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2章 选择
    年轻男女也盯上了抱婴儿的妇女,跑过马路故伎重施,由于他们演技娴熟而逼真,再加上他们也抱着婴儿,轻而易举地就赢得了妇女的同情,拿手机给他们转账了一笔钱。

    张子安告诉自己要冷静。

    还是那句话,没有证据。

    截止目前为止,一切都是他的臆测。

    有些猫有食子癖,有些母亲也并不爱亲生孩子,这也许不正常,但不能当证据。

    别说父母不爱孩子,就算父母在街上当众打孩子,他也不能把人家强行拉到派出所,让民警查一查他们是不是拐卖儿童,这太荒谬了,机率太低。

    他刚才遇到这对年轻男女时,心里就曾掠过一丝疑惑,因为他们太年轻了,看相貌也就20岁左右,还不到中国的法定结婚年龄,这么年轻就生孩子了?

    但是,在中国不发达地区的农村,早婚早育的现象并不罕见,比他们更年轻生孩子的也有,不能证明什么。

    存在这种可能性,那个婴儿确实是年轻男女的亲生孩子,只是他们太过年轻,没有做好当父母的准备,并不爱孩子,只是把孩子当作乞讨诈骗的工具——你可以谴责这种行为,但不能说这是犯罪。

    但是,万一……万一这个婴儿不是他们的孩子,而是他们拐骗来的呢?或者是他们买来的呢?

    一想到“人贩子”这个词,张子安就再也挪不动步子。

    他可以选择无视,选择一走了之,这是最稳妥的,对他的生活造不成任何影响,一切都如常,该吃就吃,该喝就喝,该赚钱就赚钱。

    如果他猜错了,肯定会被他们反咬一口,说不定还会讹钱,他现在好歹也算是小有名气,一旦被赖上,他的声誉和金钱都会受到影响。

    然而,他此时的选择,也许将决定这名婴儿一生的命运。

    可能是他盯得过于专注,年轻男女察觉到他的目光,把头一低,小声嘀咕着什么,一边嘀咕还一边不时看一眼张子安,对着他指指点点。

    既然被他们发现了,张子安干脆毫不避讳地与他们对视,而他们则目光闪烁地移开了视线。

    张子安心中焦急,不断偷眼打量四周,心说传说中的世界五大情报组织之一的朝阳群众呢?该用到他们的时候,他们跑哪去了?别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啊!

    不过他转念一想,这里是市中心的老城区,不是朝阳区,大概不在朝阳群众的势力范围之内。

    年轻男女嘀咕完了,最后狠狠瞪了他一眼,转身向他来的方向走去。

    他们知道自己引起张子安的怀疑,打算离开了。

    他们今天中午收获不少,已经超额完成了目标,没必要继续在这条街上停留下去。干他们这一行的,小心驶得万年船,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才是正理,反正首都这么大,首都人这么有钱,好心人又这么多,在哪讨钱不是讨?犯不着跟张子安僵在这里。

    从他们身后看去,包裹着婴儿的毛巾只露出一角,白色的分外显眼,随着年轻女子的脚步上下摆动。

    张子安的目光集中在这一角白毛巾上,不自觉地跟上去。

    刚迈出一步,他就停下了,因为他突然想起此行的真正目的——他来这里是为了捕捉那只辟邪猫的。

    他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光团依然未动,表示辟邪猫还留在附近。

    老茶和飞玛斯已经在前方埋伏,眼看对辟邪猫的包围圈即将成型,只要他把辟邪猫找出来,它要么束手就擒,要么只能往前跑,照样会被老茶和飞玛斯拦住。

    但如果他跟着年轻男女往回走,他就将失去捕捉这只精灵的最佳机会,甚至可能会永远失去这只精灵。

    年轻男女的步速很快,用不了几分钟就会融入首都熙熙攘攘的人群,带着婴儿彻底消失不见,留给他犹豫的时间并不多。

    就在这时,仿佛是故意要火上浇油,张子安眼角的余光里突然有什么东西晃了一下,被监视的感觉再次出现。

    他侧头一看,前方不太远的地方,一棵高大槐树的阴影下面,赫然蹲坐着一只与阴影颜色相近的猫,正在似笑非笑地盯着他。

    错不了,正是之前把他耍得团团转的辟邪猫!

    见他的视线看过来,它从蹲姿换成站姿,转身向前方走了几步,然后回头。

    “哈哈!有本事来追我呀!”

    它挑衅般地朗声笑道,慢悠悠地踱着步子,走一步停一步,像是引诱他追过去。

    张子安看看它,又回头看看逐渐离去的年轻男女,他们的方向完全是背道而驰,他注定只能选择其中一个。

    一方面是唾手可得的高等级精灵,而另一方面只是疑似的犯罪事件。

    从理智和私心上讲,毫无疑问他应该选择前者,而为了安抚自己的良心,他可以选择在捕捉完精灵之后再报警,至于警察能不能找到他们,这就是警察的事了,跟他无关。

    “嘎嘎!你在等什么?眼瞎了吗?没看见那家伙在嘲笑你?”理查德用翅膀拍了一下他的头顶,不知道他在愣什么神。

    张子安伸手抓住它的脚爪,把它从头顶拿下来,说道:“你飞到高处,招呼老茶和飞玛斯过来,之前的计划取消了。”

    “嘎?你发什么神经?”理查德愣住了,“难不成你要黑吃黑,想追过去把他们骗的钱私吞?”

    “不用多问,快去吧!”

    他没有时间进一步解释,而是把它高高抛起。

    理查德扑腾着翅膀飞在空中,打出了事先商量好的信号,老茶和飞玛斯看到信号,就会从藏身处离开赶来这里,但是需要一定的时间。

    张子安没时间停留,也不需要停留,飞玛斯熟悉他的味道,它的嗅觉会带着老茶在稍后追上他。

    理查德发完信号之后就飞下来,落到他的肩膀上,仍然碎碎念个不停,对他的决定表示不理解。

    他最后看了一眼那只渐行渐远的辟邪猫,毅然决然地向年轻男女离开的方向追过去。宠物天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