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下一场,只许赢不许输!
    白面鬼是个十分阴郁的人,不论是外在还是内里,都是绝对的不讨人喜欢的那一种类型。

    但是他有一点好处,那就是绝对的忠心。

    对于荒罗睺乃是真心实意的效忠,所以即便是看不上几个脑残的金丹期修士捞出来的事儿,但是仍然是自告奋勇的成为了首战者。

    比起虎咆那个单纯的战斗狂,他显然更了解荒罗睺,所以直到醉翁之意不在酒,这一场三局两胜的比斗不是荒罗睺突然变得仁慈非要给对方这么多次机会,不过是为了最完整的把他们的实力展现给其他的拾荒者还有势力看的,里面的深意白面鬼自然是清楚地。

    他看着明远,眼神轻蔑,像是看着死人:“虽然不知道你们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勇气来挑衅少主,但是很快你就是知道自己做了一个人生中最错误的决定......”

    明远没有听他把话说完。

    有这个时间废话,还不如早早的给他滚出场去。

    毕竟大家的时间都是很宝贵的,就算是观众,也并不喜欢这样的敷衍的话语对决的方式,以拾荒者的行事风格来说,他们比较喜欢真刀实枪......

    明远就像是离弦的箭一样急速的冲了出去,身影都是看不清楚,整个人几乎是化作了一道银白色的光。

    流星袭月,白虹贯日。

    不少人都是被这样的速度给惊了一把,简直是超乎大家的预料,光是看这一下,便是知道人家挑衅还是真的是有相应的本事和资本的。

    但是——

    白面鬼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不然也不会在强者如云的拾荒者里面闯出如今的恶名,要是没有实力,又怎么成为荒罗睺手下数一数二的狗腿子啊。

    白面鬼虽然惊讶,但是反应也不慢。

    他可不是温室里面培养出来的,而是实打实的在战场里面厮杀出来的高手,绝对的经过了铁与血的淬炼。

    就算是虎咆都是比起他的天资要高,作为一个霉星,他没有亲人没有朋友,茹毛饮血,是一个野人,或者说是一抹孤魂,然后就是被荒罗睺带到了人世间,所以白面鬼随时都是可以为荒罗睺这位少主去死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他的实力,全部都是靠着搏命一点点儿的拼出来的。

    就算是明远表现出了超越金丹期的速度,他也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脚步微微一晃,整个人便是左摇右摆的,就像是一抹青烟就是这么躲过了明远的拳头。

    明远的拳头裹挟拳风,几乎是连空气都是被挤压到了边缘,发出了破空的尖锐之声,要是真的是打在了人的血肉之躯上,就算是修士千锤百炼的身体,大概也是要变成一团乱肉,就算是轻点的伤,也是会内脏绞成一团的。

    白面鬼躲过了,但是明远并不打算放过他。

    一招不成,便是立刻变招,反应灵敏甚至是更甚白面鬼,若是说白面鬼就像是青烟鬼魂,那么明远就是那极电闪光,如影随形,快到了极致。

    并指为剑,就是嗖嗖嗖的射出了剑气。

    宁清秋眼眸一亮,小声的惊喜道:“哎,这是我的无回剑招啊,他什么时候学会的,下来我可要好好地说说他,都是没有要到我的授权,怎么可以随便拿来用呢,这可是要专利费的......”

    七夜、陈玄感还有旁边刚刚认识的计都,全部都是听不懂她在说些什么,只是觉得话语和词都是古怪得很,每一个字都是认得,但是结合在一起就是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了。

    场内的情势把人看得一愣一愣的。

    虽然说天荒角斗场没有什么规矩,但是一般来说,开战之前还是会放两句狠话的,虽然是没什么意义,但是缺了的话好像是又少了点什么,所以白面鬼这样的不喜欢和人打交道的人都是下意识的多说了两句,可惜对方没有给他什么可以充分的发挥自己的口才的机会。

    就是这么直接出手打断了他,这个感觉特别的憋屈。

    然后如果是之后的战斗可以一雪前耻那么感觉还没有这么强烈,但是对方来势太过迅猛,就是这么不给人喘气的机会,连环招就是这么接二连三的来了,自己竟然是越打越心惊,因为不论是怎么咬着牙想要反击,对方的速度也是会随之变快,所以一直是持续到了现在,白面鬼都是还在被动挨打的状态。

    甚至是可以说,要不是因为他的体质和修炼的功法的特殊性,这个时候大概都是已经跪了,因为明远的很多攻击都是会被他的功法化解大半,白面鬼这个称号本就不是随便取的,虽然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外貌,但是更多的则是因为他的战斗风格,简直是鬼魂一般,能够攻击伤害别人,防御能力更是剑走偏锋,在虚化和吞噬方面做了长足的进步,可以说,若不是自己在这里,换任何一个金丹修士,大概这个时候都是被明远打败在地上躺着吐血呢......

    白面鬼腰侧一痛,已经是有鲜血飙出。

    观众们都是已经傻眼了。

    虽然知道挑战荒罗睺的人肯定是有两把刷子,因为只要是对方几个人不是真正的蠢到家的白痴,就是不会真的是弄出这么找死的行为,毕竟就算是他们要作为赌注的那个东西再宝贵,要是没有命去拿正常人也是会斟酌取舍的。

    既然是敢这么做,必然是有所倚仗,虽然是没有几个人相信他们的底牌真的能够起到什么作用。

    但是当大家看到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年轻得过分的家伙,就是这么一会儿工夫便是占领了绝对的上风,就算是白面鬼这样在金丹期拾荒者里面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都是被他给伤到了,那情景看着轻松地宛若猫戏老鼠一般。

    所有的人表情都是差不多,瞠目结舌的,宛若泥塑木雕。

    荒罗睺本来是志得意满的表情,这个时候却像是霜打茄子似的,脸色阴沉得可怕,几乎是从牙齿缝里面挤出来的声音:“......下一场,虎咆,你只许赢不许输!”

    言下之意,若是输了,那么就是不用回来见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