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 自寻短见
    深山中的高速车祸,警车来的很迟。



    借着车祸留下的巨亮车灯,云小风跟着鬼精眼一路逃到不远的小道上。



    这时天空飘起小雨,世界有些寒冷,道路泥泞,由于车祸,云小风浑身沾染着灰尘和污渍。



    站在进城镇的路牌下,取下身后的粉色背包,从里面搜索到一张身份证,摸了摸被灰末遮盖的照片,上面是个非常漂亮的姑娘,照片边的姓名栏显立出“边薇”两字。



    显然,她现在的身份便是个叫做“边薇”的姑娘。



    “那么好,我从此就叫边薇了!”云小风呼了一口气,转头看向身后百米远的地方,那边由于车祸,发生的火灾映红了半边天。云小风盯着那里,那是她重生的起点,她忘却了自己的过去,站在也将重新活过来,只不过是替代另外一个人罢了。



    三日后。



    清晰又泥泞的小道上行着边薇的背影,顺着小道走进学校的后园,一双粉色的球鞋被泥泞污浊得有些难堪,她走在一颗树下,在水泥做的围栏下轻轻跺了两脚,一边嘴中还轻轻念道着什么。



    “哒”一声,耳边的一声异响惊动了云小风的目光。



    她左右一看,忽然风一般地躲在了大树的背面。此时此刻,她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遥远的针叶松下,那边晃动着一个身影,后背靠着针叶松的枝干,手里捏着个巨大的松果,地上还有一个破损过的残骸,大概刚刚的那一声异响便是从他脚下传来的吧。



    “这个人在干什么?”边薇歪斜着嘴巴,注意力尤其集中地看着面前那个男人,他是谁?为什么这样神秘?



    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进去边薇的身体里后,云小风的神经变得异常紧绷。



    她觉着所有人似乎都是藏着秘密的,甚至于,她觉得所有人都要揭穿她不是真正的边薇一般。



    飒飒——



    边薇从大树下悄然走出,她的眼睛恍然变得镇定,她开始自信地向前走着。



    “等等——”



    忽然,就当她快要经过那个背靠松树的男人时,她被叫住了。



    糟糕——怎么怎么回事?



    他是认识我吗?



    还是我是一只狐鬼的秘密露馅了?



    怎么办,



    怎么办……



    藏在边薇身体下的云小风突然炸毛起来,外边呆住,但谁又发现,内心下的她已经慌张地快要死掉了。



    “你是……”



    转过头,眼皮眨了眨,刚要礼貌似的询问两句时。



    那男人却已经和另外一个女人搭上话来。



    “你为什么见着我就躲开呢?”那男人浅浅地问道,手中的松果在他的指尖左右晃动。



    这落叶松的松果真不漂亮,想必以它为食的小松鼠都不会为之动容的。



    “哦,真对不起,秦老师,您交给我的任务……”那边的女生非常委屈,隐约可见,她的脸颊被尴尬冲的红嘟嘟的。



    她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真对不起,您交给我的任务我没有完成,路易斯鲁特的画像我仍然不会画,更别提做他的蜡像了,对不起老师,我真的能力有限,我真的做不到……”



    女人的眼神里满是奇怪的光亮,边薇稍微一愣,这才缓过神来。



    呦,呵呵。原来不是叫住自己啊。



    边薇松下一口气,脚步顿了顿,还故意投去埋怨的目光。



    咂——



    忽然,从天而降的一颗松果正中边薇的脑袋,她在出发前专门扎的一朵头花被砸掉在

    地上,她又是一愣。



    “噗,真是晦气!”



    她弯下腰,在目光倒转的瞬间,她竟然看出了端倪!



    那是一只……



    一只什么鬼怪?



    云小风暂停些许,心中的疑惑顿时爆炸开来。



    “她是……”



    她将头花拾了起来,眼睛再次看向那边的一男一女。



    “红色的边框,蓝色的发丝,眼眸空洞,灵魂抽空。她是……”



    云小风竟然不自觉的念出了她所见到的一切。



    没错!这就是刚刚弯腰时,她眼中那个女人!



    她也是一只鬼怪吗?



    边薇眨了眨眼睛,很显然,她知道,只有鬼怪才能看清躲在人类面庞下的的真实灵魂,当然,倘若那个人没有灵魂,作为狐鬼的她自然可以看清。



    她晃动着身子,飞快一闪,躲在一旁的一颗巨大柏树下,显然,那边的那个诡异的女人已经吸引住她的目光了。



    “老师,我可以放弃吗?”女人摇摇头困窘的说,“我的心似乎已经死掉了,我不想继续下去了,这个世界真苦,我回去可以吗?”



    回去?



    这个世界?



    将这一番话完全听在耳朵里的边薇细细琢磨起来。



    “既然鬼怪本一家,莫非她真的也是一只鬼怪?可是,她会是什么鬼怪呢?她又为什么会闯到人类的世界呢?莫非,是为了和自己一样的目的?”边薇眨了眨眼睛,浅浅地看着她,心中不断揣测这那女人的真实意图。



    傍晚。



    初晴的夜,星光渐渐显现,月出东方,银色的光芒铺满整座路易斯校园园区。



    在银色与黑色交汇的位置,站着白天那个楚楚可怜的女人。而在女人身后的某个角落,也正站着那个躲在边薇身体里的云小风。



    女人抬头对月,一手擎着一只紫蓝色的花朵,谁也不知道她要干嘛。



    空空的园区,那女人轻轻地念着:“淅沥清泞的道路,神秘的古老传说,远古的幽灵受命寄托坚硬的躯壳,尝遍人世间的冷暖情仇,从生到死,从花开到花谢……”



    “飒……”



    轻微的花朵竟掷地有声,紫蓝色的花瓣触地散落,就像玻璃与地面的亲密接触,四散开来的花瓣如同玻璃一样反射这惨白的月光。



    “飒……”



    又是一声风吹。



    “她……她要干嘛?”



    边薇眨了眨眼睛,身体变得蠢蠢欲动。



    “她要……”



    边薇止不住向前走出一步,身子从漆黑的幕布里探进银白色的世界,她隐隐开始担心。



    “要自杀吗?”



    鬼怪自杀,万劫不复,她深深知道,鬼怪若是死去,她将永远也不能复活,没有六道轮回,只有堕入漫无目的的虚无世界,那里才是真正的地狱!



    “喂……等等!”



    惨白的月光下,一道鲜红的血流从黑暗的地方流出,直到接触了银白如霜的地面,却忽然像是静止了。



    “你为什么要死……活着这么难吗?”



    顺着银白色的路,云小风抱着女人向最近的医务室奔去。



    “可是,你为什么又要救我……死去也很难吗?”



    她虚弱地回答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