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9章 你追我赶
    张子安眼睁睁地看着屏幕上代表精灵位置的光团正在移动,之前光团笼罩了故宫的范围,现在有少半个光团已经偏离出故宫。

    他心说邪门,以前遇到的精灵基本都是在地图某个位置固定不动的,这是第一次见到精灵在移动的情况,而且移动速度还相当快。

    文丽抱着橘猫走得不徐不疾,偶尔还会问几句关于那三种传染病的问题,但张子安没时间在这里多耽搁,问道:“突然有急事找我,我先行一步,出口在哪边?”

    “哦,那边,拐几个弯就看到了,离神武门不远了。”她指着东北方。

    “好的,那我先走了,拜拜,有时间我会再来的。”张子安盯着屏幕心不在焉地说道,迈开腿就跑。

    “哎!跑错方向了!那个路口往前走,不要拐弯,你这是去敬事房的路!”她在后面提醒道。

    张子安:“……”

    “喵喵喵!敬事房就对了!”雪狮子终于忍不住叫道。

    “咦?哪里又有猫叫?”文丽纳闷地环顾左右,“明明周围没猫啊……”

    张子安只当没听见,硬着头皮一路小跑,从神武门离开故宫。

    故宫西北是北海公园,正北方是景山公园,光团此时几乎已经完全离开了故宫范围,先向东北跑了一阵,又折向东南,跑入人口密集区。

    在故宫里晃悠了一上午,现在快中午了,街上的人多了起来,车辆也川流不息,搜索难度骤然增加。

    星海本来兴致勃勃地跑在最前面,但一离开故宫,看到前面那熙熙攘攘的人群,它就踌躇不前。

    π平时不怎么运动,小跑之后也是气喘吁吁。

    雪狮子也是如此,它的小短腿跑起来太困难了,而且它的毛太长,剧烈运动会很热,一直吵着要回到手机里。

    菲娜不怕人,运动能力又强,但它不屑于屈尊降贵去追另一只猫精灵,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

    张子安要一边注意屏幕上光团的动向,又要一边留神它们别被车撞到,一心很难二用。没办法,他把它们四个收进手机里,外面只留下飞玛斯、老茶和理查德。

    这片老城区保留有很多胡同和旧式居民楼,有时候还能看到四合院,洋溢着浓郁的旧首都风情。跑掉的那只辟邪猫似乎对这一带的地形非常熟悉,走街串巷不断改变方向,每每令张子安疲于奔命。

    还好有理查德飞在高处盯住那只猫,又有老茶奔行于墙头和屋脊之上,还有飞玛斯沿路嗅闻气味,勉强能吃到它的尾气,若是张子安一个人追来,早被甩得没影儿了。

    有好几次,根据理查德的说辞,张子安认为那只猫跑进了死胡同,已经无处可逃,堪堪要追上之际,它却总能在不经意之间找到不为人知的小路,甚至是狗洞,拐弯抹角地溜进另一条胡同里,令他气不打一处来。

    按理说这是很奇怪的事,因为他手机里的精灵雷达,就像赛亚人的龙珠雷达差不多,可以大致知晓那只猫的逃跑方向,然后抄近路堵截,但是那只猫手里没有雷达啊,它是怎么如未卜先知一样掌握他的动向呢?捕捉行动每次都在关键时刻功亏一篑,总感觉他的一举一动都尽在它的掌握中……

    这时,他注意另一件事,无论他和精灵们跑到哪里,都能遭遇流浪猫——无论是正在抽絮的垂柳枝杈间、四合院的墙头上、老住宅的屋顶上,到处都有各色各样的流浪猫在以奇怪的眼神盯着他看。

    与他目光交汇之后,流浪猫就一甩尾巴跑掉了,跑动的方向与辟邪猫逃跑的方向极为吻合。

    要说这是巧合不太可能,因为一路上遭遇的十几只流浪猫都是这种情况,就算说它们集体成精了也比巧合更有说服力。

    他不由地想到一个细思极恐的可能性,难道那只辟邪猫在驱使这些流浪猫来侦察他的动向?

    若是这样的话,侦察行动早在前天他入住酒店时就已经开始了,而那时游戏甚至没有出现精灵现身的提示……

    他一边追一边思考,但怎么都没有头绪。

    耳边传来的粗重喘息声令他稍微分神,他侧头一看,飞玛斯边跑边吐着舌头气喘吁吁。

    再一看老茶,老茶的情况比飞玛斯看起来要好,它气息悠长,呼吸的节奏依然如故。尽管如此,他自己和飞玛斯都还年轻,但老茶年纪毕竟大了,这么盲目追下去不是办法。

    至于理查德,这只贱鸟很会照顾它自己,飞一会儿就落下来蹲在他头顶上歇一会儿,还总是喋喋不休地说风凉话,气得人想把它溺死在豆汁里。

    他正想招呼老茶和飞玛斯休息一下喘口气,这时很意外地发现辟邪猫的速度似乎慢下来了,徘徊在前方不远处的一条街道附近,没有再继续逃跑。

    难道它也跑累了?

    这倒也有可能,他和它一追一跑已经跑出好远的距离了。

    他打起精神,对老茶和飞玛斯说道:“那只精灵好像不跑了,停在前面,咱们想个办法,这次一定不能让它再跑掉!起码得向它要个说法——为什么监视咱们?”

    老茶和飞玛斯都有些累了,闻言精神一振。

    他们对着游戏的电子地图商量作战方案,最后决定分三路包抄过去——飞玛斯负责左翼,老茶负责右翼,张子安继续沿中路前进,但是放慢速度,等老茶和飞玛斯绕到辟邪猫的侧后方,堵住它的退路,这时他们再一起现身,来个瓮中捉鳖!

    商量方案的时候,他对老茶和飞玛斯递去眼色,然后把声音压得很低,刻意避开附近流浪猫的耳目。

    老茶和飞玛斯恍然,原来己方一直疲于奔命的原因是有流浪猫为辟邪猫通风报信,怪不得总是追不上它。

    但是流浪猫只能看见张子安,却看不见老茶和飞玛斯,所以由张子安来吸引流浪猫的注意力,分头包抄是最佳方案。

    计议已定,老茶和飞玛斯分别跑向左边和右边的胡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