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毫无意外的番外——明净居的跨年晚会(下)
    “初次见面,我是玛丽·歌迪亚,是面包店的女儿。”

    最终,来的的人还是只有玛丽一人。虽然罗宾的邀请函上写着邀请歌迪亚一家,不过很不幸的是歌迪亚太太身体不适,歌迪亚先生要在家照顾她太太。所以为了不失礼也就只有玛丽一人手持的邀请函来到了明净居。

    但是这已经足够了,本来罗宾就是打算见见这个和自己的徒弟和女儿关系不错的小姑娘是什么样的人。

    “哦哦,这就是李昂和希耶尔的朋友吗?很普通的孩子啊。”

    “是啊,各种意义上很普通呢。”

    然后她就先被贞德姐妹像围观珍兽一样给围观了。

    “妈妈!”

    好姐妹和妈哪个重要?或许很多人都会选择自己母亲。那么我们换个前提,好姐妹和把自己扔在家里和自己老爹不知道整天跑到哪里去的妈哪个重要?当然是姐妹啊!那种坑女儿的妈不反坑一波简直是有鬼了好么!

    “不要像看珍兽一样看玛丽!玛丽只是个一般人,你们吓到她了!”

    在明净居的大厅里,见到刚今明的玛丽直接被自己长的一模一样除了胸甲尺寸有些差别的妈妈们给围了,希耶尔直接像护崽的母鸡那样挡住了自己的母亲们。

    对此贞德姐妹也很是没办法,在这个地方希耶尔最亲的是李昂,其次是虽然也不怎么管她的父亲罗宾,她们两个希耶尔虽然不讨厌可是却也丝毫没有母亲的威严呢。。。

    “哇,对不起啊希耶尔!都是姐姐不好啊,是姐姐提议过来的哦!”

    “吾妹,你一有什么不好的事就把责任推给我这一点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呢,希耶尔都这么大了你还不会好好的学会付起责任吗?”

    “我可是有好好的负责生下希耶尔哦,不过也是呢。就姐姐你的胸甲尺寸,就算你来生估计一开始也没法很好的喂养小宝宝吧?”

    “吾妹,看来我又该教导你如何尊重一下我这个姐姐了呢。”

    “只比我早出来几分钟的人不要总是端姐姐的架子!”

    然后梵尼和卡萝就顺手取下了挂在墙上当作装饰的剑开始了互殴,只不过因为是装饰用没有开锋所以也不用过于担心她们两个玩脱。

    “失礼了呢,玛丽。让你看到我家不好的一面了。”对此某个小大人不由得捂住了自己的脸。

    “没、没事,你家的长辈都很有活力呢。”而挺会看气氛的玛丽也没有说出什么让希耶尔更加尴尬的话。

    ——————————————————————————分割线————————————————————————

    比起玛丽刚刚到达明净居的混乱,之后的晚餐倒是风平浪静。且不说因为罗宾的乳母维克图瓦尔妈妈也在,如果罗宾打算对玛丽散发他那对女性杀伤力十足的魅惑般的男性气息,梵尼、卡萝、希耶尔还有李昂四个人的银冰秘术大概会以零下二百七三点一五左右的温度把他冻起来。

    而饭后基本就没什么活动了,十九世纪末的欧洲娱乐活动实在是,至少对于李昂来说去看什么歌剧参加社交舞会之类的东西不如去多做几个能让加尼玛尔探长得血压高的大案子。

    于是在给佣人们搭了把手和他们一起打扫完晚餐的餐厅并把碗洗干净之后,感觉有些热的他便爬到了屋顶上吹风。

    “昂哥哥?”

    这时,一旁的一扇小窗打开了,玛丽的头从里面探了出来。

    “哦,是玛丽啊。这么说来这间是你今天留宿的卧室?”李昂有些意外,毕竟三楼的房间因为是尖顶的关系空间其实并不大,“你怎么住在三楼了?三楼的房间你不会觉得太小吧?”

    “二楼的房间似乎因为两位夫人刚才的骚乱都被弄乱了,所以希耶尔就把我安排在这里了。不过我没关系的,这里不管怎么样都比我家大多了。”

    “啧,那两个人真是。。。失礼了哦,玛丽。”

    “没关系。”玛丽有些好奇的看着李昂,刚刚洗完澡的她还未干透的头发在夜晚的风中微微的飘荡,“那么,昂哥哥,你这是在干什么呢?”

    “没什么啊,只是吹会风让自己冷静一下而已啦。”

    “那么,我也可以上来吗?刚才用的水似乎有些太热了,我也有些头昏脑胀了呢。”

    李昂笑着挠了挠头,想了一会儿后朝玛丽伸出了手:“那么要小心哦,小姐。如果你不当心摔下去了的话我可没脸再去见你父母了呢。”

    “好!”玛丽见状高兴的像个孩子——其实她本身就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只不过因为家境比较早熟——她扶着李昂的手小心翼翼的踏上了窗台然后来到了窗外的屋顶。

    明净居所在的位置是湖畔,而四周的植物也有一部分是常青的植物,所以即使是在冬天的晚上在月光的照耀下景色也相当的宜人。

    “很漂亮啊。。。”玛丽看着闪耀着月光的湖面由衷的感叹着。

    “那是自然的,毕竟这里可是我的‘家’啊。”

    “昂哥哥?”玛丽很敏感的感受出了李昂的话里与众不同的意味,因为之前她也问过了李昂的家之类的事情而且还产生了不小的误解,“我之前说过了,我也是昂哥哥的家人啊!”

    “是啊,玛丽可是我重要的妹妹呢。”依然是不知是装傻还是真傻,李昂不动声色的再一次向这个孩子递出了一张妹妹卡,“那么凉爽一些了吗?该回去咯!不然可是会着凉的。”

    因为玛丽现在穿着的是棉质的睡裙,在冬天里长时间这样穿着待在楼顶如果不着凉那这个人的智商不是接近某水之女神就是和某人工智障差不多了。

    可是玛丽却少见的发起了小脾气:“我不要,我想和昂哥就这样待到新年!”

    李昂看着对方的眼神和表情,于是只能无奈的如同变魔术一般变出了一件挺厚的外套给玛丽披了上去。

    “诶,昂哥,这是?”

    “一个小戏法而已,为了不让任性的妹妹着凉,所以作为哥哥我只能妥协了呢。。。”

    “谢谢昂哥!”

    “哇,不要突然扑过来啊!我也会一起滑下去的啊!”

    至于这两个人第二天一早被发现依靠在屋顶睡着了就是另一个故事了呢。。。。

    ——————————————————————————本章完————————————————————————

    ps:这里是在下的歉意与迟来的问候,各位新年快乐!这几天在下都是在医院中渡过的所以也就没办法码字了,这次的病是化脓性急性扁桃体炎,简单的说就是在下喉咙烂了。。。

    d看就来   手打更更稳定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