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 迷雾重重
    蝶魅却不管不顾,她继续向那幽深的黑暗里走去。

    “那又怎样,阿玲阿姨不是也欣然接受了父亲的背离吗?为什么红姐就不能呢?”

    走开十步,她突然停了下来,目光盯着这边的秦杰和她的姐妹,愣了半天又说:

    “秦先生不也说,这就是爱的力量吗?我郑重的告诉你,还有你们,”

    她又指了指旁边的苗苗和梨雨,

    “我不管之前的男子,还是现在的女孩,我就是爱她,我就是爱她你们要么与我为敌,要么祝我团圆,但你们的阻难对我来说是没有用处的,”

    说到这里,她忽然又幽幽一笑,眼眉弯的很美丽,像是释然了某些东西一样。回转过身,在从她的方向吹来的清风中,苗苗和梨雨都听见她的这么一句话——“必然的选择而已。”

    只是微微听到罢了。

    谁也不知道她到底释然了什么东西。

    谁也不知道她所说的“必然的选择”会是什么。

    会是选择云小风吗?

    此时此刻,她就像一个谜团,

    或者即将成为一个谜团,

    在场的所有人又都了解,当她踏进那片黑色丛林之后,她也将从这个世界消失,仅仅是消失罢了,

    可能永远也不会回来,也许她再也无法找到云小风,或者永远也见不着她了。

    可是,这就是所谓的爱吗?

    秦杰疑惑,向前走了两步,背后血色的大刀微微滴落两滴露珠,是真正的露珠,从红红的血刃上竟滴落出两滴露珠,这还真是邪门。

    “这真的是爱吗?这真的是你所说的爱吗?”

    他大喊。

    可是,她已经入了那片漆黑。

    从高高的山顶向远方眺望,那里亮着一轮巨大的月亮,这个山头也是方圆最高的一座。

    身后躺着一座土坟,云小风可从来没有见过。边薇也没有。

    “你知道什么是爱吗?”

    忽然,她的耳朵被一阵明快的小声打断。

    她挪目看去,在她身后的小土坟之上,竟安然着坐着两个半大小孩儿。

    她忽然一惊,恍然间,她似乎意识到这一切的诡异。

    “那是,这儿怎么会有孩子?”

    她趔趄一步,刚刚的赏月之情一击即散。

    不对,

    她再次恍然,低头看了看这片大地,这个山头。

    她惊讶的倒抽一口凉气——这是哪儿?

    原来,她又做梦了。

    从榻榻米上醒来,她活动着自己的骨节。一丝尿意袭来,她便站起身慢慢朝厕所走去。

    “真纳闷,为什么会做这种梦呢?”

    她一边抱怨。

    “会不会是,你没有盖被子?”

    忽然,她的耳边传来千子的声音。

    边薇哈哈了一声,无力道:“你知道是什么梦吗?”

    千子不语,只是站在厕所的后边,透过镜子里的反射看着她。

    “是一个关于荒野的梦,”上完厕所,边薇一边挤着牙膏,一边看着身后的千子说,“梦里的我站在一个山头上,那时候正是月出东方,忽然身后就响起一声孩子的嬉笑声,转头看,那儿竟是一座坟墓,而那两个孩子便正坐在坟头上”

    边薇说着说着,忽然打了一个寒战,语调阴冷的抖了抖,便赶快改口说太晦气,还是忘了的好吧。

    可千子则是倚着门,一只手撑着下巴,一脸思索加分析的样子回味这她所说的话,她似乎对这些十分感兴趣。

    她思索说:“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一切的梦都是基于现实所产生的,如果你曾经没有见过高山圆月你是绝对不会梦见它的,刚刚出生还未见过世界的婴儿并不会做梦,这就是一个有力的证据。”

    她向前走了一步,身子向一边歪斜,脸上依旧是一副愁思的表情,忽而,又如花朵一般明快的绽开,她左眉一挑轻轻道:“话说,你到底是做的云小风的梦,还是边薇的梦呢?”

    云小风的梦还是边薇的?

    边薇一愣。

    似乎这还真是一个问题。

    如果说是云小风的梦,云小风的记忆早就在车祸中葬送干净了。

    若说是边薇的梦,梦中的她明明是云小风的身体。

    这似乎怎么也说不通。

    “谁的梦都不是!她做的魔鬼的梦!她是魔鬼的化身!”

    突然,客厅里传来一阵如此的咆哮声。

    边薇和千子同时惊住,她两同时探头从厕所看向客厅,客厅里并没有人。

    “可是,谁说的话?”

    边薇奇怪的鼓着嘴巴问。

    “不,不知道。”千子小心翼翼的钻出了门口,她心里也在打鼓,到底会是什么人呢?

    站在玄关的内侧,顺着木柜边的空隙向那边的客厅看去,真是诡异,那边还真么有任何人。

    她松了一口气,但忽而,又紧紧将气抽了回去——她的眼睛似乎看见了什么红色的影子。

    那是什么?

    她又向前走了两步。

    客厅的沙发椅旁边晃动这一只悬挂在半空的红色电话。

    “电话?”

    她小声疑惑道。

    可是电话怎么会滑下来?

    她的心脏突然再次悬了起来。

    难道真有人进来过了?

    忽然,就在这时,电话的听筒又响了起来。

    ——“谁的梦都不是!她做的魔鬼的梦!她是魔鬼的化身!她是魔鬼的化身”

    咣当一声——千子将电话丢在了地上。

    闻声,在厕所里远远张望的边薇便钻了出来,

    她像是观看了已久一般。

    “怎么了?真的出事儿了吗?”她浅浅地问。

    “不,没有——”

    千子将电话拾了起来,迅速放好,松了一口气,皱着眉头会:“打错了,有人打错电话了。”

    “打错电话了?”

    边薇继续问。

    千子便若无其事的点头称是,她解释着说,让她最恐惧的并不是这些诡异的一惊一乍,而是那些莫名的如室劫匪,因为那些劫匪一边都会悄无声息的钻进你的卧室,或者等到天黑,或者等到你孤独无依,在你毫无防备的时候,或是夺走你的所有的东西,或是将你摁在床上夺走你的贞洁。总之最恐惧的莫过于他们了。

    边薇傻愣,却并不知道千子解释的东西和这个诡异的声音有什么关联。

    饭后,千子和边薇便去了路易校区。

    这一路上,千子似乎并不怎么开心,她的眉头总是紧紧锁着,在快有进入校门的时候,她忽然停住了脚步。

    边薇问怎么了。

    千子有些踌躇,眼睛却一直注视着边薇身后的一个角落。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