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提点
    宁清秋纤细的手指轻轻地在乌鳞剑的剑身上面刮过。

    透骨的寒凉,就像是清澈见底的泉水溪流,但是冬日伸手去触摸,却是刺骨的寒冷。

    宁清秋纤细的眉头微微蹙起,这倒是真的很奇怪了。

    因为她看乌鳞剑虽然是利用了千重鳞的手法炼制,也就是说把材料反复的淬炼利用特殊的手法循环往复的捶打最后得出剑胚,但是它本身的材料算不得非常的珍贵,都是一些比较大众的材料,里面的炼制手法和风格倒是挺特殊的,但是要看出来属于哪一派别的风格却也不简单,要知道炼器的路子千百条,而且每一个炼器师都是有着独一无二的风格,但是这柄乌鳞剑身上又没有什么特殊的标记,又是没有什么特殊的功能,还真的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但是正是因为看起来无比的正常,宁清秋觉得这才是最大的不正常。

    要不然一柄简单的金丹期修士适用的剑器,怎么可能让荒罗睺这样的元婴大修士都是忍不住贪婪?

    以他的身价,要什么样的高阶法器没有,竟然是对乌鳞剑这么貌不惊人的剑这么垂涎三尺……怎么看都是有问题的。

    乌鳞剑里面,必然是有绝大的隐秘。

    在场的都不是傻子,都是看出来了,只是荒罗睺这个时候也算是有恃无恐,虽然说天荒剑无比珍贵,但是若不是自己因为一本上古遗留下来的孤本典籍发现了其中隐藏的信息,然后正好是和乌鳞剑对上,这才算是发现了这个大秘密,其他的人一时半会儿想要知道这乌鳞剑的秘密,那还真的是异想天开。

    最主要的是,他压根没有把宁清秋他们当做是敌人,提不起重视的心理。

    在他眼里,整个天荒坊市除了那些不怎么露面的老怪物,值得他看做敌人的有且只有那么一个。

    就是计都那个家伙!

    一个贫民爬出来的家伙,竟然是敢和自己争夺拾荒者的领导权,争夺整个天荒坊市的归属,这样的人,难道是不该下地狱么?

    泥腿子,永远都是成不了他这样的人!

    荒罗睺自视甚高,自然是看不起计都,但是偏偏计都真的是凭本事和他难分轩轾,这就是很让人来气了。

    荒罗睺心里面燃烧一团火焰,就是直接去天荒角斗场订了赌局,角斗场当然是欢迎这样的客人,因为他们向来是很大方,关键是人与兽的搏斗看久了也是会腻味的,在里面掺杂一些人与人之间的血腥厮杀,那就是真的给观众一剂提神剂。

    这件事很快地便是传得沸沸扬扬。

    荒罗睺没有想过要保密。

    而且天荒角斗场就不是个可以保密的地方,作为一个迎来送往的开放式场所,观众和顾客就是角斗场的生命,既然是出现了荒罗睺和不知名的拾荒者的生死斗,这样的事情要是不大肆宣传一把,那就是真的太蠢了。

    这都是代表着无数的灵石啊。

    整个天荒坊市都是轰动了。

    这可是难得一见的盛事儿。

    要知道荒罗睺在拾荒者里面虽然是臭名昭着,整个苍鹰团队也是因为极其霸道的作风被大多数的拾荒者诟病,但是到现在敢于直面和他们对着干的人基本上没有了,要不然就是被灭掉了,要不就是心有顾忌,倒是也有那种实力强大的团队和独行侠,但是也没有必要为其他的人的事儿去惹上苍鹰团队和荒罗睺这样的疯子,所以荒罗睺还真的是有资本嚣张的。

    现在有人敢和荒罗睺正面怼,而且还不是计都,而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听说还只是金丹期的修士,这就是非常的耸人听闻吸引眼球了。

    这莫非是用命来搏名气?

    那还真的是让人不得不说一句佩服,虽然大家心里面真的是会觉得无比的愚蠢就是了。

    但是这并不能够熄灭大家看热闹的心情,好戏开锣,要是错过了那就是可惜了。

    大半个天荒坊市的拾荒者都是应声而动,苍鹰团队更是倾巢而出。

    给自家的少主扎场子,也算是再一次的在整个拾荒者群体面前亮一亮肌肉,太久没有做什么大事件,倒是有的人开始蠢蠢欲动了。

    宁清秋啧啧称奇。

    “原来这个荒罗睺在拾荒者里面这么有人气?”

    葛三长老枯皱的老脸上简直是和树皮差不多,倒是挤出一个嘲讽的笑意来:“荒罗睺要是落难,大概是一半以上的拾荒者都是忍不住上去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唾沫星子都是得淹死他,剩下的另外一半,大概是巴不得袖手旁观,甚至是拍掌看好戏,至于说帮他的,大概是一个没有。”

    可谓是人憎狗厌。

    宁清秋摇摇头,脸上带着点笑意。

    这么说来,他们今天是要为民除害了?

    倒还真的不是故意的,这也是赶巧了,谁让荒罗睺运气不好非要撞上他们呢。

    该说这就是命么……

    “我们要是打败了荒罗睺,甚至是杀了他,那就是真正的大快人心的好事儿?”

    葛三长老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香软玉嫩的小姑娘,说起杀人来简直是轻描淡写云淡风轻到了极致,关键是她嘴里面要杀的那个人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阿猫阿狗,而是拾荒者中提起名字都是可以止小儿夜啼让人闻风丧胆的荒罗睺,这个变态疯子,但是在宁清秋的嘴里说出来,怎么就是这么的……

    充满了一种矛盾和诡异感。

    大概这个时候的天荒坊市,除了他们几个人自己,谁都是不会认为这一场战斗会有什么样的悬念吧,葛三长老倒是模模糊糊的生出了一个念头。

    该不会他们真的是有把握,而不是在这里吹牛皮说大话吧?

    他说道:“其实杀得了荒罗睺的人虽然很少,但是拾荒者里面强者甚多,要数出来那么几个还真的不是难事儿,但是即便是真的有人杀得了他,也是要掂量一下是不是能够承受代价,要知道,荒罗睺的父亲,是一位成名已久的化神修士,老来得子,对于荒罗睺这个儿子看得比命都是还要重要,且苍鹰团队里面可不单单是一位化神修士!”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