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4章 鲸鱼翻身
    “爸怎么办要不要去药店买点创可贴”小志见鲸鱼流血,紧张地问道。

    老黄为难地说道“创可贴有什么用咱们连伤口都看不到,还是等渔政船来了,让他们想办法吧。”

    “咱们可以推它翻个身把伤口露出来”小志不想放弃,又提议道。

    老黄摇头,“你小子忘了咱们刚才可是试过了,推了半天纹丝不动。”

    “这次咱们有三个人啊再说又不是把它推回海里,只是推它翻个身”小志不服气地嘟囔道,从老爸那里得不到答案,又望向张子安。

    “我觉得可以试试。”张子安没什么底气地说道。

    虽说有三个人,其实只是两个半,小志只能算半个。

    “爸快来帮忙”小志得到张子安的支持,兴奋地跑到小须鲸的侧面,向老爸招手催促。

    张子安也走到小志旁边,选定位置站好。

    老黄的老腰隐隐作痛,本不情愿帮忙,但这种情况下拒绝实在太丢面子,只得扔下收纳箱,也站到他们旁边。

    三人摆出相同的姿势双臂撑在小须鲸的身体上,弓着腰,身体几乎与地面呈45度角。

    “准备好了”张子安问道。

    另外二人咬牙点头。

    “一、二、三”

    随着“三”的出口,三人同时吐气开声,齐齐发一声喊,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双脚深深陷进沙子里。

    小志的脸涨得通红,老黄额头上的青筋都蹦起来了。

    合三人之力,小须鲸的身体慢慢倾斜,但是幅度不足以令它翻身。

    他们的力量迅速耗尽,特别是鲸的皮肤太过光滑,令他们很难找到合适的受力点。

    “哎呀”

    老黄一声惊呼,他的手掌打滑了,另外两人支撑不住小须鲸的身体,它再次重重地落回原位。

    可能是压到了伤口,小须鲸发出一声痛苦而尖锐的长吟,身体剧烈地颤抖挣扎。

    张子安眼疾手快,一手一个,赶紧拉着小志和老黄后退,以免被挥舞的胸鳍扫到,那力量不亚于被锤子击中。

    三人惊魂未定地退至安全距离。

    小须鲸只短暂地挣扎了几下,就耗尽了几乎全部体力,而且它越挣扎体温就越高,疲惫地不再动弹,比刚才的状况还差。

    “唉怪我不小心手滑了”老黄叹息道。

    “要不再试一次”小志仰头问道。

    张子安摇头劝道“不怪你,也不用再试了,咱们高估了自己的力气,就算你没滑,咱们也推不动它。”

    他并不是空洞的安慰,刚才他们已经强弩之末,就算老黄没手滑,他们也撑不了几秒。如果是三个张子安也许能行,但老黄和小志的力气实在是不够用。

    三人全身大汗淋漓,又惊又累,特别是老黄,他的汗水几乎止不住一样往外冒,差点就虚脱了。

    时近中午,折腾了这么久,他们都有些饿了,一饿就更没力气。小志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饿得更快。

    “那咱们只能等吗”小志咽着唾沫问道。

    “等吧,等拖船来了,把它拖回海里再处理伤口也不迟。”老黄不停抹汗。

    刚才小须鲸受伤部位稍微离开地面时,张子安注意观察了一下,虽然看不太清,但至少可以肯定,如果将它用拖船拖进水里,伤口会与沙滩剧烈摩擦,疼也会把它疼死。就算成功地把它拖进水里,入水之后它可能就自行游走了,不一定会有处理伤口的机会。

    “你们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张子安小跑着离开。

    “他不会是不想等,先溜了吧”老黄望着他的背影,怀疑地说道。

    “不会的吧”小志也没把握。

    他们原地等了一会儿,眼睛始终盯着张子安离开的方向,然而没过多久,汽车喇叭声从他们侧面传来。

    张子安小心翼翼地驾驶五菱神光,一直把车开到实在不能往前开的位置才停下,这里是实地与沙滩的边缘,再往前走,轮胎就可能陷进沙子里。

    他把车停下,从车厢里取出备用的绳子,一端挂在拖车钩上,牵着另一端向小须鲸走来。

    一根绳子不够长,就把两根接在一起,勉强够用,要是再稍微远一点儿就不够长。

    “来,帮我把绳子从它身子底下塞过来。”

    张子安把绳子递给老黄,自己站到小须鲸的另一侧,老黄把绳子绑在棍子上,从小须鲸的身下塞过去。

    他们一起动手,用绳子把小须鲸捆了一圈,打了个结实的绳结。

    “我去发动汽车我拉,你们推,这次应该没问题。”张子安吩咐道。

    老黄和小志明白了他的意图,也是信心大增。

    随着汽车发动机的嘶吼,轮胎卷起大把的沙砾,噼里啪啦地打在底盘上,绳子瞬间绷得笔直。

    张子安感觉车身猛地震了一下,暗暗替这辆五菱神光加油沧海横流,方显神光本色

    其实根本不太需要老黄和小志帮忙,光靠发动机的马力就令小须鲸的身体慢慢翻转,父子俩加了一把力,小须鲸呯地一声翻了个180度的身。

    张子安关闭快要冒烟的发动机,锁上车,解开绳子,小跑着来到小须鲸身边。

    “这伤可不轻啊是被人扎伤了吧”老黄盯着伤口,被勾起了恻隐之心,唏嘘地说道,“谁弄的啊”

    小志呲牙咧嘴,看着小须鲸血肉模糊的伤口自己都觉得疼。

    在它的侧背位置,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伤口面积不大,但似乎很深,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留下的,伤口迟迟没有愈合,边缘已经有些化脓。

    一小截木头深深地扎进伤口里,木头的直径比成年男人的大拇指还粗,外面留着参差不齐的断茬。

    怪不得它疼得快发疯了,若是人受了这么重的伤,可能早死了。

    张子安检查完伤口,说道“好像是鱼枪留下的鱼叉断在里面了。”

    “那怎么办”老黄和小志异口同声地问道。

    “必须把鱼叉取出来,否则伤口永远不可能愈合,很快就会发炎,那时它就会因为败血症而死。”张子安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