,他决定要让荒罗睺死得不算是太痛快了。

    宁清秋本来是打算直接告诉荒罗睺他们不需要时间准备的,但是被明远扯了一下袖子摇了摇头,于是便是住口眼睁睁的看着荒罗睺装完逼就跑路了。

    心里面有点郁闷。

    有的人,你不收拾他,他就是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的红。

    她扬了扬洁白如玉的下颌,示意明远说话。

    这要是不给个理由出来,她可不会给他好脸色。

    因为输人不输阵啊,刚才沉默不语,肯定是要被荒罗睺认为他们怕了。

    这就不能忍了。

    明远忍着笑意:“是这样的,我觉得我们不如趁着这个时候好好地熟悉一下乌鳞剑,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或者是你赶紧的练练手,让后就是让乌鳞剑好好地发威,那个荒罗睺不是想要它么,我们就是把它拍在他的脸上,到时候在他志得意满最胜券在握的时候让他跌落谷底…….嘿嘿嘿……”

    那个笑声,简直是渗人。

    宁清秋的眼睛却是亮了起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