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依然突如其来的番外——明净居的跨年晚会(上)
    “李——昂——!!!!”

    “冷静!冷静点!”

    明净居是亚森·罗宾和李昂一起出钱置办下来的居所,不过大部分的时间前者都不会在这里,住在这里的也只有被算计帮着带孩子的李昂和被李昂管教的小熊崽子希耶尔。不过因为刚刚过完圣诞节和还有几天就是公历的新年了的关系,这里的居民数量也显著的上升了。

    比如和罗宾有着不止一腿关系的连崽都下好了的现在正在追杀李昂的贞德姐妹,梵尼和卡萝。。。

    “你到底在我们和亚森不在的日子怎么教的希耶尔的!你到底教了那孩子多少奇怪的东西!!!”

    “为什么那孩子会在昨天晚上我们和亚森打算就寝的时候跑过来说要一起睡,但是看到我们三个人就露出了一脸‘我懂的,不打扰你们了’的猥琐笑容然后抱着小熊布偶跑掉了!”

    “又不是我主动要求带孩子的!是你们两个和少爷强行把那孩子甩给我的吧!我给那孩子换尿布的次数比你们给她喂饭的次数都多好不好!”

    李昂在明净居大厅的楼梯上闪躲着冰箭的攻击和杜兰达尔的斩击,在这个世界待了这么久了,不说同时打败贞德姐妹,放她们两个风筝李昂自问还能可以做到游刃有余的。

    “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教了那孩子什么奇怪的东西啊!!!!!!我和姐姐大人明明都还是十六岁的时候就接触到这方面的知识的,那孩子才十岁都没有啊!”

    “卡萝,多说无用,今天我们就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小子吧!”

    “靠!”面对咄咄逼人的两姐妹,李昂自然是相当无奈骂了一句。关于体育保健之类的东西他可一点都没有教过希耶尔这只小熊崽子,天知道她是哪次逃家的时候去了奇怪的酒吧过了一夜从一些从事奇怪工作的大姐姐那里知道了这么多。

    李昂两三步就跑到了大门口,但是他正打算推门逃出明净居先出去躲几天的时候他被某人绊了一下,绊他的东西似乎是手杖。

    “干得好,亚森!”

    “不愧是亲爱的!”

    贞德姐妹对着绅士打扮一手抱着希耶尔一手拿着手杖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亚森·罗宾叫好到。

    “妈卖批,游戏体验极差啊。。。。”摔了个狗吃屎的李昂趴在地上说着各地方言中骂人的话,“少爷你算计我。。。”

    “因为昨天晚上我也很火大啊。”罗宾那张经过几年的时光磨砺变得更加成熟且具有男子气息的脸露出了儒雅的笑容,“!”

    啧,明明是个法国人,却用英语骂人骂的这么熟练。。。你这幅样子也难怪希耶尔这小熊崽子在我不知不觉的时候学到了奇怪的知识。

    之后李昂便被捆了起来,虽然说逃脱术这种东西他也是熟练到和吃饭差不多,不过既然已经被抓住了还强行要逃就没什么意思了。

    “那么,现在就是惩罚游戏了呢。。。”三个人在加上罗宾抱着的小熊崽子“嘿嘿嘿”的笑着围了过来。。。。话说明明是那个小熊崽子撞破了你们好事为啥是我受罪啊。

    李昂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分割线————————————————————————————

    “昂,我听希耶尔说你和一家面包店的女儿关系不错的样子吧?”

    “听说是叫玛丽吧?和安托瓦内特皇后同名,但是贫民出身应该不会过于骄奢淫逸的。。。”

    “虽然听说那姑娘只比希耶尔大个几岁,但是这种都是小事,只要。。。”

    下午,贞德姐妹带着希耶尔出去玩了,那孩子也是很享受久违的和妈妈们一起的时光。而李昂则是和罗宾在一起喝茶。。。只不过罗宾不太敢看李昂的样子。

    “啊啦,您在说什么呢?当德莱齐子爵,昂是谁啊?小女子名为诺爱尔,可不要记错名字了哦(くゝw°)★~”

    “可恶。。。”因为一身女装还被化了妆带了假发的李昂还是比较可爱的,所以罗宾为了不然自己弯掉扭开了头告诉自己那是自己的徒弟是男人,下面的东西掏出来说不定比自己的都大。。。啊呸,下面的掏出来说不定只比自己小上一点。

    李昂见状也没有继续用假声扮女人,虽然没有换回男装,不过他用本音问到罗宾:“话说少爷,这次你打算待多久?”

    “到新年结束吧。。。之后希耶尔这孩子还是要继续拜托你了啊。”如此,罗宾也恢复了常态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说到。

    “放心吧,我之前去年刚好洗了一边大英博物馆和卢浮宫把英法联军从圆明园拿走了的东西都给搬走藏起来了。最近没有打算做什么大案子。”

    “喂喂,你不要在我这样的人面前把洗劫卢浮宫说得这么轻描淡写啊。。。”

    “你可以是堂堂的爱国者亚森·罗宾,你也不会反对别人因为爱国之心而做出的行为吧?”

    “所以我也只是说你不要用这样轻描淡写的态度啊。”罗宾苦笑着放下了杯子,这件事他之前就知道,不过李昂亲自说出口他的感受还是比较不同的。

    李昂也知道这样气氛多少有一些些尴尬,于是他很快的换了个话题:“那么少爷,你既然和那两位在新年之前都在。那么把维克图瓦尔妈妈一起接过来搞一个晚餐会吧?”

    “可以啊。”罗宾想了想,然后从桌椅起身从旁边的抽屉中取出了钢笔、信纸、信封、火漆及印章和其它用具回到桌边写了起来,“那么顺便一起把那位玛丽小姐的一家也邀请过来吧!”

    “诶诶诶!邀请,连火漆和纹章都用上了?这么正规?”

    “毕竟你来了这么多年我第一次看到你和这里的女孩有相处的那么好,就让我见见吧。我也不是只会和梵尼与卡萝一起把你灌醉然后扔给站街的女士的哦!”

    “你个哈批,再说这个事情我扮成你的样子去巴黎警局门口果奔啊!!!”

    ————————————————————本章完————————————————————————————

    ps:真是非常抱歉,我低估了这次生病的严重性,目前虽然没有热度但是感觉喉咙痛到像是咽下了一勺玻璃渣。而且最近公司还不能请假——同组的同事得了胆囊炎+胃炎,我只能勉强撑一段时间了。因为喉咙很痛的关系我没办法安心的去思考主线,所以还是拿番外来凑一下。。。下一章没有意外也是番外,之后如果我病好了就正常写,还是不行的话。。。只能摸了。。。

    d看就来   手打更更稳定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