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5章 瑞士军刀的正确用法
    温暖的阳光令人类感到惬意,但现在阳光引起的升温正在杀死这头小须鲸,高温又会令伤口发炎的过程加速恶化,如果不取出断在伤口里的鱼叉,它即使返回大海也活不了几天。

    张子安在检查的过程中,已经隐约从伤口处闻到腐臭的异味,再加上伤口的边缘已经泛黄脓肿,与沙滩摩擦还混进了不少沙子,情况不容乐观。

    “怎么取出来?”老黄瞅着小须鲸身上狰狞的伤口有些胆颤心惊。

    “我回车里找找工具,你们继续往它身上浇水,特别是用水把伤口里的沙子冲干净。”张子安吩咐道。

    老黄和小志依言行事,将一箱箱冰凉的海水浇到小须鲸的伤口处,将血肉里的沙子和泥土冲洗干净。

    小须鲸似乎很享受海水冲在伤口处的感觉,左右轻轻晃着尾鳍。

    张子安在五菱神光的备用工具里翻了翻,没找到什么太有用的东西,最后只拿了一柄钳子和一双胶皮手套返回小须鲸身边。

    “老黄,有打火机没有?”他问道。他并不抽烟,也不会随身带打火机。

    “有。”老黄掏出一个很精致的打火机,在递给张子安之前,自己先点了根烟,惬意地抽了一口,“老弟,来根烟不?挺解乏的。”

    “爸!你又偷偷抽烟!看我回家告诉我妈!”小志叉着腰一脸忿然。

    “别!小志,爸就抽一根!一根!”老黄嬉皮笑脸陪着小心,“等回头我给你买玩具枪!”

    张子安接过打火机,试着点燃,发现是防风的,即使挺强劲的海风也没有吹灭,于是又从兜里掏出钥匙。

    他的钥匙串上挂着一柄多功能瑞士军刀,方便平时拆快递箱子用,此时倒是能派上用场。

    “小志,老黄,你们稍微后退一些。”他挥手示意道。

    老黄一边抽烟一边疑惑地看着他,“老弟,你想”

    张子安戴上胶皮手套,这手套是为了在海边野采准备的,因为不少生物可能有毒,他尽量避免直接用手去捡。

    他啪地一声再次点燃打火机,将瑞士军刀里的小刀横置于桔黄色的火苗上炙烤,嘴里解释道:“鱼叉是带倒刺的,在里面勾住了它的肉,必须把伤口再划开一些,才能取出鱼叉但是这个过程肯定很疼,我怕它剧痛之下挣扎伤到你们,所以让你们后退一些。”

    老黄一听,赶紧拉着小志后退到礁石边,“老弟,你自己也要小心啊!”

    张子安点头,“我会的。”

    老实说,他心里也没什么底气,如果是给小猫小狗处理伤口还好,即使它们挣扎也不过是在身上抓挠几下,但面对这头体重差不多三吨的半成年鲸鱼,他同样忐忑不安,因为它只要一个翻身把他压住,绝对能把他的屎挤出来

    给它动手术时,他必须打起20分的精神,随时准备撒手后撤。

    张子安把小刀正反面都反复用火焰消毒,蹲到小须鲸的头部旁边,对它说道:“你受伤了,我现在要把伤害你的东西取出来,这个过程会很疼,但这是为了帮你,你能坚持一下吗?”

    他说话时专注地盯着小须鲸的眼睛,手掌按住它的皮肤,神情非常认真,令旁观的老黄和小志父子俩心里直犯嘀咕,觉得他是对牛弹琴。

    但是张子安能感觉到,这头小须鲸是一头有灵智的动物,虽然它的智力相比于人类可能只相当于婴幼儿,但即使是婴幼儿也能感受到其他人的善意。

    鲸并非冷血动物,而是与人类一样的哺乳动物,还拥有一块很大的大脑,这令它们的智力拥有超越其他动物的资本。

    小须鲸的眼睛也注视着他。

    鲸的视力很差,但这么近的距离还是可以看清的。

    张子安把同样的话说了几遍,小刀已经被烤成了暗红,热度传递到手柄上,几乎快让他握不住了。

    小须鲸没有反应,他拿不准它是否听懂了,但不能再拖下去了。

    于是他熄灭打火机,抛还给老黄,左手撑住小须鲸的伤口边缘,观察了一下鱼叉的走向,把心一横,右手握着的小刀向他认为埋藏着倒刺的位置划下去。

    鱼叉刺中它的时间应该不是最近,部分肌肉已经重新长在一起,把生有倒刺的鱼叉尖端埋进肉里,如果不先割开肉,而是直接硬往外拔鱼叉,就算它有钢铁般的意志也无法忍受。

    当医生必须要心狠手辣,下手越是迟疑就会给患者带来越多的痛苦。

    张子安一刀下去,肉被割开,血立即涌了出来,同时他为了防止它挣扎而迅速后退。

    小须鲸疼得使劲用尾鳍抽打水面,溅起一人多高的水花,尖而扁的头部在沙滩上左右蹭出了一个扇形的弧面,足见痛苦之剧烈。

    但是,即使是这样的痛苦,它的身体却没有太大的动作,胸鳍和背鳍只是忽闪了两下,然后就不断颤抖。

    血不断地从伤口涌出,顺着它的皮肤汩汩流下,很快染红了一小片沙滩。

    张子安等了几秒,见它没有特别剧烈的挣扎和反抗,便又小心地走回旁边。

    由于血流不止,伤口深处的情况无法看清,这时候最好有人帮着用清水冲洗掉污血,但老黄和小志父子俩全都吓得不敢靠近。

    刚才那一刀,他似乎感觉到小刀的刀尖触碰到一个坚硬的东西,受到前进的阻碍,应该不是小须鲸的骨头。

    他用钳子夹住鱼叉的断柄,试着往外拉了一下,能够感受到鱼叉已经松动。

    小须鲸挣扎得更加剧烈,全身都在颤抖。

    张子安只得死马当活马医,用最大的力量猛地将断柄往外拔!

    噗!

    鱼叉连柄带尖被从伤口里拔出,一串晶莹圆润的血珠在阳光的照射下连成一道弧线。

    张子安用力过猛,失去了平衡,踉跄几步一屁股跌坐在沙滩上,带血的鱼叉也斜插进沙子里。

    小须鲸疼得连连用头部和尾鳍拍打沙滩和水面,身体也痉挛般抽搐不停,强劲的气流从它头顶的鼻孔里喷出,吹起一片沙子,差点迷了张子安的眼睛。

    有那么一瞬间,张子安真觉得它可能会活活疼死,但是几秒后,它渐渐停止了挣扎,变得平静下来,出血也不像刚才那么猛了,但仍然没有止住。

    张子安重新站起来,观察了一下伤口。

    鱼叉虽然被拔出来了,但这伤口必须立刻止血才行,否则这么一直流血,小须鲸恐怕会很虚弱,撑不了多久。

    但是,怎么止血呢?..

    像电影里一样用烤红的刀子来烫?但伤口这么大,估计要来一把四十米长刀才行

    他的目光在周围打量了一圈,最后落在小志和老黄父子俩扔在一边的风筝上,长而结实的风筝线盘绕在h型的拐子上。

    “小志,借你的风筝用一下。”他扬声说道。

    父子俩被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吓得面如土色,半响说不出话来。

    “风风筝?”小志嘴唇颤抖,“叔,要风筝干嘛啊?”

    张子安没时间纠正是“哥”不是“叔”,解释道:“只要风筝线就行,用风筝线缝合它的伤口。”

    老黄和小志面面相觑,分明是在心里说:这也行?

    小志想把风筝给张子安送过来,但被老黄按住,老黄怕出他出危险,由自己小跑着把风筝和风筝拐子放到张子安身边,又快步退后。

    “就算是有线,但是没针怎么办?”老黄问道。

    张子安用瑞士军刀割断风筝线,把金鱼风筝放到一边,用手搓了搓,知道风筝线是棉线,用棉线缝合伤口,即使棉线长在肉里也没关系。

    他取下钥匙环,用大钳子夹住一端,再用瑞士军刀自带的小钳子夹住另一端,双臂用力一拉,将圆型的钥匙环拉成弧形,说道:“这不是有针了?”

    老黄心里一声卧槽,自告奋勇说道:“我来帮你拉直。”

    “不用拉直,做手术用的针都是弧形的,这样更方便缝合。”张子安比划了一下钥匙环的两端,选了一端较为尖锐的,又在瑞士军刀的指甲刀上磨了几下,磨得更尖,然后把风筝线绑在另一端上。

    老黄干站着不好意思,想帮忙,但实在没找到能帮的地方。

    张子安侧眼看出他的窘状,正好自己还真需要帮忙,就示意道:“老黄你拿着风筝拐子,我给小须鲸缝针,你给我放线,注意线上别沾上沙粒。”

    “好。”老黄依言捡起拐子,站在几步外的安全距离待命。

    小志也跑过来,跟老爹站在一起,用手指清除风筝线上的每一颗沙粒。

    张子安用打火机给钥匙环稍微炙烤了一下消毒,又同样给瑞士军刀的小钳子消毒,因为鲸的皮肤很厚很结实,用手指捏着针来缝线,一是不卫生,二是手指的力量很难穿透鲸的皮肤,所以他要用小钳子夹着针来给伤口缝线。

    在动手之前,他再次蹲到小须鲸的头部旁边,如刚才一样专注地盯着它的眼睛,认真地说道:“我知道你能听懂,你刚才做得很好,现在,再坚持一下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