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4章 奇怪的流浪猫
    冯轩作为现场人气的中心,不时有人跟他咬耳朵,显然是某些电影公司看中战犬在口碑上获得的成功,请相熟的剧组人员当说客,希望能请动冯轩出马执导电影。

    但是冯轩一直面露微笑,既不答应也不拒绝,一是因为他年纪大了,拍完一部电影后要休息够了才会拍下一部;二是因为他在待价而沽,等待战犬获得票房上的成功。

    作为一部低成本低特效的电影,由于没有大牌明星的加盟,战犬的制作与宣传费用加起来也就相当于一个大牌明星的片酬,以目前的声势来看,回本乃至盈利都不成问题,关键是最终的票房能达到多少。

    张子安找了几个熟识的员工叙旧,还特意提醒化妆师许珺玉,天越来越热,蚊子快开始出动了,她家养的无毛猫可能会被蚊子叮出很多红疙瘩,但即使如此也不要点蚊香,因为蚊香里的成分对猫是有害的。

    许珺玉分享了她给她的猫化妆的照片,每一张都能当表情包,把其他几位家里也养猫的人逗得哈哈大笑。

    闲聊了一会儿,张子安看外面的天色擦黑,找借口说要遛狗,便带着飞玛斯先行告辞。

    回到自己的房间,他把除世华以外的其他精灵释放出来并隐身,之所以暂时不释放世华,是怕在他离开的时候,有酒店管理人员因为某种原因进入房间,看到浴缸里的水空了一块儿,那就麻烦了她的身体可以隐身,但造成水面的凹陷却没办法掩饰。

    以前去美国时是寄宿在蒂姆和劳伦夫妇家里,去德国时住的酒店比较普通,老茶环顾周围精致而豪华的装饰,不禁微微咋舌。

    星海小跑着来到窗边,把脸贴在玻璃上向外看。

    “这就是所谓的五星级酒店看起来不过如此。”菲娜出现之后,转头看了看房间的布置,不禁大失所望,一脸嫌弃地品评道“水杯是玻璃的、灯是玻璃的、盛水果的盘子也是玻璃的,到处充满了廉价感,没有黄金器皿、没有缨络宝石的流苏也配称是五星级你们人类的五星级标准原来这么低亏本宫还有所期待。”

    “你怕是对五星级有什么误会。”张子安忍不住吐槽,“就算是五星级酒店那也还是酒店,不是五星级皇宫”

    菲娜没有理会他的吐槽,跃到床上,意外地发现床垫很软很有弹性,在床上跳了几下,跟装了弹簧差不多。

    “咦这床很软嘛”它颇有意外之喜。

    “陛下,因为奴家在床单下再多踩奴家两下嘛”

    雪狮子不知什么时候钻进了床单底下,被菲娜踩了几下,非但不觉得痛苦,反而一副很享受的样子,从床单下露出脑袋,媚眼如丝。

    菲娜“”

    即使不踩在雪狮子身上,这床依然很软,菲娜立刻宣布对床的所有权。

    “自古以来,这床就是属于本宫的”它蛮横地说道。

    没人跟它争。

    还好这个标间有两张床,挤一挤还是能睡下的飞玛斯不喜欢睡太软的地方,宁愿趴在地毯上睡;星海想趴在落地窗户边睡;π睡惯了吊篮藤椅,喜欢蜷缩在仅能容身的地方睡,沙发是个不错的选择;老茶更是随遇而安,哪里都能睡所以张子安不至于打地铺。

    他把行李箱里的衣物拿出来,挂进衣柜里,又把笔记本电脑放在书桌上。

    π看了看时间,心急地想打开电脑写小说。

    “π,先不用着急,难得出来一趟,住进豪华酒店还不用自己花钱,不如咱们先去楼下散散步吧,你可以顺便构思一下剧情,回来再写不迟。”张子安劝说道,“既入宝山,岂能空回”

    “嘎嘎是八宝山吗”理查德扑腾着翅膀叫道,“来到首都之后你很有觉悟嘛不过放心,你还没资格趟进八宝山”

    张子安四下瞅了瞅,豪华酒店就有一点不好没有为客人准备鸡毛掸子。

    他此次轻装简行,行李箱里的东西不多,很快就收拾好了。

    “走,咱们下楼去花园里散散步吧,呼吸一下首都的空气。”他提议道。

    菲娜有些舍不得离开柔软的床垫,很不情愿地跟在后面。

    他牵着飞玛斯,带着隐身的精灵们来到电梯间,进入一趟无人的电梯,来到一楼大堂,向酒店服务人员打听了一下去花园的路径,便离开了酒店大楼。

    在寸土寸金的首都,酒店能拥有一片面积不小的花园也算是穷奢极欲了,不过张子安来到花园后惊讶地发现,这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显然酒店里有更多好玩的东西在吸引着客人,比如健身房、台球厅、桑拿浴、室内游泳池等等。

    其实如果只有张子安自己,他也更愿意去健身房或者室内游泳池看妹子,但精灵们对那些地方肯定不感兴趣。

    “喵呜子安,玩捉迷藏吗”星海见四周无人,兴奋地提议道。虽然它在宠物店里玩捉迷藏永远也玩不腻,但偶尔来到陌生而新鲜的地方也会很高兴。

    “好,很久没有活动筋骨了,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苦修的成果蓑衣隐身术”张子安信心满满。

    “喵呜子安吹牛”然而星海早已看穿了真相。

    张子安一回头,看到飞玛斯和π瞬间已经逃得老远,π三蹿两跳爬到树顶,抱着树干瑟瑟发抖,而飞玛斯甚至用出了逃命时专用的短距离瞬移,难道它的危机预兆产生作用了

    “切两个胆小鬼”他不屑地撇嘴,“星海,还是咱们来一决胜负吧”

    “喵呜”

    “好啦,你快去藏好,别一下子就被我找到,我比较喜欢挑战性的游戏”张子安闭上眼睛。

    “喵呜子安不许偷看不许作弊”星海认真地说道,大概知道张子安总喜欢在数数时偷看。

    “我从不偷看又不是洗澡的妹子,有什么可看的”张子安抵死不认。

    “喵呜”

    星海眨眼之间就消失不见,“喵”字的声音还在近前,“呜”字则于远处飘来。

    刚入夜的风不凉不热,十分适宜。

    菲娜找了个长椅,雪狮子为它殷勤地吹干净椅面的尘土,它才安然蹲坐其上。

    理查德就比较惨了,鸟类的夜盲症令它变成了睁眼瞎,尽管周围有路灯不至于完全看不见,但依然像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飞乱撞。

    老茶悠然地跳到凉亭的亭盖上,眯缝起眼睛打量四周。

    张子安闭目数数“1、2、3、4”

    星海早已经藏好了,静待他找过来。

    张子安数到100,睁开眼睛,开始地毯式搜索,不放过任何一处可能藏猫的地方。

    但星海的捉迷藏技巧已经是千锤百炼,根本不是那么容易能找到的。

    他正在低头寻找,就听凉亭顶上老茶轻咦一声。

    “茶老爷子,怎么了星海藏那边去了”他以为是老茶有意放水,顿时喜上眉梢。

    “不是,子安你看那边。”老茶抬爪指向花园的边缘角落。

    张子安眯起眼睛,努力顺着老茶指的方向看去,他没有猫类的夜眼,看不太清楚,仅能看到那边的黑暗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茶老爷子,那是什么”他问道,“我看不清。”

    “似乎是一只流浪猫。”老茶沉吟道,“但是这只猫有些古怪。”

    “哦古怪在哪长了三条腿还是五条腿”张子安以为遇到了天生畸形猫,好奇心起,便要走近了看。

    “非也,老朽所说的古怪并非是指容貌上的古怪子安你不用过去了,它已经跑了。”老茶轻轻摆头,“其实可能是老朽多心了吧,总觉得那只流浪猫很怪,跟吾等在滨海市见到的流浪猫有所不同。”

    “哪里不同”

    张子安更纳闷了,既然不是外形有异,那还能是什么不同

    老茶嘶地吸了口凉气,沉声说道“自吾等来此,它的视线始终不离吾等身边左右,似乎是在监视吾等。老朽见它神情有异,便多了个心眼儿。”

    张子安愕然无语,“茶老爷子,您确定吗”

    “老朽知道此事有些匪夷所思,但以老朽之见,似乎确实如此”老茶的语气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毕竟这事有些过于离奇。

    “茶老爷子,您确定那是一只普通的流浪猫吗会不会是一只精灵什么的”张子安提出新的可能性。

    “不会。”老茶再次摇头,“老朽确定那是一只流浪猫要不要老朽追过去看看它刚离开不久,也许能追上。”

    张子安沉吟片刻,担心老茶的安危,便说道“不用了,茶老爷子,如果不是您多心,它真的在监视咱们,那它以后一定还会出现的,咱们不妨以逸待劳。”

    老茶想了想,欣然点头道“子安言之有理,颇有大将之风。”

    “茶老爷子,您就别谬赞了,哪有什么大将之风我还是先把星海找到吧。”张子安把心里的疑惑压下去,勉强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