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3章 乌鸦
    “你们觉得那件事儿,会是鸟吗?”

    云小风坐在柜台里,看着面前的胡苗苗,边问:“如果真是从天空一头扎进水里,被水砸得血肉模糊,从而荡出一圈圈血痕的话,那么这只鸟会不会是被某个鬼怪附了身的?那附身的鬼怪有什么目的吗?”

    “嗯——不知道。”胡苗苗没有头绪的摇摇头说,“倘若是鬼怪复仇的话,它完全可以直接去寻找她要复仇的对象,然后把他干掉,利用小鸟,而且还一无所获,不仅没有达到复仇的目的,而且还给了那人一些警示,这真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呢。”

    “警示?”云小风忽然抓住了这个词语,她眼睛一亮,转头对正在看报纸的子牤说,“你说,鬼怪会不会就是在做某种警示活动?这样做无非是给那些人一些下马威?”

    “嗯——大概不是吧。”

    子牤眨了眨眼睛,将报纸翻开,正对着云小风说,“已经上报纸了,大泳池那边的教练死了,水中的血水是教练的腰间的开刀伤复发造成的,目前这个教练因为伤口感染,已经不幸去世了。”

    她将报纸折叠回去,一边叹息:“这个应该是一个秘密吧,应该是一个牵扯很大的事件。”

    云小风回过神时,她的思维仍然愣在刚刚教练死亡的讯息上,她奇怪地问:“报纸说是教练的旧伤复发?引起感染,进而大出血导致的血水?”云小风的表情越来越激奋,她根本不相信这会是那泳池血水的结局。

    “开刀的旧伤复发,那这个旧伤该有多新鲜才可能大出血的?”云小风摇摇头继续分析道,“负新伤的教员怎么可能会被允许去监督泳池?这显然不成立。会不会是那个场馆在隐瞒什么?”

    “隐瞒什么?”子牤睁大着眼睛奇怪道,“你认为这里有鬼怪?”

    “当然!”云小风瞬间激动起来,她连忙说,“我就碰见了,一个女孩子,才一米左右,”她边说边手舞足蹈地比了比高度,“她跟我说是鸟造成的,也是她说完话的瞬间,她就消失了!”

    “这么说……你的意思是?”胡苗苗问。

    “应该是鬼怪。”云小风说,“应该是某个复仇的鬼怪,而且这个教员死的也很蹊跷,这个场馆一定有内鬼!”

    翌日一早。

    云小风再次去了那个让人感到愤愤不平的地方,在大庭广众之下开启了法坛准备通灵一番,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来回尝试好几次。通灵的结果都是一片空白,似乎这里真没有出现过任何鬼怪一样。

    她收拾好装备,奇怪地看着那边的泳池,脑袋中不断回忆着当时那声“噗通”响后的情景。

    “血水一定是鸟的。”

    忽然,一个声音从她的背后传来,她转身一看,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人在说话,但她并没有掉以轻心,捏起脖子上的吊坠,准备寻找这个说话的鬼怪。

    “甭看了。是我。”

    忽然,一道红紫色的烟气从云小风不远地地方显现出来,云小风这下算是恍然大悟了。

    “原来是你!”

    云小风奇怪又愤懑道:“是你们做的?你们害死了一个无辜的人。”

    红姐哈哈一笑,一边踱步过去,一边轻声叹道:“你怎么就知道是我们了?我告诉你,我们从来不害好人你信不信?”

    随着红姐的向前逼近,云小风向后一退,双手抬起,一副反抗的攻击姿势,“不信,大王孤魂的部下怎么可能是好人?倘若你们从来不害好人,那为什么要离开白娘?这里才是你们应该待的地方,难道你真的就是那种……”

    说着,云小风停了下来,后面的词汇似乎很难出口,她便不再准备向下接去。

    “总之,大王孤魂和我是世仇,你为他效力就是和我为敌,我总有一天会要杀了你的,”云小风眨了眨眼睛,从口袋捏出一把红绳,似乎准备做出某种反抗动作似的。

    红姐依然向前走,微微一笑,便说:“相信吧,这个场馆里有个大魔头,你替我们找出来,我们替你消灭她,总之,我今天来并不是和你斗嘴的,”

    她说话的空挡,身体已经快贴到云小风的身上了,她右手慢慢捏起云小风手中的红绳,那是一把足足有十来根充满道气的红绳——顿时黑烟滚滚,红姐的手陷入了一片浓烟之中。

    云小风惊讶,她知道这种正邪的相冲可不是一般鬼怪可以承受的住的。红姐也只是一只树精,不管怎么强大,这种力量都可能会毁掉她得。小风向后退了一步,眼神恍惚道:“你……你干嘛?莫不是大王孤魂传授了一些可以应对法器的力量?”

    红绳骤然变成了黑绳,红姐叹了一口气,将其中最长的一根挑了出来,微微一笑,背过手去将自己披散的头发束了起来。

    “小风的东西,我还从来没有拥有过呢,这一根红绳就当你送我的吧。”

    扎了一个美美的马尾辫,红姐转身,向远处走了去。

    云小风清楚的看见她的右手已经被烫成原型,那干枯皲裂的皮肤,发红的血管和皮肉,她明显被伤了很重,但她到底为了什么呢?

    云小风痴呆着看着她,直到红紫色的烟气再次把她带走,云小风这才肯回过神。

    “我想血水一定是鸟的!”

    忽然,几乎同样的场景,同样的话语再次从云小风的背后传来,她回头,这次却并没有被惊讶到。

    “哦?你怎么知道?”

    “因为这个。”

    李久久从口袋里捏出那个黑色的东西。

    “这什么?你昨天给我的东西?”

    “对,”李久久再次将它递给云小风,说,“昨天你弄丢了,这东西是某种鸟的喙,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乌鸦的。”

    云小风听着,一边摆弄着这个被称为“喙”的东西,她没太注意乌鸦的喙是什么样的,不过她很确定这就是某种鸟类的喙。

    “你怎么知道是乌鸦的?黑色喙部的鸟类应该很多吧。”云小风质问道,“应不应该拿去学校检验检验?”

    李久久邪魅一笑,似乎胸有成竹地样子。

    “不不,你看到这个你就知道了。”

    李久久从身上捏出一只羽毛,通黑色的,上面还有一些血渍。

    “这是乌鸦的羽毛,而且还是在聂缘的尸体旁边发现的。”

    (本章完)通灵之无子诅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