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6章 故宫里的流浪猫
    一进入故宫的未开放区域,就仿佛与开放区域的喧嚣彻底隔绝,随时会被游客大部队淹没的担心也随之消失,终于可以欣赏到真正的故宫了。

    进入这里的第一感觉就是静。真的太静了,除了偶尔迎面走过一两位员工之外,路上基本上看不见几个人。芳草凄凄,古树如盖,道路两侧每隔一段距离就会立着一对石底铜制宫灯,走在这里就如同徜徉于几千年的历史上。

    文丽看到张子安好奇地东张西望的样子,噗嗤一笑,说道:“是不是之前觉得故宫未开放区域挺神秘的,结果进来一看不过如此?”

    她部分猜对了。

    其实张子安东张西望的主要原因是在寻找刚才跑掉的那个疑似精灵的东西,但这不方便对她解释,干脆默认她的猜测。

    “难得进来一趟,我能拍照吗?”他晃了晃手机,向她提出申请。

    之前跑掉的那个东西只是疑似精灵,若有了先入为主的成见,错过真正的精灵怎么办?

    “请便。”她并未阻止,很大方地同意了。

    张子安一边跟着她游览,一边用游戏捕捉界面扫描周围,不放过任何一处角落。

    关于故宫未开放区域,一直以来都有很多真假难辨的传闻,有人说这些未开放区域里藏有明清皇帝的宝藏,甚至有人说故宫之所以不开放这些区域,是因为故宫一到夜里就会发生灵异事件,而这些未开放区域就是灵异事件的高发区。

    实际上,以他沿路的所见所闻,完全可以推翻这些空穴来风的假说,这些区域不对外开放是因为还没有修复完毕,没到开放的时机。

    每路过一处宫殿时,他透过敞开的院门都可以管中窥豹般见到院内的一角,灰头土脸的宫殿被脚手架所包围,四周摆放着成堆的石料,显然正处于修葺中。

    作为几百年历史的文物,故宫的修葺工作远比像普通房屋的修葺工作要复杂得多,都是从事这一行业几十年的专家领着研究生在一点儿一点儿地小心进行,任何一处马虎都可能导致文物受到不可扭转的损伤。

    因此,虽然看上去像是建筑工地,但其中工作的人只有零星几个,戴着黄色的安全帽对着图纸反复认证,工作进展极端缓慢,毕竟是慢工出细活。

    当然,也有些宫殿外面并没有搭着脚手架,那就可能是外部的加固工作已经结束,正在进行内部的修葺工作,或者干脆还没轮到这间宫殿。

    至于进入这里的第二感觉,那就是流浪猫真的很多,墙头、拐角、门槛、窗下,各种花色的流浪猫以各种姿势享受着春天的阳光。

    大部分猫喜欢安静,普通开放区域的游客人山人海,而且未免有熊孩子喜欢揪猫尾巴之类的,所以开放区域等闲见不到一只流浪猫,它们全跑到未开放区域享受安静的时光。

    每见到一只流浪猫,文丽就如数家珍般说出它们的名字。

    故宫养猫的历史早在明代就开始了,明代甚至设立了“猫儿房”,专门用来管理宫中之猫,然后从中选拔出佼佼者献给皇帝。皇帝把最喜欢的猫留给自己,剩下的就赏赐给皇亲国戚。

    多年的历史变迁,当年尊贵的宫猫已经散落四方。

    文丽介绍说,现在这些流浪猫,其中某些可能就是当年宫猫的后代,也有些是附近的流浪猫跑进来的,早已分不清楚了。

    包括小雪在内,这些流浪猫的耳朵上都有记号,表明它们经过了绝育。

    文丽还自豪地说,故宫的建筑大多是木制的,但多年来未闹过鼠患,其中一定有这些流浪猫的功劳。

    看着这些喂得胖乎乎、懒洋洋晒太阳的绝育猫,张子安对这个说法持保留意见,也许文丽这么说是想为故宫员工养猫爱猫找个正当合理的借口吧。

    流浪猫才是这片古建筑真正的主人,有些紧锁的院门,它们可以灵巧地从门下的空隙间钻过,从院墙上的排水道间钻过,还可以从墙头上跃过。

    游览故宫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毕竟所有宫殿其实都大同小异,但有专业人士领着就不同了。文丽每路过一间宫殿,都会不厌其烦地向张子安介绍这间宫殿的名称和由来,住过哪些嫔妃,发生过什么有意思的故事。

    不仅张子安听得频频点头,觉得不虚此行,连精灵们也听得很认真。

    越往西北方走,周围的建筑就变得越陈旧,与开放区域那些光鲜靓丽的建筑判若两物,也许这才是经历数百年风雨与战火的故宫真正的样子,美颜固然好看,但并不真实。

    “前面就是咱们的目的地。”

    在建福门的东墙边,她斜指一处古树掩映间的建筑说道。

    建福宫是一片很大的区域,他们要去的并非建福宫的本体,而是旁边一处附属院落。

    看到这个院落的第一眼,张子安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也太破了吧?

    院落里的一排厢房已经不能用灰头土脸来形容了,简直就跟荒废的破庙差不多,窗户都是一扇扇空洞,没玻璃也没窗户纸,油漆都快掉没了,用手指一蹭就是一层灰。

    若这里不是故宫,他敢担保绝没有人有进屋的念头。

    文丽理解他的感受,苦笑道:“没办法,这里还未被纳入修葺日程,而且这个院落本身没有什么重要性,所以只能往后排。”

    她走到厢房的门前,那门也很破,只是个摆设。

    出乎张子安意料的是,她没有直接推门而入,而是对着破败的厢房里面扬声说道:“我进来了。”

    在她说话之前,张子安早已从窗户洞里大致看到了室内的样子,里面黑咕隆咚的,虽然看不太清,但可以肯定的是里面没有半个人影,她是在跟谁说话?

    一想到故宫那些神神鬼鬼的灵异传闻,张子安虽然不信这些,但依然不自觉地后背发凉。

    难道那些传闻是真的,这里确实存在某些超自然事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