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这样我也不算欺负你了
    宁清秋觉得很少有一柄剑可以和自己产生这样的共鸣。

    迄今为止,不过两把。

    炼心剑,还有就是秋水神剑。

    前者乃是她性命交修的宝剑,几乎是伙伴一样的存在,所以能够配合默契那简直是应有之意,而秋水神剑不可以常理度之,本就是涉及到了带她到了这个世界的某些隐秘,而且还是能够成为镇压一族气运的神物,那么能够和任何一个剑修产生共鸣都是正常的,而且还不是看修士去挑选神剑,秋水本就是有资格挑选天下所有的英才天骄。

    现在,多了一把乌鳞剑。

    也许,它也不叫这个名字。

    但是宁清秋觉得,自己认识它的时候,乌鳞剑就是这么黑漆漆的看着不打眼就是挺不赖的,也许是神物自晦呢。

    反正宁清秋觉得这是命运把它送到自己的手上,虽然说因为炼心剑珠玉在前,她不会把乌鳞剑当做是自己的本命法器,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不可以拥有这柄剑。

    而且,看荒罗睺这么紧张这把剑的样子,就是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剑,里面肯定是有很大的秘密,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但是等到战斗结束,那么就是可以尽情的挖掘了,因为败者必须把所有的一切都是拱手让出,不会有任何的收获,只会失去所有。

    只希望待会儿这个荒罗睺的承受能力和他的嚣张气焰是成正比的,不然要是一下没有缓过来到时候来一个壮烈牺牲......当然,他也许可以落到虎咆一样的下场,但是死亡得那么干脆利落完全是在做梦,就像是白面鬼一般最后自我了断更是奢望,因为他还有价值,所以宁清秋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可以说,荒罗睺这个时候还不知道自己的下场在对面的设想里面到底是有多么的悲惨了。

    他这个时候只感觉到了力量。

    汹涌着充斥全身上下,几乎是达到了一个生灵的巅峰。

    当然,这是错觉。

    但是这并不妨碍荒罗睺觉得自己有能力把宁清秋就是在这个地方撕沉碎片,重新在其他的拾荒者面前竖立起他荒罗睺这位苍鹰少主的尊严,至于说虎咆和白面鬼......

    死了也就死了。

    虽然有点可惜,但是也就是到这个程度了。

    只要是自己拥有镇压一切的实力,那么就是压根不用怕反水的人,因为所有的人都只会敢怒不敢言,甚至是都是不敢愤怒,因为那意味着死亡和淘汰,所以荒罗睺压根是没有少了得力助手的愤怒。

    龙卷风平地而起。

    荒罗睺就是这么变成了一个人形的自走凶器,天灾级别的存在。

    所有的拾荒者都是面色大变。

    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宁清秋他们那样境界高到可以随便的听到对方的秘密,甚至是对于龙吟虎啸丹这样的东西,他们一概不知。

    这样的神奇的丹药,即便是有着可怕的后遗症,都是可以称为神丹妙药了,要是陆长生在这里,宁清秋敢保证,荒罗睺绝对是不会有机会吞下那颗丹药的,因为陆长生到时候一定是好对这样的功效极为特殊的有着超强的效用的丹药产生很大的兴趣。

    他本就是丹药大宗,要是见到了这样的东西不去研究,就像是色狼看到了美女而无动于衷,就像是吝啬鬼看到了无尽的财宝而弃如敝履,那绝对是大大的有问题啊。

    不过也不一定。

    到时候有了荒罗睺这么一个现成的实验体素材,可以完全的展现龙吟虎啸丹这样的来自于天荒战场的在当今之世并无出世的丹药的很多功效,对于陆长生来说也许这样对他更有帮助。

    宁清秋想着有的没的。

    这并不是她不重视这一场比赛。

    但是一个成年人面对一个趾高气扬以为自己天下第一的小婴儿,大概也是起不了什么郑重以待的心思吧,即便是这个婴儿的力气还是挺大的,对付别的婴儿也许轻轻松松,但是想要打败一个成年人,大抵不过是做梦。

    血色龙卷风的声势极为骇人,那漫天的烟尘灰土,几乎是要遮蔽所有的人的视线,这不过是附加攻击罢了,真正的风暴中心,乃是极度压缩的元婴级别的真气,随着不断地真气凝聚成了螺旋状,那其实差不多都是可以达到化神期的力量反应级别。

    宁清秋眼睛一亮,乌鳞剑就是这么平平无奇的举起,眼底深处却是带着一点兴奋和释然的。

    看起来这个龙吟虎啸丹并不是吹嘘啊,果然是三倍以上的增幅了荒罗睺的力量,而且量变引起质变,这几乎是某种程度等同于化神修士的力量强度了,但是这不过是外人看来。

    但是在宁清秋这样的真正的化神修士看起来,那就是虚有其表了,不过就是个纸老虎一戳就破的那种。

    “这样,我也不算欺负你了。”

    她小声的咕哝。

    荒罗睺也不是聋子,自然听到了。

    虽然宁清秋的说话的声音很小,整个天荒角斗场又是被各种各样的怒吼嘶吼呐喊声充斥吵闹不休,但是荒罗睺的过人的耳力还是让他听得一清二楚。

    脸色一变:“你在说什么?”

    话语里面虽然是带着不屑,但是仍然是有一点茫然的。

    宁清秋这是在惊慌失措看到自己必败无疑的时候就是疯了开始说胡话了,什么叫做不算欺负他?

    难道说这个女人还当真以为面对他这样的全盛状态还真的能够全身而退不成?!

    荒罗睺的五指舒展开,然后五指并拢,倏然紧握,成撕扯掌握的拳头模样。

    宁清秋身周的空气都是不堪重负被挤爆了一般,噼里啪啦的一阵乱响,烟尘四起,看着简直是被一招秒成了渣。

    那威力,真的是非同小可。

    计都的眼皮子都是一抽。

    虽然知道荒罗睺嗑药了之后相当的猛,但是没有想到竟然是凶悍到了这个地步,就算是自己这个时候上场估计都是要挂彩赢面小输的概率大,所以面对这个时候还不知道状况的宁清秋,虽然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知道宁清秋绝对不是什么弱者,但是这个时候也是为她捏了一把汗。

    那姑娘,可别死了啊。女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