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顿悟的担心
    “血?”李久久赶快跟了过来,“是谁的血?怎么回事儿?”

    站在人群之中,云小风仔细看了看前面的大水池,池中确实荡开一片血红的颜色,最中央的位置越是血红,似乎就像某个人突然在水中爆裂了一般,但看了又看,却并没有看到所谓受伤的人,池边的教练身上趴着三个孩子,他们面无表情,似乎也在对这滩血水发蒙。

    “不,应该不是谁的血。”

    忽然,僵持的空气中传来云小风微薄的声音,她指着那个教练,有些幸运地说:“刚刚池里就是这三个孩子,他们可能都被教练救上来了。”

    说这话的时候,那边的教练走了过来,谈的眼睛上有一道明显的疤痕,不长不短,正好和眼睛的长度一样,就像那医院里整容失败的双眼皮,肿胀着,难看又滑稽。

    “怎么了?”

    人越聚越多,人群中走来一个穿工作服的男人,他慢慢奔过去将教练身上的孩子接放到地上,一边轻轻问候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教练支支吾吾,细细看看,他的嘴巴似乎也受了伤,那种细小的伤口就像被某种锋利又细长的钢丝绳,轻轻放在嘴唇上上下磨损了一般,伤口下凹,青黑的沟壑让人觉得极度不适。

    他怎么受伤的?

    云小风奇怪了,她向前走了一步,清晰地听见了那个看似是泳池管理员和泳池教练的谈话。

    教练说,是鸟。

    “是鸟?”

    泳池管理员的表情和云小风不相上下,满脸的疑惑像是逼问泳池教练是不是果真如此一样。

    “你说是鸟,鸟怎么可能会冲进水里?而且还变成一滩血水了?”管理员疑惑的问。

    教练无奈地摸了摸头发,湿润又润滑的感觉让他觉得极度不适,他摇摇头回道:“确实是一只鸟,它就像一只弓箭一般,从天空中嗖的一下钻进池水里,我反应过来后,它已经荡出了血水,我以为孩子被砸伤了,就连忙下去将孩子就上来……”

    说着说着,他便被管理员带去了另一个地方,云小风无法找到跟着进去的理由,便也就此停了下来。她左右看看,瞅见了其中一个在水中嬉戏的孩子,她孤独地站在人群边,似乎并没有人来将她带走。

    “小朋友?”

    云小风飞快走了过去,一边蹲下身,一边问道,“小朋友,刚刚发生什么了?可以跟姐姐说说吗?”云小风边说,一边伸手在她的脸上摸了摸。

    小姑娘应该很害怕,她嘟着嘴巴,表情有些僵硬,显然她是被刚刚的东西吓着了,见如此,云小风摇摇头便转移了话题,“小姑娘的爸爸妈妈呢?”她声音放得很轻边问,“他们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吗?”

    小姑娘嘴巴微微动了动,天真无邪的大眼睛朝云小风看了又看,那种可爱惹人怜惜的样子真让人心酸。

    “是……是鸟。”

    忽然,就在云小风准备放弃追问的时候,小姑娘回答了两个字儿——“是鸟”。

    “果真是鸟?”云小风左右看了看,将眼神放在那边的水池上,这时候的天光已经慢慢变暗,水池的谁不在发出蓝色的折射光,现在反而有些发黑,并且刚刚散出血迹的地方黑的异常深沉,那就像一个黑洞一样,它的里面正是通往另外一个世界的入口。

    “小姑娘,告诉姐姐,真的是鸟吗?你没逗姐姐开心吧……”

    转过脸,云小风便傻眼了。

    “什么小姑娘,我可是大姐姐……”李久久反问。

    四目相接之间,云小风真是有些纳闷,刚刚那个站在她面前的姑娘突然变成了穿着比基尼的李久久,她蹲在地上,抬着头用和刚刚那小姑娘一模一样的眼神看着云小风。

    “怎么会是你?”

    云小风向后一退,显然是被吓得心头一颤。

    “刚才的小姑娘呢?那个大眼睛水灵灵的小姑娘呢?”她一边质问一边疑惑道。

    “小姑娘?”李久久站起身,手上捏着一个黑色的东西递给云小风边说,“你真是奇怪。这里哪里有小姑娘?我刚刚才来这儿的,这儿没有人的。”

    “真没有人?”

    “真的,我刚才还纳闷你在和谁说话呢……”

    轰隆——

    忽然,云小风的脑袋里突然炸开一阵响雷,她左右看了看,天空已经被黑幕遮得看不见一点儿微光,四下的灯光亮的有些虚假,似乎那些明亮的街灯都被某种诡异的力量吸去了一部分光泽,现在的它们,是无力地亮着的。

    “难道小姑娘是鬼魂?”云小风惊讶地自言自语道,“难道我又看见鬼了?”

    李久久在一旁奇怪地盯着云小风,她发现云小风像是变了一个人,她开始对这些神秘诡异的事情感到怪异了,似乎她对自己可以看见鬼怪很惊讶一样。

    “你怎么了?”李久久赶快拍着云小风瘦弱的肩膀说,“你怎么?会不会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儿了?小姑娘是小鬼,你害怕什么呢?这可不是我认识的云小风。”

    听着劝解,云小风痴呆地回头看着李久久,她无力地说:“我曾经做过一个梦,梦里满城都是鬼怪,我担心这个梦是……”

    她停顿一下,中间间隔了很久,眼神从远处的水池迂回到面前的李久久,如此往复几次,便又说:“我记得我曾经去过一个梦里,那个梦里我分不清哪儿才是现实,白舌老娘说通灵梦最弊端的缺点就是,容易混淆梦境与现实……”

    她说着突然听了下来,眼神在面前的李久久的眉心停了许久。

    “你说……”云小风向前走了一步,抬起手摸了摸李久久的肩膀,一个没留神,那个久久给的黑色东西掉落到地上,她微微一笑,轻声问道,“久久,我好害怕这个是梦,你说这里的这个世界,会是梦吗?”

    李久久看了看云小风,云小风又看了看李久久。似乎两个人用眼睛交流的一番一样,微微一笑,便走进了那个设置了更衣室的房子。

    “梦就别怕。”

    回去的路上,漆黑的夜幕下,李久久拉着云小风的手说,“如果是梦,你又害怕什么呢?也许你变成女人这事儿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梦呢。你还害怕吗?”

    云小风看着马路上的灯,有些惆怅。

    “那如果你们都是梦里的人,有一天我梦醒了,会不会孤独的要死?”

    李久久思索了一下,“嗯,应该不会吧。”

    “为什么?”

    没有后话,没过一会儿,他们便消失在夜幕的地平线中。

    (本章完)通灵之无子诅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