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4章 剑拔弩张
    面对围追堵截的52赫兹,张子安知道自己部分失算了,三十年的渴望,不是几声回应就轻易就能舒缓的。

    经年累月的孤独,令52赫兹脱离了鲸类社会,性格变得乖僻,行为与正常的鲸并不完全相同。

    它好不容易听到了回应,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岂能轻易放过尽管它并没有恶意,但它庞大的体型本身就是一种威胁。

    他试着往北开,它就追到北边,往南开,它就追到南边。

    冲锋艇的马力不足,而向来以游速享誉鲸界的长须鲸拥有“深海格雷伊猎犬”的美名,继承了长须鲸血统的52赫兹同样拥有惊人的游速,它的短距离时速可以轻易达到二十英里以上,只要它想追,他就走不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张子安被它死死纠缠住,怎么也无法脱困。

    张子安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它的行动对它和他来说都很危险,因为这里的海水已经很浅了,海底说不定有什么沉船或者建筑垃圾,桅杆或者钢筋可能会划破它的肚子。

    若往海里开,它倒是安全了,但他就危险了。

    小船的晃动程度越来越厉害,张子安胃里的早饭排着队申请想出来透透气。

    这么下去可不行,友谊的小船迟早要翻。

    他不禁暗暗后悔,如果借艘大点儿的渔船来就好,虽说可能也扛不住,但至少能多支撑一会儿。

    天底下没有卖后悔药的,他脑海中浮现出发之前世华对他说的“加油”,便一咬牙,决定剑出偏锋,死马当活马医。

    他迅速戴上监听级耳机,把水下拾音器放入水中。

    果然,52赫兹又在唱歌,由于距离太近,它的歌声压过了其他一切声音,整个耳机里都回荡着它呜呜的歌声,像是在欢呼,像是在哭泣,像是在诉说

    它积攒了足足一辈子的话语,迫不及待地想在今天全部说出来。

    张子安听不懂它的话,但知道有谁能听懂。

    他一边扶着船舷稳住身体,一边费力地掏手机想拨打电话,但是小船被波浪摇晃得剧烈起伏,而他则被颠簸得头晕眼花,连屏幕都看不清。

    就在这时,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他来不及多想,手指本能地一划,连是谁打来的电话都没看清,只希望千万别是推销保险的骚扰电话

    “喂”

    “喂”

    电话里的声音与现实生活里的声音其实是有偏差的,张子安愣了半秒才反应过来,这声音居然是世华打来的。

    “是世华”他大声问道。

    “嗯嗯,你还好吗你走了之后我一直在听来自东边鲸鱼的声音,好像有鲸鱼说听见一头躁动的鲸和一条被困的小船,我有点儿担心当然不是担心你所以打电话过来问问”世华忐忑不安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张子安抬眼向周围一扫,在不远处的海面上又看到两个灰黑色的脊背,虽然看不太清楚,但他觉得应该是小须鲸母子,那头雄鲸不知道去了哪里。

    它们可能同样是被世华的歌声吸引来的,但他的注意力全集中在52赫兹身上,根本没察觉到它们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上次吃了亏之后,它们根本不敢靠近52赫兹,只能远远地唱响鲸歌。

    周边方圆上千公里的海域内现在有很多头鲸,其中大部分又集中在滨海市外海,就像一间嘈杂的宴会厅,谈论什么的都有,想从中分辨出特定的话语一定非常困难。

    世华不认识小须鲸母子,但她听到了它们的歌声,歌声中提到了巨鲸和小船,尽管她并不确定这件事是发生在周边的哪里,但联想起张子安正好乘船出海去安抚52赫兹,而且迟迟没有回来,她的心莫名地慌张起来。

    她想找人帮忙,但她自己不能露面,其他精灵又不能说话,唯一能说话的理查德说出来的话大概没人会当真。

    而且她也不确定被困的到底是不是张子安,声音可能来自几百公里之外的海域。

    鲸歌里提到目前的情况越来越危险,不过鲸的表达能力有限,无法准确描述到底是什么情况。

    情急之下,她想起手机是可以打电话的,于是鼓足勇气拨出电话本里唯一保存的号码。

    无线电波在电信基站之间跳跃,在空气中不断衰减又被基站增幅,直到抵达海边最后一个基站后,发现前方无路了,便孤注一掷般跃向大海,在携带的能量衰减殆尽之前终于抵达了目标的手机。

    张子安的手机信号只剩下格,通话质量不高,上网更是困难,上次给老黄发图片发了半天才传过去,他甚至没想到这里还能接到电话,回去之后一定要怒充5块钱的话费以表达对电信公司的感激之情。

    52赫兹的渴望正在转变为失望,动作幅度越来越大。现在没时间客套,张子安马上说道“世华,52赫兹很焦躁,你听一下52赫兹正在说什么”

    说着,他打开免提,把手机放在耳机的一对耳罩之间,让世华能直接听到它的声音。

    他心里很紧张,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因为低频声波携带信息的能力有限,世华可能要听上几分钟才能听懂52赫兹在急切地表达什么,但他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今天的天气本来挺好,也没什么风,但此时海面却被52赫兹那庞大的躯体搅动得像是开了锅的饺子汤,而张子安的小船就是锅里唯一的饺子。

    它肯定是没有恶意的,但即使如此,一个喷嚏就能把小船吹出去十米开外。

    张子安心里焦急,却又不能催促世华,只能强装平静地问道“还要多久”

    “还要等一会儿”世华也很着急,她虽然还没有完全听明白52赫兹表达的意思,但从它鲸声里的焦躁和海面的波涛声就能猜到情况不妙。

    “没关系,你慢慢听。”张子安口中安慰道,眼睛却在船里四下打量,盘算着翻船后的逃生路径。

    “咦”世华突然惊叫一声。

    “怎么了听懂它的话了”张子安急忙问道。

    “不不是,不是它是其他鲸我听到好多其他鲸”她语无伦次地说道,“它们它们来了”

    意料之外的转机出现

    52赫兹像是感受到了某种威胁,突然中止围着小船游动的行为,凝视着大海的方向。

    这边的海面很快归于平静,而那边的海面却沸反盈天。

    怎么回事

    张子安纳闷了,开玩笑吧谁能威胁到这头海中巨无霸

    他也向那个方向看过去。

    哗

    一头接一头的灰黑色脊背相继露出水面,拉出长长的队伍封锁住海面,那是至少十几头成年小须鲸,远处还不时喷起低矮的水雾,表明更多的小须鲸正在陆续赶来。

    领头的正是张子安以前遇到的那头雄鲸,怪不得它刚才没在小须鲸母子身边出现,原来是去召唤附近的同类了。

    小须鲸通常习惯于独来独往,但有时候会在索饵场形成大群,特别是当它们遇到麻烦时,会用鲸歌互相联络进行群体协作,毕竟鲸是社会性的动物,同样也可以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那头雄鲸上次吃了单挑的亏,这次学聪明了,直接找来帮手要群殴。

    现在,一个罕见的、规模庞大的小须鲸群正在集结。

    小须鲸没有牙齿,但它们可以用头顶,用身体撞,用尾巴扫。一头落单的小须鲸可能会沦为其他海中猛兽的食物,但一大群小须鲸却足能自卫。

    那对小须鲸母子也加入了鲸群,已经找不到它们了,海面上到处都是灰黑色的脊背在时隐时现。

    这次不再是三英战吕布,而是千军万马要踏平吕布

    如果把此时的场面用手机录下,然后发布到视频网站起个传说中的52赫兹恶战小须鲸群,一定能吸足了眼球。

    但可惜张子安没时间录,他的手机在让世华听鲸歌,就算有时间录他也不打算录,还是不要打扰这些鲸在滨海市的安静吧。

    就算52赫兹再怎么渴望,也要先应付眼前的局面。海面已经被小须鲸群封锁,而这里又不是可以深潜的深海,它想突围的话只能硬闯。

    张子安和他的小船获得了暂时的安定,他完全可以趁这个机会先行溜走,但是他并不想拍拍屁股一走了之,留下52赫兹与小须鲸群拼个两败俱伤,否则明天海边恐怕又会出现几头搁浅的鲸鱼。

    耳机的一对耳罩之间回响着水下拾音器捕捉到的各种声音,小须鲸的歌声纷乱而嘈杂,密集交流着各种信息,52赫兹的声音却显得更加深沉,即使他完全听不懂,也能感受到其中的那一抹悲哀对方一言不合就能招来一大群,而它却始终只能孤军奋战,没有同类能回应它的呼唤。

    就在这时,耳机之间突然传出另一道悠扬的歌声,声音昂扬攀上高峰,又婉转曲折入低谷,分别对应两种不同频段的声音。

    52赫兹和小须鲸群立刻变得平静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