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3章 显露真容
    张子安记得很清楚,上次和上上次,52赫兹是如何凶猛地浮出水面,几乎没给他和小须鲸留下任何回避的空间,但这次它在距小船两三百米远的地方就现身了,尾鳍慵懒地拍击水面,以较慢的速度向这边接近。

    鲸的视力普遍不好,但在这个距离上起码能看到小船的大致轮廓。它一定是既惊讶又疑惑,为什么能发出和它相同波段音频的“鲸”居然这么小

    它游出一道弧线,像是打算绕着小船观察一番。

    看到它这副样子,张子安知道世华的歌声起作用了,不再是以前那位暴躁老哥或者老姐,但依然无法判断到底有多大的作用。

    随着它的接近,他心里暗暗叫苦,因为一头庞然大物以缓慢速度接近的压迫感甚至还强于它突然出现造成的震惊,简直就像是一辆火车低速驶来而他出于某种原因只能留在铁轨上,寄望于火车能及时停下来。

    等它更接近的时候,他终于观察到它体表的一些细节。

    以鲸而言,它的长相非常独特,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奇怪,从头至尾体长约25米,也许再长一些,毕竟他没有参照物,纯粹靠目测。

    它的样子接近于长须鲸,但是体型比长须鲸粗壮,头部如蓝鲸那样略微弯曲,鲸须是黑色的,背部也是蓝鲸那样的青灰色,但是侧腹的皱褶区域是长须鲸那样的白色,其他的侧腹则同样是如蓝鲸般的青灰色斑纹。

    除此之外,它的背鳍小得与体型不相称,如长须鲸的背鳍那样高耸如剑,这也是刚才差点把它误认为是鲨鱼的原因。

    它游动的过程中,偶尔会半跃出水面,再重重落回水里,溅起大量浪花。张子安则借机通过望远镜观察它的身体头颈底面的特征。

    首先它肯定不是蓝鲸,其次它虽然像长须鲸,但有几处长须鲸的标志部位却似是而非,比如长须鲸的右下巴是灰白,而左下巴是灰黑,像是剃了个阴阳胡须,但它不是,它下巴的颜色是均匀统一的。

    鲸须的颜色也是如此,真正长须鲸的两侧鲸须颜色不同,而它是相同的。

    当它侧身转弯时,微微露出的鲸须板较薄,不像蓝鲸那么厚。

    综合以上这些特征,张子安至少有八成把握它是蓝鲸与长须鲸生下的混血儿,至于剩下两成,则必须依靠dna鉴定才能板上钉钉。

    整个20世纪下半叶,人类只确认了5头蓝鲸与长须鲸生下的混血儿,即使加上新世纪的一二十年,这个数字也绝对不会超过0,甚至可能根本没有增加。

    显然,神秘的52赫兹就是没被人发现的另一头混血儿,混血造成它独特的嗓音,也造成了它的孤独。

    另外,在它的游动过程中,张子安确认它是一头雌鲸。

    跨物种的混血往往意味着不育,比如人们熟知的骡子,但他相信52赫兹与此不同,如果它遇到合适的对象,还是有可能成为母亲的。

    骡子不育是因为马的染色体数量是4条,而驴是2条,生下的骡子是3条,不配对,但蓝鲸和长须鲸的染色体数量都是22条,生下的混血儿染色体数量还是22条。

    不出意外的话,52赫兹的染色体是配对的,具备生育能力。

    它早已成年,所以它听到声音后迫不及待地游过来,是寻找伴侣的吗

    可惜它要失望了,这里只有一条充气艇。

    张子安静静地坐在船里,无论做什么都用慢动作,以免快速的行动令它感到惊恐不安。

    52赫兹出现的时候,他为了避免令它过于激动,已经关掉了世华的声音,只是还把扬声器留在水里。

    可能是视力不好的原因,也可能是急于一探究竟,它越游越近,甚至与张子安对上了视线。

    它的眼睛与小须鲸不同,上下眼睑各有两道明显的褶皱,像是人类的双眼皮和眼袋,眼珠则是整个的蓝黑色,几乎看不到眼白,像巨大的蓝宝石般莹润光泽。

    接着,它的眼睛微微眯缝起来,嘶地吸了一口气,身体快速下沉,令海水没过了它的身体,从海面上消失。

    它走了吗

    不,没有。

    如果这时有一架无人机从正上方拍摄,就会看到碧蓝的大海里,有一道巨大的阴影悄无声息地从张子安的小船下方游过,只要它猛地浮出水面,他就能体验到飞翔的感觉。

    张子安也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更加不敢乱动。他身上穿着救生衣,手边就是救生圈,反正鲸不吃人,只要淹不死,怎么都好说。

    巨大的阴影足足用了十几秒才游过冲锋艇。

    它从小船的另一面浮上水面,噗地喷出一道水雾。

    此时风从陆地吹向海洋,部分水雾被吹到张子安的身上,带着一股浓厚的鱼虾味道。

    它摆动胸鳍,身体转了个半圆形的弯,又游了回来,这次它的眼睛里满是期待与渴望,浓烈得几乎要满溢而出,即使连张子安都深受感染。

    为期三十年的孤独,终于有了回应。

    “嗨”

    张子安向它挥挥手,微笑着打招呼。

    “你没有听错,声音就是我这边发出来的。”他拍拍冲锋艇的橡胶船舷,“这是我的船,我们来跟你打个招呼。”

    52赫兹显然听不懂他的话,围着小船反复巡游,不时还潜入水中再次从船下游过,像是在寻找并不存在的同类。

    由于迟迟找不到目标,它显得越来越焦急,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掀起的波浪令小船上下起伏如过山车,虽然还不到翻船的程度,但这样下去翻船是迟早的事。

    张子安低估了它对同类的渴望,本以为它听到回应之后就会心满意足地离开,但看它这样子,倒像是不达成目的就不罢休。

    它不离开,那就只能他退避三舍了。

    当它又一次游到冲锋艇的前方时,他悄悄启动了马达,拨到倒档,试着后退,退向海岸。

    然而,它马上发觉了他的企图,哗地一下就追了过来,绕过小船堵在他的退路上,不放他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