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 救赎
    “你要干什么?”

    房间里的床上半卧着那个女人,她似乎并没有害怕和伤心,她的眼睛里更多的是反抗和攻击。

    她要干什么?

    这边的黑暗中,那个抱着红姐孩子的顾艺姿也在思考着同样的问题。

    蓝色的窗帘代表犹豫,明快色调的墙纸上写满了对世俗的厌烦和斗争。

    “她要干什么?”

    “她?”

    “不知道。”

    顾艺姿向前走了一步,从黑暗的角落里走到有灯光照耀的地方。

    “你的孩子。”她举着那个孩子说,“你的孩子并没有死,她在我的手里。你要看看吗?”

    女人有些发愣,她早就对这些麻木了,“我的孩子?”她摇摇头,“我有孩子吗?”她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不!那不是我的孩子……那是男人的孩子!”

    “你丈夫死掉了,知道吗?”

    房间里,顾艺姿看着床上的她,她孤独又无助,似乎世界都和她是对立的,她被整个人间所排斥。

    “你丈夫死掉了,你知道吗?”顾艺姿又问了一遍。

    女人微微动容,眼神向顾艺姿手中的孩子看了看,“丈夫?”她摇摇头,有些疑惑,“我……我有丈夫吗?”

    恍然……

    就在那一瞬间,她的眉眼顿时开阔,她起初毫无光泽的眼神现在闪着若隐若现的期待。

    “你当然有。”

    顾艺姿又向前走了几步,就在床头的位置,她将怀中孩子放在床边。孩子的嘤嘤吭声让顾艺姿有些担心,她害怕这个患上失心疯的女人会对这个孩子做出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你到底为什么要离开他,跟他一起?”顾艺姿浅浅地问。

    女人的眼睛从孩子可爱的笑容上挪开,一直划到顾艺姿的位置,这才停下来了。

    顾艺姿的手上捏着一张男人的照片——那个被当街打伤的男人。

    “因为……”

    女人动了动,看着那照片里的男人,有些动容。

    “为什么?”

    “因为……因为他说,他能给我一个不一样的人生……”女人唯唯诺诺道。

    “嗯……”顾艺姿收拾照片,女人将目光重新看向那孩子,这个孩子真是可爱,她也没想到,自己曾经也是一个做过母亲的人,甚至有些疑惑,为什么当初没有注意到他呢?

    女人的身体慢慢浮起,双手呈一个打开的姿势,那充满母亲味道的温暖怀抱极度需要不停嘤嘤蠕动的孩子来填充。

    越来越近……

    她就要抱到孩子了……

    “等等……”

    忽然,安静又诡异的气氛突然被打破。

    “现在你还不能靠近她。”

    顾艺姿迅速将孩子抱了起来,女人扑了个空。

    “为……为什么?”她抬起头,疑惑地问。

    “因为……”顾艺姿转头看了看梨雨,有些无奈道,“因为我要带你去见一个人……”

    “见谁?”

    轰隆——

    阴暗的天空中响起一阵惊雷,房间里的蓝色窗帘被风吹得左右摇摆,瞬间,世界变了。

    女人瞬间被传送到一个她从来都没有来过的地方。

    这里的天是黑色的。

    这里的地没有光亮。

    就像地狱一样,四处的寒风刺骨,不知道从哪儿传来的鬼哭狼嚎在她的耳边左右萦绕。眼前的顾艺姿和梨雨瞬间消失,这个奇怪又诡异的地方就只剩她一个人了。

    “嘿,妹哥儿。”

    熟悉的声音。

    这种声音瞬间让她觉得心头一颤,似乎还有一种奇怪的想法——“假如可以重来,我可不可以洗去我所有的罪过?”

    一道灿白的泪痕从她发黑的脸颊上流下,似乎她此生的所有能量都汇成这两行眼泪。

    “妹哥儿,是我,你来吗?”

    周围的黑雾慢慢散开,这儿是一片黑森林,森林中的道路中走着一个帅气的男人,他一身西装革履,想这个女人慢慢踱步走来。

    “你是……”

    “嘘……我是你老公呢。”

    面对面,四目相视。

    这似乎是一个梦,女人在哪个现实世界,狠心推掉老公再次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她有些意外,她想张开怀抱,却发现怀抱变得万分空荡——“我……我会不会对不起他?”她突然愣住,眼睛要男人的面前左右晃动——没错,她同样也放弃了他的孩子。

    “我……我对不起……”

    “嘘……别说……”

    男人温柔的声音将女人团团包围,男人将她抱住,轻轻地说:“妹哥儿,我不知道你发生过什么,我也不知道你经历过多少内心的折磨,不过……我还是会接受你的。”

    “为什么?”女人早就泣不成声。

    “因为。”

    “因为你是我老婆。”

    轰隆……

    一声巨雷再次响起。

    世界变成了现实。

    那个女人浅浅地在梦中和她的原配丈夫幽会着,她躺在那张曾经犯过无数错误的大床上,房间里的台灯下坐着两个人,顾艺姿摇晃着孩子,梨雨悄悄问她:“她为什么会做出那样匪夷所思的选择?”

    “因为……”顾艺姿停了一下,“大概是因为**吧,金钱,权利或者是性。”

    “金钱?权利?”梨雨摸了摸下巴,有些奇怪,“对女人来说,还会有性一说嘛?”她显然有些奇怪。

    顾艺姿一笑,“哈哈,当然,我也不知道,我也不是女人,因为我也还是一个女生呢,好多事情我都没尝试过,自然也不懂真正女人们内心的**呢。”

    她话锋一转,看着床上的女人说:“真是难抉择,这就是好男人不会骗女人,不会说花言巧语寻女人开心,自然就被说没有情调,而坏男人呢,就相反,他们有一万种方法让你笑的搞不拢嘴,最后让你合不拢腿,然而结局如何,就不知晓了。”

    “可是她的丈夫已经死了,不管从什么方面说,她都是有罪的呢。”梨雨接着说。

    “这是一场活的武大郎传奇,当然没什么可以讲的喽。”顾艺姿一边摇晃着孩子,一边回道,“当年潘金莲毒杀武大郎的时候,她心里也很纠结呢。”

    “你的意思……你正在为女人开脱?”梨雨脸色一白,有些纳闷道。

    “自然不是。”顾艺姿说,“她虽然杀害了丈夫,但善恶总会有报答的。”

    “为何这样说?”

    “因为,每个人心中都会有明亮的一块地方的,倘若女人已经寻找到她那片明亮的地方的话,她应该不想再醒来了吧……”

    她转头看了一眼床上熟睡的女人,忽然间,她靠在床沿的手向下一滑,随着重力,在空中左右摆动起来。

    “好了,我想……她已经选择了吧。”

    话音刚落。

    顾艺姿便站起了身,将放在手边的镰刀举了起来,微微一笑,将女人的头颅和灵魂一同收割了下来。

    (本章完)通灵之无子诅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