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 与千子的相识
    “你为什么救我?”



    病床上,那个傻傻的女人看着一旁撑着脑袋打量她的边薇,有些纳闷。



    对于她这个认为生活已经没了乐趣的女孩儿,本想用死去来结束自己暂时难以承受痛苦的人生,这无非是最好的一种解脱,但似乎命运已经冷酷到让她连死亡都难以做到。



    没爱了。



    没救了。



    对于她来说,接下来的事情就只剩下苟苟的活下去。



    难受,



    这无非是比死亡还难受。



    “你……你为什么要救我……”



    变成边薇的云小风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此时此刻的她似乎也在为昨晚的那种冲动的做法而反省。



    我为什么要救她?



    我是谁?我云小风,我是一只狐鬼,我是一个偷用了别人身体的妖怪,救了别人,难道不会败露自己的身份吗?



    她抬起头,有些无力。



    “我只不过认为活着很重要而已,救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边薇眨了眨眼睛说。



    “活着重要吗?”女人微微抬起头,却忽然笑了一下,“你叫什么名字?你听说过田岛千子吗?”



    边薇眼睛一亮,她的心脏突然一动,似乎被什么吸引住了。



    “我叫……边薇。”边薇差点儿说出了自己是云小风这样话,定了定又惊讶地回道,“田岛千子?你是日本人?”



    “不,当然不是。”千子微微一笑,表情生出一种莫名的诡异,又说:“当然不是,我跟你说一个秘密,你信吗?”



    边薇将腰板立起来,眼睛看向一边,有些新奇地看着她,示意让继续说。



    “悄悄跟你讲哦,我可是……”她下意识地靠近边薇的耳朵,“我是一个石像鬼,你信吗?”



    石像鬼?



    边薇心底的石头总算是落下来了。



    “你真大胆,”



    边薇困窘一愣,从她的粉色背包里捏出一张卡片来,“你竟然能跟一个陌生人说出自己的身份,”她将卡片递了过去,表情微微变得随和,“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给别人说,如此重要的秘密。”



    接过卡片,田岛千子仔细看了看卡片上的字迹,那是一串数字加上英文的名片,上面的字并不是边薇,旁边的照片也不是边薇,而是一个豆眉复眼一副女鬼相貌的女人。



    “这个才是我,路易高速发生了两场大车祸,我死在第一场,而边薇死在第二场,而我,就在第二场车祸之前进入了边薇的身体,”说着,她飞快夺过千子手中的名片,眼睛一瞪,小声说,“所以说,我也是一个鬼怪,我现在的任务就是替边薇走完她剩下的余生。”



    “哦?是真的吗?”



    千子显然十分关系,她的样子就像碰到了有缘人一般,她赶快又说:“那么你真是一个好人呢,帮助别人活下去,牺牲了自己,可以说你很伟大呢!”



    “伟大么?”边薇摇摇头,“我也不过是个贪生怕死之徒罢了,没有你伟大,说死就死,说割腕就割腕,说说吧,你为什么而死?难不成就是白天所说的画不成路易斯特鲁的画像?这应该不是你致命的痛处吧。”



    >

    听到有人问他为什么而死,田岛千子忽然就变得闭塞,似乎这就是一个禁区,容不得别人去触碰一般。



    见千子半天没有回答,边薇嬉笑着又问:“为情为爱?该不会是为家庭吧!”



    边薇摇摇头,苦思冥想,似乎也只能想出这几种可能了,倘若还不是,那么就真猜不出她到底为什么而死了。



    “你不会爱上了一个人类,然后那人类将你甩掉了吧。”边薇继续问道。



    就在他们目光交错的刹那,边薇忽然发现一个奇怪的细节——她隐隐看见,千子的眼珠上似乎有一个奇怪的胎记,花朵状,恍然看又像戴了美瞳,仔细看又让人心生畏惧,那就像刺青一般印在她得眼球上。



    “你在看什么?”田岛千子被看得一阵娇羞。



    边薇这才恍然回神,她狠狠摇摇头,却一副高调的样子反问道:“你还没告诉我是不是因为爱情寻死呢!”



    她嗤了一口气,又继续道:“不管你说不说,我都想告诉你,倘若你因为爱情,那可真的不值得,你想想,爱情就像买卖,他不买了,你还卖什么?烂在心底,腐臭自己闻,值?要我说就是这样,爱千万别付出真心,点到为止便行了,这样离开不心痛,继续也不突兀,总之分分合合不会感情用事就对了,你说,是不?”



    田岛千子看着边薇一副老生常谈的样子,有些纳闷,她甚至还笑了笑,边薇问她笑什么,她就咳嗽两声,眼睛看向一边说:“咳咳,边薇奥不不……是云……云……云什么来着?”



    “……云小风,笨蛋,你还是叫我边薇的好,云小风死去的报纸不久就会刊登的,我可不想惹是生非……”



    千子又是一笑,继续道:“好啦好啦,边薇边薇,你真是一个情圣呢,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看你年龄不大,经历这么丰富?我突然很好奇你到底经历过什么了呢!”



    “呵……”边薇向后退了退,却呵呵一笑说,“那可就无可奉告了,车祸把我的记忆带走了很多,我现在连我妈都不知道长什么样了呢!”



    “什么?你失忆了啊!那你怎么办?你会不会连家都不知道怎么去了?”



    “那倒不至于,我会打电话询问嘛。”



    “询问?你的电话不是边薇的吗?那你的父母怎么办?”



    “我的父母?”边薇一愣,轻轻叹了一口气,便说,“算了,反正我生前也是一个女儿,总要嫁人的,就当我嫁人了就行了,再说,我的死亡通知书恐怕都难寄给他们了呢,不着急不着急。”



    千子撇了撇嘴:“你,可真是别致的女孩儿……”



    三天后出了院。



    边薇也渐渐忘记了自己原本就连云小风的事实,她似乎根本不对那个死去的云小风抱有任何想法,渐渐的也就淡漠了。



    冬婵咖啡厅。



    边薇早早地等着约会而来的千子。看了看腕表,似乎千子这次迟到了很久。



    “叮咚……”一声,



    边薇抬头一看,一袭蓝色身影点亮了她的眼球。



    “真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千子慢慢走了过来,从包里捏出一个黏土娃娃,那是一个别致的日本娃娃,长相憨态可掬,非常适合摆在书桌或者床头柜之上。



    “给你。”她千子将它递给边薇,一边坐在对面的座位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