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正和邪
    “谁?你说是谁?”云小风有些调侃意思地质问道,“房间里就只有我和她两个人,谁说,不都是你的姐妹说?”

    胡苗苗眼睛一斜,微微嬉笑道,“那真是对不住,我见外了。”

    “就是,真见外……”子牤也跟着说。

    上好药膏。

    云小风有些疑惑,从旁边拿起一本书边看边问:“你们说,这白舌老娘是不是老糊涂了?最近疑神疑鬼的?”

    “这可别乱说……嘘。”

    听见如此不尊敬老娘的话语,一旁的胡苗苗连忙纠正说,“可能是红姐和梨姐连续离开,导致她老人家心神疲惫了,你说这两个都是她手下首批收纳的帮手,应该可以成为左膀右臂了,这说走就走,她能不郁闷吗?”说完,她收拾好医药箱,坐在她两的床边,发愣着。

    “是吗……”

    云小风看了一眼胡苗苗。

    “真的吗……”

    她又看了一眼子牤。她的眼神里满是不可说的东西,有些极端地猜想,但她并不想说出来。

    “你们说说,梨姐和红姐为什么说走就走?还有一点儿很奇怪,”云小风说着看了看门外,那个黑暗的楼道里似乎有某双眼睛睁盯着她。

    “我很奇怪,怎么佩琪不见了?这么久了,我没见着她呢……”云小风继续说。

    胡苗苗眼睛一亮,“佩琪?”她说,“我也很久没见过她,可能去执行任务了吧。”

    “执行任务?执行谁的任务?”

    忽然,一直不说话的子牤突然沉郁地开口了,她得语气里明显有些怨恨的意思。

    “什么意思?”

    子牤看了看胡苗苗,又看了看云小风,看到发问地云小风一脸茫然,便继续说:“莫不是和梨雨一起私奔了。”

    “何出此言?”

    “猜的。”子牤不正经地斜着脑袋看向一边。

    就在此时,云小风的电脑突然叮咚一生响了起来,她抬头顺势看去,又是如此,电脑的屏幕密码并没有输入,而电脑屏幕已经被解开。

    “又是她。”

    云小风坐起身,从床上挪到离电脑近一些的位置,仔细看了看电脑的状态栏,果然,那里正闪烁着一个亮色的邮件图标。

    “果然又是她。”云小风站起身,向那电脑走去。

    “是谁?”胡苗苗问。

    “嗯——”云小风一边将邮件打开,一边坐在椅子上慢条斯理地讲道,“是一个我明天要见面的人,听说那个人叫……田岛千子。”

    邮件打开了,上面显些一行字:亲爱的你,可能是上天选择了我两的相遇,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们好好认识一次好吗?

    某年某月,田岛千子。

    消息很简单,但这如同情书一般的字句着实让人感到意外,云小风盯着这句话,看了又看,同样纳闷起来。

    “她是个日本人?”胡苗苗也凑了过来,眼神留意到那封邮件上。

    “我想……应该是的。”

    “应该?”

    云小风不再说话,从桌子的抽屉里捏出一沓报纸和资料,上面都是一些可怕的石像报道,巨大的标题大多都是血红的裂痕字体,看着让人背后生起几分凉意。

    “这是关于日本石像公园的报道,大多都是消极的负面消息,最重要的是……有人说那里闹过鬼!”

    云小风翻开一张明显可以看到公园全景的日本报纸,这是日文原版报纸,那图片上为了夺取眼球而设计的阴森灰暗的色调让人不寒而栗,一个个人一样的石像做着各式各样的动作,他们就像被石化过的真人一样,栩栩如生的表情让人恐惧,害怕他们的石头的躯体里会钻进某个让人恐怖的灵魂,继而,他们如同石破天惊一般复活过来,让人恐怖到窒息的地界。

    “石像公园?”胡苗苗看着上面的字儿,有些奇怪了,“你的意思,你明天要去的地方就是这里?你要会面的人就是田岛千子?可是这公园可在遥远的东洋,你怎么去?飞吗?”

    云小风转眼看了她一眼,有些无奈地说:“这自然不会飞着去,我走着去呢。”她说着,从口袋里捏出一张照片,这照片是李久久曾经在大泳池旁边留下的,她的自拍照片里留下了一个女人的样子——那个穿着白色比基尼的女人。

    “李久久的照片?”

    “不不,是田岛千子的照片。”

    云小风指了指照片背景的那个美到窒息的女人,“就是她,李久久的洞察力很强,她离开的时候没有给我留下任何东西,这张照片真是承载了她不少心血了。”

    “你什么意思?”

    云小风看了看胡苗苗,悄悄地说:“你猜为什么李久久会如此痴迷于我吗?因为她喜欢断案,我也喜欢断案。我很佩服她,她总是能找到我找不到的线索,留意我留意不到的细节,其实她更应该胜任我在白娘组织里的职位。”

    “哦?这么说,她走了,你就失去了一个帮手喽?”胡苗苗又问,

    “不,不是帮手。”云小风将照片收了起来,眼睛看向屏幕,说,“是知音。”

    其实。

    就在同样的城市那头。

    巨大的黑森林里面,那片蓝色红色花朵包围的巨大古树里,李久久正接受这一个新的名号继续生活着——她挥舞着背后的两只巨大翅膀,眼神看向一边,红姐从桌上捏起一只金色的手镯,轻轻为她扣上,就在下一秒即将到来的时候,她就被冠名为“蝶魅”继续生活下去,也自此以后,“李久久”这个人,将不复存在。

    在城市中的黑暗角落,也有妖异的事情发生着。吹着短笛的房间里,梨雨看着顾艺姿,顾艺姿看着面前的两个小孩儿,这个男孩儿,一个女孩儿。

    顾艺姿说:“那个男人和女人的孩子应该已经去了该去的地方,不过说,红姐真是心大,将自己的孩子拿给我做任务,她不怕吗?”

    “她当然怕。”一旁的梨雨笑了笑说,短笛的声音瞬间停止,“她就是口是心非,对谁都是,倘若她不怕,就不会让我来这里监督你了。”

    说罢,她又吹起了短笛,黑色的房间里两个孩子嘤嘤睡声绕耳,顾艺姿抱起一个那个男孩儿,他的额头上有一道巨大的伤疤,这就是那个用来吓唬不贞女的孩子。

    顾艺姿一停,对那片黑幕说:“我和梨雨要去完成任务了,你呢,就帮帮你的好妹妹小风,照顾她的女儿吧。”

    “咔……”

    门关上了,黑暗中走出一个穿着猫儿卫衣的女人,她长长的头发附在孩子的肚子上,她将她抱了起来。

    (本章完)通灵之无子诅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