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从生到死
    <>“孩子……”

    那个老奶奶忽然在她的耳边轻轻劝导起来。

    “别怕,你看我,我教你啊……”她轻轻说。

    云小风斜眼看去,之间老奶奶举手将刺刀对准天空那张鬼脸的眼睛,一个抛刺,便将它扔了出去。

    “咚”的一声,那只刺刀拐杖深深插进了那张巨脸的右眼上,瞬间,那只受伤的眼睛就如破裂的水管一般喷涌出让人难以直视的黑红色血液来,从半空中一泻而下,滴落在地面上这片清澈的湖水之中。

    忽而,天边的那张脸开始桀桀怪笑起来,闪亮的光辉从她那只破碎的眼睛里传出,那就像一个洞口,她就像一片画片,刺刀刺破了她的右眼,也直接透过了对面世界的光亮。

    “哈哈哈……”

    她继续笑着。

    她得血液流的越来越猛,刺刀刺破的地方被冲垮得越来越大,她……

    没一会儿,她的整个脸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涌着鲜血的窟窿,世界另一端的光亮也完全照射过来——等等,她像是看见了什么……

    是个女人。长得很漂亮。

    她手里捏着一个陶瓷娃娃,她要干什么?

    “边薇……边薇……醒醒,醒醒……我把娃娃修好了,修好了……”

    迷迷糊糊,这个声音就穿了过来。

    转瞬之间,世界变了,脚底的水面没了,天上的鬼脸也消失了,自己也从蹲着的姿势变成了躺着,面前站着那个拿着陶瓷娃娃的千子。

    “边薇,陶瓷娃娃修好了,你看,你看……”

    千子晃动着手上的娃娃,一边示意她看,她的样子似乎非常着急,似乎出了什么大事一般。

    边薇轻轻举起手,捏住那只娃娃,千子耐心又激动地看着这一幕,直到娃娃脱离了她的手,她才恍然轻松下来。

    “你吓死我了,你怎么晕倒了?”千子坐在一旁,轻轻地说,“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要救我了,你真伟大。”她说着,嘴角却抽了抽,似乎有些感动地样子。

    边薇捏着娃娃的手还有些无力,她轻轻将它放在自己的腹部,立正着对着自己看,娃娃很漂亮,是个很东方的娃娃,她并不像东洋的娃娃,想必这个娃娃是她特地为自己制作的吧。

    想到这儿,她嘿嘿一笑,扭头往千子的位置一看,轻声说:“千子真是可爱,做出的娃娃都这么可爱……”她抿嘴一笑,目光再次转向娃娃,“不过呢,你说我很伟大,我可真不敢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再说,你不也救了我吗?一命抵一命喽,嘿嘿……”

    “是这样的吗?”千子的眼睛里忽然闪过一丝怀疑的神色,忽而又消失不见,“你爱惜生命一定是因为这些原因吧。”她从一旁的柜子里掏出一张狡辩报告来,边说,“你的红细胞是常人三分之一,你的骨髓得了癌症,虽然是早期,但你没有能力去为自己做续命手术。”

    她哽咽一下,从旁边又捏出一张纸,上面写了四个电话,备注分别是爸爸,妈妈,舅舅和叔母,她指着纸说:“虽然我不知道你走进这副身体之后知不知道这些,但我很确定,现在的你,现在的边薇是真正的孤单一人,你的所有亲人在那场车祸通通死去了……这些是他们的电话,我拨通过去,是一位警察接通的。”

    “什么?”

    边薇眨了眨眼睛,似乎听到这些也很惊讶。

    “你说,我孤独无依,而且还身患绝症了?”她激动地微微拗起身,腹部的娃娃向旁边一倒,险些再次摔在地板上。

    “我……”

    千子看了暂时语塞的边薇,眨了眨眼睛,又摇了摇头,说,“你的意思,你也不知道这些情况?可是你是一个爱惜生命的人啊,你怎么可以接受自己的现状?”千子的话语渐渐变音,偶尔还听出了几句日文的词语来。

    当然,这确实是对“贪生怕死”的云小风一记重击,这就是好不容易活了过来,却突然又要接受死神的洗礼一样,简直如同上天给她开地一个巨大玩笑一般。

    这可怎么办?自己又要死了,这可怎么办?

    要换身体吗?

    对……换身体!

    躲在边薇身体下的云小风突然想到一个办法……

    七天后安全出院。

    边薇跟着千子去了她的家。金色的烈日高高挂在天上,幸好千子家里有让人觉得舒适的空调和凉水浴。

    洗过澡,泡过浴,走进空调房里,坐在榻榻米上和千子对酌。

    千子指着桌上的酒**说:“这是米酒,是女生休闲的良品,这里不比你的家乡,那里可能会用红酒来休憩,但我觉得,女生嘛,就应该甜甜的酣睡过去,红酒太酸或是太涩,总之我不喜欢……”

    “哦?”边薇捏起杯子,仔细品了一口,又说,“那可不呢,第一我要纠正你的是,你可能没喝到正宗的红酒哦,第二,你可能误解了我的家乡呢,那里虽然地大物博,但是用红酒休憩的人,还是少之又少呢……”

    “那你们如何度过闲暇的下班时光呢?”千子傻傻地问。

    边薇微微笑,看着一旁的电视,又看了看面前的千子,说:“要么陪着电视电脑,要么陪着身边的人,总之,没有多少人会如此闲情雅致的品红酒的。”

    “哦,原来如此。”千子浅浅的用日语回答了一声,抬头,又别扭地用中文说:“那真是奇怪,你能来日本,说明你很懂这里的文化对吧,那我们怎么从来没见你说过日文?你能在路易学校上学,应该不可能不懂日文吧。”

    听到如此的质疑声,边薇也疑惑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从来不用日文交流,但奇怪的是她所听到的每一句日语都像有同声传译一样,到达她耳朵后,就已经成为标准的中文了。

    边薇苦苦一笑,摇头说:“我不会日文,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得懂这里人说的所有话,大概,我想应该是边薇的身体的缘故吧,我用了她的尸体,可能她生前是一个外语大亨呢,她脑袋里的一些东西还被存留,自然我就能听不能说了。”

    “哦?真是神奇……”

    千子举起杯子,小声说,“话已至此,那我得先举杯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喽……”

    边薇傻笑,正当她回神时,身边的推拉门却突然响了起来。

    转头一看,是一个穿西装的男人。

    “千子小姐好,我是替秦老师来送画模板的。”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