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 李久久的梦
    “哦?这么巧?”云小风接过李久久手中的羽毛,仔细打量几番,轻声又说:“这东西在聂缘的尸体身边发现的,为什么我不知道呢?你当初为什么没和我说?”

    李久久被问地一怔,她轻微一笑,将目光落在羽毛上的点点血渍上,忽而她竟看见那血渍跳动了一下。

    奇怪,怎么会跳?

    她又看了几眼,忽然觉得那血渍像是有某种魔力,正将她往一个神秘的地方带去。

    “谁说是我和你一起去的时候发现的?”她摆了摆落在膝盖上的黑白条纹短裙的裙摆,一副清纯可爱的样子看着云小风,“那是你正忙着调查日本石像公园时,我去那里找证据发现的。聂缘的尸体被警局带走了,但是他的旁边散落了这只羽毛,不多不少正好只有一只,所以我就将它带了回来。”

    云小风继续打量着羽毛,目光里满是疑惑和无解,看了好一会儿,抬头说:“那天的瓢泼大雨,一起探寻古老石像的秘密,我们同在伞下,是我们最好的邂逅……”

    “什么?你在说什么?”

    李久久看着正在胡言乱语的云小风,有些纳闷,她听过与此相似的话语,那就是聂缘给千子写的半封未寄出的信件,但似乎信中的字句和云小风说的话有些出入,这也是久久纳闷的地方。

    “难道你查到了什么吗?”她向前走了一步,又问。

    “是吗?”

    云小风却邪魅一笑,自顾自地开始向泳池旁边的那个巨大场馆走去。

    “我们有梅雨时节的美好邂逅,他们有诡秘又妖异的探秘邂逅,如果说我们这儿是一个充满神话和传奇的地方,那日本真可说是一个充满妖异和诡秘的国度。”

    走进场馆,云小风一边说着。

    场馆里有个巨大的室内喷泉,上面有水晶似的发光灯管,每到夜里都会闪闪发光,进门的左右两侧各有一个长廊,一边通向西侧的厢房,也可以说是为了外来旅游者特地建设的露宿地点,只不过比一般宾馆近便且豪华一些,另一边通往东侧,那边的长廊里满是奇怪地壁画,比起这是一个游泳场馆来说,那儿更像一个艺术展览中心,墙上有西方神话的画像,还有一些从没见过的艺术展览品,总之,这里充满着肃穆又神秘的气息。

    “西方的神话中,大多讲述着男人和女人,家人和家人之间的纲常问题,用最隐晦的东西、暴露的写法表达对其的嘲讽目的,但是,这真的有意义吗?”李久久看着那些壁画,咂了咂嘴吧,似乎她并不能理解西方对纲常的认识。

    云小风看了她一眼,嘿嘿一笑说:“哦,这么说,你很在意所谓的纲常关系?”

    “当然。”她眉毛一立,似乎非常在意,“不过说来,这个和聂缘有关系吗?”她一边说,一边看看壁画,忽而又看看云小风。

    云小风自然是十分释然,她的每一步每一眼似乎都包含着某种无源头的自信。

    “我当然知道这些有关联。”云小风一笑说,“如果我说,聂缘是学生,千子是老师,你相信吗?”

    她向走廊深处走去,似乎这个长廊会同样某个不为人所知的地方一样,可能是天堂,也可能是……地狱。

    “你的意思是……师生恋?”李久久问道。

    自然,对师生恋来说,这种行为仍然是对伦理纲常的迫害,而对李久久这种思想古板的女孩儿来说,这也真是触碰了红灯区了。她微微苦笑一下,唯唯诺诺道:“哈……我自然可以接受呢……”

    她说的咬牙切齿,云小风从她的语气以及慌乱的眼光里看出了什么,那种东西就像被强势拘禁起来的魔鬼,她时刻都想爆发,倾尽所有来一场痛快的批判。

    “你可以接受吗?这可是乱了纲常呢……俗称……乱……伦。”

    轰得一下,李久久的整个脑袋都炸开了,她似乎被什么东西戳中了心扉。

    “乱……乱什么?”

    “咔”——

    周围的灯光瞬间关闭,整个世界的光亮都被这个漆黑的场馆吞噬,李久久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怎么了?怎么回事?

    李久久浑身一个机灵地抖擞,似乎觉出了什么不妙的事情即将发生。

    “云小……云小风?”

    她伸手向面前的黑暗摸了摸,伸手不见五指的东侧走廊变得空泛又狭窄,她莫不是撞了邪了?

    她向前走了一步,忽然,脚尖似乎顶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忽而身后生起一股巨大的力量,她没顾得反应,身子一斜倒在了地上。

    闭眼睁眼的一瞬间,年前出现一个泛着光晕的人影,李久久眨眨眼定睛一看——云小风。

    “小风是你?”她忽然喊起来,像是找到了救星。

    “久久很害怕吗?”

    云小风说话了,但她的声音似乎十分空灵,这种感觉就像正同一个灵魂讲话一样。

    “久久心中压抑了很多事情,能否和我一说呢?”

    李久久抬头又低头,困窘的表情似乎真隐藏了许多不可言说的秘密。“我……”她支支吾吾到,“我也不知道。我……”

    “你有阴影对吧……你害怕如此的东西……”泛光的云小风邪魅的眼神就像看破了一切,她浅浅地又说,“记得肖安吗?肖安和沈黔是姐姐和弟弟呢,但案件调查的结尾,你突然回去了老家,我想这并不是一个偶然吧。”

    “你……”李久久抬头看了一眼云小风,眉头皱了皱,“你怎么知道?”

    “哼哼……我不仅知道结果,我还知道为什么呢。”云小风悄悄说,“你害怕接受如此的乱了纲常的事件,其实肖安和沈黔的事情你早就调查清楚了,并且,你从知道肖安的父亲和沈黔母亲的不伦情感后就已经对那个案件感到排斥了,”云小风停下话语,观察一下久久的表情,继续说,“你从那时候就开始逃避,准备计划回家的计划了,对吧,你的家人对你很冷漠,如果我没猜错,你是否尽力过什么生死抉择?”

    李久久的表情逐渐崩溃,她深深地明白,云小风说的一切都是她那时的真实的想法,她唯一没有料到的就是,那些东西竟被云小风揣摩得一清二楚。

    “是……是的。”李久久有些失落地说,忽而抬头一看,面前的云小风逐渐暗下光泽,没一会儿就融入了这片漆黑的世界。

    “可是……你所谓的生死抉择是什么?”

    “咔”——

    灯火瞬间明亮,没有来得及适应强光的李久久猛然闭上眼睛,再次睁眼,世界已然不同了。

    “这是哪里?”她看着洁白的天花板问。

    “这是……这是医院。”云小风回答。

    (本章完)通灵之无子诅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