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虎咆的复仇
    陈玄感作为大唐太师之子,那简直是过的众星捧月的生活,锦衣玉食,这辈子就是顺风顺水。

    唯一的失败和遗憾,大概是输在了七夜的手里。

    但是这同样的给他非常难得的体验,因为对他来说,赢很容易,简直是家常便饭,但是要输一次给同龄人甚至是比起自己还年轻的修士,那简直是在此之前以为绝对不可能的事儿。

    所以输给了七夜,某种意义上来说,对于陈玄感来说是一种圆满。

    而且对方是被人皇都是折节论交的人,未来的前途无比的光明,就算是自己都是不能够掠其锋芒,所以陈玄感可以说是输得比较心服口服。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什么阿猫阿狗都是可以蔑视他。

    在陈玄感的角度来说,他才是真正的可以居高临下去看待别人的那个人。

    所以——

    那个什么虎咆,命不太好,就是这么直愣愣的做了错误的抉择。

    有的时候,命运的岔路口,就是这么摆在了所有的人的面前,但是最后有的人就是会选错了道路。

    宁清秋给他鼓劲儿。

    “加油……但是记得不要下手太狠。”

    这话说得真的是让人啼笑皆非。

    简直是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

    明远才杀了人,或者说战斗了一场,身上都是带着点深沉的硝烟气息,但是显然这个时候都是被她这话说得哭笑不得。

    “我说姑奶奶哎,你就是别在这里添乱了,就是直接点,闭嘴好好地看着就行了,我看那个荒罗睺虽然是人不讨喜,但是真的是有两把刷子的,要是轻视了他,指不定还会发生什么样的状况,所以——”

    宁清秋阴测测的看着她:“什么意思,你难道是觉得我会输给那个金闪闪?”

    明远赶紧的摇摇头,惹不起啊惹不起。

    宁清秋立刻是多云转晴。

    她笑眯眯的说道:“这就对了么,别人不了解我,你难道是还要怀疑我的实力吗,当初你深陷美人窟的时候,还是我一人一剑拼死平活的把你救出来的呢。”

    这话说得没毛病。

    她确实是是他的救命恩人没错。

    但是这件事不是说好了不提的么,怎么再三的提起,真的是当他不要脸面的吗,但是宁清秋的话他又不敢反驳。

    毕竟她是有人撑腰的人,而且就算是她本身,就是绝对的不好惹啊。

    至少他明远惹不起。

    他觉得白面鬼死得挺惨,所以引以为戒,不能够让自己也变得这么惨。

    明远默默的站在一边,给了陈玄感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陈玄感倒是失笑得摇了摇头,倒是不觉得有什么,毕竟对于他来说,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已经是很了解宁清秋了,他们就是开玩笑罢了,就算是明远也有很大一部分程度只是为了配合宁清秋罢了。

    真的要是这么情绪变化,还有命混到元婴期?

    早就是变成了尸骨堆了。

    陈玄感就是这么步入了场内。

    他想着到底是要怎么样才能以金丹期的修为尽量的干脆利落的解决掉那个虎咆,虽然说看不上那个傻大个儿,但是战略上藐视敌人但是实际战术上还是要重视敌人,而且这个虎咆真的不算是弱者,就算是金丹期的修士里面,他也绝对是可以算的上比较强的那种,毕竟是在拾荒者里面混出来这么大的名头,绝对不是什么混吃等死的就是可以获得今天的地位。

    要知道跟着荒罗睺的人,而且横行霸世到了今天都是没有被人道毁灭的那种,一方面的原因确实是因为苍鹰的势力过大,但是一方面也是和他们自己的实力脱不了关系的,不然早就是被人打了闷棍了。

    还能够活蹦乱跳到今天?

    不过今天算是他们的命不好,算是撞到了铁板上面,这一次是要把小命丢掉,不过也不算是冤枉就是了。

    宁清秋倒是有点紧张,主要是陈玄感的胜利必然是毫无悬念的,虎咆什么她也不在乎,关键是之后的一场就是她和荒罗睺的对战,虽然自己是化神修士而对方不过是元婴,但是宁清秋并不打算就是这么以力压人,她打算以同样的修为“堂堂正正”的让对方心服口服。

    虽然也许对方并不想要这样的对待。

    因为如果最开始他就是知道宁清秋是个化神修士,就算是对乌鳞剑或者说是天荒剑有着再大的贪婪**,也不会这么傻乎乎的送菜给人家,至于说天荒角斗场的比斗更是绝对不会提起的,因为那绝对是自取其辱。

    荒罗睺一定是会第一时间的找到自己的父亲商量,如果他们能够对付那就是对付,无论是阴谋阳谋,要是对付不了也不会轻易的善罢甘休,他们一定是会直接的把天荒剑的消息散播出去,到时候所有的拾荒者就会像是闻到了腥味的猫一样的蜂拥而至,到时候群蚁咬死象,就算是宁清秋她们有着通天之能,这一次也大概是真的要跪了。

    荒罗睺就是这么狠绝的人。

    所以宁清秋最开始的方案都是没有任何的错。

    直接杀掉,干脆利落。

    也是永除后患。

    反正不论是宁清秋怎么想的,对方都是已经打算不死不休了。

    只是以为现在不过是一根手指头就是可以摁死他们,所以才会一直是对天荒剑秘而不宣。

    不得不说,要是天荒剑就是乌鳞剑的秘密就是这么的被揭露出来的话,宁清秋她们会有不小的麻烦。

    虽然都是可以解决的。

    因为他们可不是大象,而是神龙。

    神龙会害怕蚂蚁的数量吗?

    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陈玄感对着咆哮的虎咆,长眉微皱,觉得自己真的是不应该答应这样的比斗,实在是以大欺小,丢人。

    那么只能够尽快的解决战斗了。

    不然的话,自己的脸都是丢完了。

    虎咆愤怒至极:“怎么那个小白脸换下去了,让你这个小白脸上来?是看不起我虎咆?!那我就是先把你踩踏成了肉泥,看你的那个朋友是不是个窝囊废敢不敢上来和我战斗!”

    白面鬼是他的朋友,兔死狐悲,他自然是想要报仇的。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