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两面
    <>“哦,谢谢,就放哪儿吧。”

    千子下意识地指了指鞋柜上面的空挡,示意让那个男人将那副画像放那儿就好了。

    男人也很礼貌,鞠过躬,转身便离开了。

    这发生的一切迅速有平常,但在边薇的眼里,这一切却又变得格外奇怪,她捏起桌上的杯子,轻轻品尝一口,忽然间眉头一皱,觉除了杯子里的异样。

    “苦的?”

    她抬头又看了看千子,只见千子的眼神却直直地注视着她,看着她的动作,似乎从男人走后就一直注视着的。

    “苦,那是因为你拿错了杯子。”

    千子的声音瞬间变得异常严肃,她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边薇被她这样的突然转变捉弄的手足无措,愣着动作,也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才好。

    “右边为茶,左边为酒,酒后喝茶,是为了让你能在享受过后也能保持一些清醒,然而,你已经提前用茶了,所以你不能再喝酒了。”千子一边说,一边立起跪坐在榻榻米上的身子,伸手将边薇面前的酒杯移开,然后又做回远处,静静地看着她。

    边薇也很意外,她甚至一开始都不知道自己的面前会摆着两个完全不同的杯子,一边酒一边茶,真是奇怪做法,这可真是不懂礼节出大糗。

    边薇苦苦一笑,咂了咂嘴吧,一摸肚子,有些示意的意思说:“您说,我远道而来,不知者无罪过,我能不能……”她又咂了咂嘴吧。

    千子的眼珠忽然晃动一下,恍然,边薇才意识到,刚刚的千子竟然是一直都没动过,她的眼睛她的身体,乃至她的呼吸都是禁止的,简单的来说——她就像一具没有生命的石像一般!

    觉着不妙,边薇小心翼翼地靠近她的身子。不过想从榻榻米的一头挪向另一头,想要动作轻微不打扰别人,这着实要有一定的经验和动作手法。然而边薇则是一窍不通,她刚站起身,脚跟就勾住了一旁的衣带,身体猛然向前一倾,险些和面前的小桌子来了个亲密接触。

    她困窘地抬头,只见千子那双让人心生畏惧的眼睛又在盯着她,只不过这次却是带着疑惑的。

    “哎,你在做什么呢?”千子浅浅的问道,“这样会很危险的呢。”

    惊讶。

    千子的忽然转变无非让边薇觉得怀疑人生。

    她怎么忽冷忽热?她怎么变化莫测?她到底是怎么了?恍惚间,这一连串的问题乱翻轰炸在边薇的脑袋里,她重新坐下身子,整理好榻榻米上的坐垫,重新捏起茶杯,就当一切也没发生过一样。

    “边薇怎么了?你是饿了吗?”千子眨巴眨巴眼睛,看向这边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边薇,指了指桌上的一些糕点,示意她饿了就吃,可别在这里被怠慢了。

    边薇微微一笑,应了她的招待,不过此时此刻的她,疑惑的还是刚刚那些奇怪的事儿,千子怎么会突然变了个人一样呢?

    她一边吃着糕点,一边思考着这些,恍然间,就在她们目光交错的瞬间,边薇忽然见着一个极其让人惊讶的情况——千子眼睛的蓝色花朵印记竟然在慢慢涌动——膨胀收缩然后又膨胀……

    那就像一个奇怪的寄生虫一般……

    “真是奇怪……边薇妹子不可能连我这个女鬼都喜欢吧,我可不干百合呢,你若是想要的话,我可以给你介绍呢……”

    千子放下手中的杯子,似笑非笑地戏谑道。

    边薇被这话惊得一跳,抖了抖手中的杯子,道:

    “你可别开玩笑呢,我可没有那意思。”

    “没有那意思?”千子又笑了笑,“那你一直盯着我有事哪样的意思?我可是在你的眼睛里看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呢!”

    不得了的东西?

    什么嘛……明明是你先盯我的好不好,怎么我盯你一下,你就要这样说我……不公平,不公平!

    边薇的内心深处狂怒地埋怨着,她斜着眼睛冷冷地埋怨了千子一眼,便将想的都给说了出来:

    “千子姐可真会开玩笑,你刚刚魔怔了一样看着我,我担心你,这才起身的,这下你反而还说我盯着你不转眼睛,明明是你先盯我的嘛,千子不讲理,我很委屈……”

    千子一愣,看着一脸憋屈的边薇,眨了眨眼睛:“哦?是我嘛?是我先盯你的吗?”千子的语气十分疑惑,似乎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不过来说,这就很奇怪了,边薇想,这个石像鬼千子怎么会不记得刚刚才发生的事儿呢?还有,她眼睛记得蓝色印记真的越来越吸引人了,那到底是什么?千子又到底是什么?她真的是深山中的石像鬼吗?可是……

    “哒……”

    想到一半,边薇突然被一声“哒”的怪响惊住了,她抬看,之间面前的千子正握着一直黑色的针叶松松果把玩着,她将它轮廓上的黑壳轻轻掰下,露出里面稍微发亮的果仁,她微微一笑,便轻轻咬了下去。

    边薇被看得一惊,她可从来没有见过吃松果的,而且这还是针叶松的松果,她的记忆里似乎有那么一段啃食松果的画面,虽然可能是残存在边薇脑袋里的,但那种苦涩难受的感觉,藏在边薇身体里的云小风还真能感受的到。

    千子继续吃着,她微笑着吃,似乎还真美味,边薇真是无法忍受这种视觉刺激,便连忙问道:“你为什么吃这东西?很苦很涩的,你能忍受?”

    千子抬起头,鼓动着口腔,有些无奈道:“又苦又涩也没办法,谁让你刚刚又看到了那个我呢?”

    那个“我”?“又”看到了?

    千子的话语很平淡,但这却让边薇恍然大悟。

    难道千子的身体里还住着另外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和千子完全不同,甚至是两个极端,她很冷,很酷,甚至还有一丝威胁。她眼睛里面的蓝色印记会闪动,她似乎更能说明千子不是一个正常的人——或许,她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但是,针叶松的松果又是什么意思?

    它可以治疗千子的这些缺陷吗?

    在医学的角度上来说,这可是精神分裂呢,既然已经把自己当成一个人了,为什么不去就医呢?

    害怕吗?

    “当然不怕。”

    千子看着思考了半天的边薇,却忽然如此的回答了她一声。

    边薇一愣,难道她还会读心不成?

    “看来,你的能力真不赖,你都知道了吗?”边薇松了一口气问。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