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被打断的时刻(上)
    所谓的宣战会议的时间刚好是十月一日的零点,李昂本来还想着趁国庆节的时候回故乡去看看零九年时候的阅兵——他小时候因为很多关系没能去现场看所以有些怨念。不过既然有事那么他自然是只能放弃了。在离宣战会议开始之前他就像没事人一样陪着理子上上学、被莉莉亚娜逼着帮忙处理一定青铜黑十字的事务、回家给环投食、在银冰秘术方面训练贞德、同已经很久没离开巴黎的希耶尔在东京这里附近逛逛。

    时间过的很快,很快便是宣战会议即将召开的日子。贞德的话以你为是代表贞德一族并且要住持会议所以并不打算和李昂一同出场。所以李昂这边参加的人员是李昂、莉莉亚娜、理子、希耶尔还有环。

    之所以带着环一起去是李昂考虑让这孩子见见市面的结果,毕竟他打算正是的收养环这就意味着这孩子早晚会接触到很多东西,遭遇战斗之类是不可避免的——而且环本身意思来自于某个世界的“被诅咒的孩子”,是不太可能一直过着一般人的生活的吧。。。

    “不过理子,你和我这边一起去不要紧吗?听贞德说她给金次小弟也发了邀请——巴斯克维尔小队——你们小队是叫这个吧?先说好我虽然对他感观还行,但可不一定会和金次小弟统一战线哦。”出发前大家都在做着事前的准备,李昂对着在装填弹夹的理子这样说到。

    理子熟练的装填满了备用的弹夹放好,然后拔出了她的两把瓦尔特p99如同西部牛仔一样转着圈:“不要紧的,理子在亚里亚和金金身边只是想有一天亲手打败他们而已哦。在此之前可不能让他们的性命被别人夺走,昂昂的话就算敌对也不会杀了他们吧?所以没事的哦!”

    理子停止旋转手中的双枪,然后用了个看上去挺帅气的姿势瞄准了李昂朝他眨了眨眼睛。后者很给面子的捂着心脏浮夸的倒下了。

    “好啦,吾主、理子,你们现在就别闹了。”在擦拭着一把普通的骑士剑的莉莉亚娜依然是承担如同“妈妈”一样的角色,她并不打算直接就使用她的爱剑白银巨匠,“话说吾主,你说要换衣服的时候我还想着你多少打算注意了自己的威严了呢。。。现在的这件衣服除了没有了长下摆之外和你以前的蓝色连帽风衣有什么差别啊。。。”

    没错,李昂因为决定接下来要好好磨练体术的关系打算换一些比起风衣更加能灵活行动的衣服,不过最后决定的款式是黑底白描边并配以金属装饰的连帽外套。。。所以说这的确是除了把下摆剪了、把配色换了之外和以前没什么区别啊。

    “没用的哦,莉莉。”希耶尔还是惯例的白色无袖连衣裙白色遮阳帽的女鬼打扮——她本身和女鬼也没什么差别——她的服装本身就不是实体而是灵力构成的,只有她一个念头就能变成别的款式,“昂这家伙对兜帽这东西很执着的,以前他陪父亲参加某个晚宴的时候礼服上都是有兜帽的。父亲都没办法扭过他让他戴上礼帽。”

    “希耶尔,昂为什么这么喜欢礼帽呢?”环在希耶尔的脚边拉了拉她的裙摆问到她,虽然一开始她也是对希耶尔充满敌意,不过熟悉了之后也就没什么了。

    “因为某个游戏啊。对吧,昂?”希耶尔抱起了环然后漂浮起来把她举高高逗弄着环。

    李昂一个鱼跃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他那个朴实无华的白银假面给自己戴上了:“没错,所以我一直对于没找到阿泰尔或艾吉奥真实存在着的世界很遗憾呐。”

    他看着大家都准备了差不多了便怕了拍手向众人宣布到:“大家都准备好了的话那么就要出发了哦。在这个世界的幻影骑士团的初阵,可不要让别人小瞧了啊!”

    ————————————————分割线——————————————————

    东京武侦高有着两座人工浮岛,平时使用的是校舍所在的学院岛,而另一座就是空地岛。在这个世界之前的时候李昂还协助过金次和亚里亚将被理子挟持并损坏的客机在这里进行过迫降。当然现在飞机的残骸已经拆解清除,这附近也变回了空地。

    只不过现在的岛上飘荡着显然并不是自然生成的雾气。

    带着假面以“怪盗幻影”之姿现身的李昂从由他和希耶尔两人的银冰秘术从海面凝结起的冰雪之道上踏上了空地岛。

    不妙的感觉。

    李昂和环在逐渐接近空地岛的时候都有这样的感觉,而其他人却完全没有感觉到。不过虽然都是察觉到了或许会来到的危机,但是李昂和环却是完全从两方面察觉出来的。李昂感受到的是是世界仿佛即将碎裂的感觉,而环则是出于本能的感到了危机。

    “昂?”

    “嗯,我知道哦。”李昂牵着环的手慢慢的走向了雾气的深处并向剩下的三人关照到,“那么我先走一步了,你们的话就按合适的或者自己想要出场的时机登场吧。”

    “明白了吾主。”、“嗨嗨!”、“那么我就作为主角最后登场好了。”

    宣战会议之所以是会议那就有一定的可能性并不会直接开始战斗——虽然李昂觉得可能性不过——所以他没打算一开始就全员强势出场给人一种咄咄逼人的感觉。

    浓厚的雾气完全阻隔了人的视野,但李昂却仿佛不被它所影响一样的牵着环径直的往前走着。不过浓厚的雾气让李昂的假面上凝起了薄薄一层小水珠,水珠顺着面具流下的样子仿佛像是李昂哭泣了一般。

    “昂,你这样像哭一样好丢人哦。”俗话说到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环虽然才跟着李昂没多久,不过在李昂这样死不正经的人身边她也很快学会了吐槽和呛人。

    “啰嗦,你这样小心我给你穿上背带裤,然后给你围个红色三角巾,那样才叫丢人哦。”李昂用手擦拭了一下他的假面,然后拿湿漉漉的手甩了甩环,“区区小环环居然这么快就学会呛我了,快说是和谁学的,是理子还是希耶尔?”

    “讨厌!”

    两人就像一对笨蛋父女一样边走便闹着,当然他们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是无法瞒过其他人的眼睛了。

    “是李昂吗?”远山金次的声音从雾气的那边传来,“你怎么也来了?这孩子是?”

    “谁是李昂啊?在下幻影,只不过是区区一介来自过去的亡灵呢。”李昂丝毫不给金次面子,就是不肯承认自己是李昂,“这只是环,是我最近收养的孩子哦。”

    “才不是一只哦。”

    李昂走到金次附近,看样子他也是刚到不久的样子。

    “远山,还有师傅。这里。”

    而这时贞德的声音也插了进来,拄剑而立穿着重甲的她的身影在离他们有段距离的地方显现了。

    “你三更半夜把我找来这里做什么?”金次这么说着走了过去,看起来他似乎并不知道今天要做什么的样子。

    李昂倒是没有去找自己的徒弟,而是掏出了一副墨镜递给了环。他仿佛预料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宣战会议主持者的他的徒弟就战在那边,现场会布置点什么他不知道才是见鬼了。

    啪!

    周围突然放出强光。有好几盏探照灯以之前因为迫降被撞的歪斜的风车为中心,围出一个大圆形。

    “对☆闪☆光☆防☆御!”李昂和环不明意义的喊着,开开心心的看着金次被探照灯给闪了眼睛。

    当然这不是重点。

    他们就聚集在半径五十公尺内。他是不相同者,是怪人、是魔人、是怪物,可唯独相同的一点是他们都绝非泛泛之辈。

    于此,宣战会议即将开始!

    ——————————————本章完——————————————————

    ps:突然很想让李昂摆着奇怪的姿势去喊一句“接我汉诺的崇高之力哒!”之类的话。。。不过强行玩梗是不行的,至少要稍微合理一点。。。

    d看  就来  说 网 .ms.m  手打\s*更 新更 快更稳定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