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千子的秘密
    “知道?知道什么?”

    千子奇怪地问。

    “当然是刚刚我在思考的东西喽。”边薇回。

    忽然,千子哈哈大笑了起来。她放下手中最后一个松果壳,视线在边薇的身上停留片刻,便说:“罢了,我当然知道你在想什么,我是一个石像鬼,在我还是石像的时候,这个躯壳里就偷偷钻进了一只鬼怪,争斗了这么多天,她不肯出去,我就只有用松果压制她喽。”她的表情淡漠,面对如此重大的事件,这种态度上的反差还真有些让人难以接受。

    “松果压制她?”边薇的顿了顿,不了解道,“松果可以压制她吗?还有,你难道真是一体两个灵魂吗?”

    千子点点头,抬起头指了指右眼眼球里的那个蓝色印记,悄悄说:“松果当然可以压制她,我也当然就是一体两魂,我这右眼里的印记就是她存在的证明,普通人会认为我戴了别致的眼瞳,我自然不在意,但这个世界上能像你这种一眼看出我是鬼怪的人,我相信还是很少的吧。”

    她从身后的抽屉里捏出一面镜子,对着他的眼睛仔细看了看,又说,“所以,我就不害怕别人的异样眼光了,我目前需要做的便是用松果压制她,强制着夺回这幅身体呢。”

    就在她说话的空挡,她的右眼里的印记猛然一个抽搐,似乎那个藏在她心底地人也听见了千子的这番话语,她认为千子在抢夺她的身体,她的目的是要反抗这个口出狂言的千子。

    “其实,我也不属于这个身体。”

    千子看完眼睛,抬头又看了看边薇,说,“你和我完全不一样,你呢可以说是一个魂魄经历了两个身体,而我呢,却是一个身体藏着两个魂魄,灵魂会互相争夺,然而身体却只有苦苦等待,所以我还真羡慕你呢。”

    边薇听罢,两只手在身体撑起来,脸上有些红晕,似乎米酒的酒劲这便生了上来。

    “真是可怕。”她红嘟着脸,浅浅说道,“那你今后怎么办?你要去谈恋爱,你男朋友接受这样的你吗?忽冷忽热是抓不住男人的,倘若结婚了,到了洞房的时候……”边薇忽然笑了起来,那种略为搞怪的表情,和着微微红润的迷醉脸蛋,竟显得格外可爱。

    她停顿一下,继续说:“若是洞房的时候,你忽然变成了她,你不就是瞬间被绿了嘛……还是被自己给绿了……哈哈哈,真是天大的奇谈,天大的奇谈……”

    千子的表情也有些红晕,他们两个上头的时间几乎相同,千子傻笑一下,浅浅说:“那有怎么样,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再怎么,还不是我自己?”

    噗通一声。

    边薇便仰着头倒了下去,由于姿势问题,她的喉管里竟然发出嘤嘤的呼噜声,

    真是别致,她得呼噜声是嘤嘤的……

    千子斜眼一看,哈哈大笑:“真是没劲,这一下就……就……”

    噗通,她也倒了下去。

    躺下后,她仰面看着天花板,忽然一种暖洋洋,软绵绵的感觉席卷全身,她傻傻的闭上眼睛,眼前忽然出现一个男人的相貌……

    千子算是失策了。

    她也没想到不知不觉中自己竟然能被米酒灌醉。

    她更没想到醉时她的眼前竟然还会出现那个男人。

    午夜时分。

    两个人同时醒了过来。

    她们迷醉的劲头早早散去,懒懒散散,也无法继续休息下去。

    千子打了一个哈欠,将桌上的东西放入厨房,洗刷了好一会儿便回回神来继续招待边薇。

    路过门口的时候,她的眼睛忽然看见了那副模板画,模板上的大胡子,金卷发,一副富态的欧洲艺术家相貌。

    他就是——路易斯特鲁。

    是千子最难以捉摸的衣服模板画作。

    千子盯着她,犯了难。一旁初醒的边薇也注意到这些,她走到千子的旁边,眼睛眨了眨问:“你今晚要忙了吗?”

    千子点头,捏过画像,上看下看一分多钟,这才将它拿到卧室里去。

    “你的样子很窘困,你很害怕这个吗?”边薇又问。

    千子转头,眉头紧紧相皱,可怜又苦楚地说:“当,当然。我已经画了三百遍了,可没有一次秦老师可以通过的,一个月后就是结业考试,这个是必要的积分,如果没有,我就不能结业,我就不能继续下去了。”

    “哦,真是难以捉摸呢。”边薇看了看画布模板,有些疑惑的说,“这个画像真有特点,他到底是在笑还是再哭呢?”

    “笑的人看他是笑,哭的人看他是哭。”千子回道。

    “哦,真有些《蒙娜丽莎》的韵味呢。”边薇先前走了一步,一边捏起画布旁边的笔刷,刚要动手的时候,她却故意一愣,转眼,看向千子,“千子很可爱呢。也许这个边薇也有这种天赋,不知道为什么,我在她的脑袋里像是寻找到这么一副画作,不过……”哗啦一声,她放下了画笔,一旁的颜料在颜料盒上拉成一条蓝色的细线。

    “不过,我不会帮你的,我似乎从你的眼睛里看出了某个不可告人的秘密,”边薇又看了看画,“至于那时候你的秦老师和你在松树下的谈话,加上你对这幅画的恐惧,又有那天晚上你的冲动自杀……”说着,她忽然停顿一下,似乎她真聪这些事件里找出了什么关联一样。

    “你没有家人,所以你没有寄托,对于学业无法毕业一事来讲,你不可能会因此自杀,老师让你悔画几百遍,似乎有某种特定的理由,这些矛头似乎都直准了一个方向……”

    千子看着要已经目瞪口呆的边薇,有些说不出话来,她不敢相信自己的事情会被人猜测的如此明明白白。

    边薇也注意到此刻千子的表情,便又问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那天的你,是不是真的因为爱情而自杀呢?”

    飒——

    屋外吹过一丝海风,湿润的气息很快从窗户吹了进来。有些打在边薇的背后,但更多的还是打在了千子的脸颊。

    明明亮亮的,就像哭过很久了一样。

    “如果我说是,你会帮我吗?”

    千子的眼睛闪过一丝蓝色,忽而,蓝色便出现在眼前。

    她手捧着一束蓝色玫瑰,对着面前的边薇。

    “蓝色代表希望,我给你我的希望,并寄托于它,你会帮我的,对吧……”

    叮铃铃……

    屋角的风铃左右晃动,响个不停。

    出人意料,边薇竟然坐在了画板边,开始慢慢动作起来……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