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1章 死而复生
    “你在看什么?”边薇晃了晃两眼无神的千子,她有些担心。

    千子没有过多的说话,她的眼神瞬间变得空洞,她的身体像是瞬间僵住,她的嘴巴里只是简单的蹦出了一个字儿——“跑。”

    这!?

    为什么跑?

    光天化日之下也会有她所说的劫匪?

    边薇下意识回头看了看,发现千子看的地方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人,相对其他的地方,那里可以用人烟稀少来形容了。

    可是,她为什么要说“跑”这样的话?

    “古老的石像又魔力,他身上有一把巨锁,他不需要有缘人去破解,他需要的是——”

    “她需要的是——两颗相爱相离的心”

    千子身体微微触动一下,忽然像是接收到某种莫名的命令一般,她像是被某种奇怪的意识控制住了,并且嘴巴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远古的石像?”

    边薇疑惑。什么远古的石像?这会和千子本是一只石像鬼有关吗?或者说,这会是刚刚客厅里奇怪电话的苗头吗?

    然而她并不知晓。

    她左右看了看,准备将千子带去一个安静的地方,和她商讨这些奇怪的事件。可等她找好了地方准备拉走千子的时候,她突然觉出了不对。

    千子竟忽然间变得沉重了一万倍,她的手脚和铁一样的冰凉,她的脚步似乎和大地粘在了一起,她无法动弹了。

    这

    这可怎么办?

    她是要变成石像了吗?

    边薇的心脏瞬间悬到了极点,对她来说这似乎是一个惊天的麻烦,她知道千子是一只石像鬼,倘若忽然现了原型,这大庭广众之下,可是要完全露馅的!

    她可不想被世界知道她不是一个原装正品的人。

    可是真要跑吗?

    边薇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真是有些无法做出取舍,再说千子也帮了自己那么多次,怎么能扔下她不管呢?

    她又踌躇了一下。

    千子的身体已经变得越来越坚硬,虽然她的皮肤并没有明显的改变,但是边薇清楚的感觉到,她皮下的组织已经坚硬的如同磐石一般。

    千子真的要显形了!

    边薇再一次做着内心的挣扎。

    “怎么会这样?”

    她急迫的自言自语道。

    街上,人来人往。面对着这一万只眼睛下的压力,边薇似乎只有一个方法解脱——正是千子失去意识之前所说的那个字儿,“跑!”

    可是跑掉了,千子怎么办?

    边薇犹豫不决,她的步子窸窣,在原地来回走动着。

    “小风,我数一二三,你就赶快逃走好不好?”

    忽然,千子说话了,边薇心头一震,不过还是有些下意识的奇怪。

    “你好了?”

    边薇松了一口气问。

    可是就在这个瞬间,千子突然变成了一尊铁青的石像,她的肩膀上还背着一只棕色的背包,

    她真的显形了!

    这!

    边薇忽然向一边跳开。

    落地转眼之际,只觉得眼前一阵红色飘过——一辆双层重卡直直冲向路边,千子和着十来个可悲的路人一同被碾入车低。

    鲜血,惨叫,瞬间惊炸了整个街道。

    路易校园有停下观看的人。

    对街边,又捂嘴惊叹的人。

    三米之外,又哑口无言的边薇。

    什么?出车祸?

    边薇恍然大悟。

    出车祸了。

    她连忙掏出手机,一时间却找不到路易当地的求救电话,她叹气吞声,向前走了两步,蹲在卡车的正前往向车底看去。

    车下有十来个人,一共八个轮子的车子,几乎每个轮子下都有受害者曲折的肢体。

    但是,千子呢?

    边薇眉头一皱,来回巡视了好几遍,千子似乎不翼而飞了。

    “千子呢?”

    她站起身自言自语道,

    忽而,耳边传来一阵救护车的鸣笛声,她便被人群推进了路易的校园。

    “奇怪,到底怎么回事儿?”

    站在松树下的秦老师自言自语着。

    他的手上捧着一张画布,画布上是那个艺术家,叫路易斯特鲁的艺术家,显然,这便是千子上交与他的画作。

    可是,他总觉着这幅画如此的奇怪呢?

    他修长的指尖在画布上左右滑动,从眼角到额头,又从额头划到眼角,他盯着这张奇怪的画,

    不对,

    应该是这只奇怪的眼睛。

    路易斯特鲁的眼睛是浅蓝色的,为什么她要画成深蓝色的?

    为什么是深蓝色的?

    为什么我是深蓝色的

    忽然!他想起了千子的右眼。

    “莫非不是蓝色?”

    他用指尖轻轻扣掉化作眼睛上的蓝色眼翳,恍然,眼睛的深蓝色燃料如同粉末一般慢慢脱落,浅蓝的部分越来越大。

    三分钟之后,他看着这个让人奇怪的印记。

    是蓝色的玫瑰吗?

    他将圆框眼睛推近些看。

    “是的,就是玫瑰!”

    这就是千子右眼的那只玫瑰!

    可是,她为什么要将这个画在这个画布里呢?

    千子到底是怎么了?

    秦老师轻轻靠在松树树干上,忽然,飒的一声,一个松子从天而降,他下意识转头看去,松子在地上弹跳了三下,便被一双粉蓝色球鞋抵住。

    抬头一看,那人却先他一步开了口:

    “秦老师,您要的千子,回来喽。”

    秦老师定了定,眼睛注视着和画着中一模一样的蓝玫瑰印记,便微微笑了笑:

    “哦,如此,喝杯咖啡可否?”

    “咖啡?什么样的?”

    “可以解去忧愁的。”

    “哦?秦老师也有忧愁吗?是什么?”

    “是你的画。”

    走着,秦老师便将画作递给了千子。

    一边欢喜一边愁。

    这似乎并不只是说的这个世界的千子和边薇。

    在另外的一个世界的蝶魅也是如此。

    老奶奶的法坛前站着蝶魅薄弱的身姿。

    她的手上捏着一条血红的绸缎。绸缎上写着:“去即永恒”

    这似乎是古树奶奶对她的最后忠告。

    “我决定了,我不需要轮回绫。”

    蝶魅看着面前的古树奶奶,什么话也不想说,她唯一的期望便是这句执拗的推辞。

    “轮回绫是你去往地狱的一道保险,倘若出了意外,你可以成为一个新的生命降临到这个世界,如果不用这个,你可只有一条路能走——”

    古树奶奶顿了顿,眼睛一斜,警告说,“那便是安安全全的回来,无论是否找到你所心爱的那个人。你,答应吗?”

    蝶魅愣了愣,抬头,却有些苦楚。

    “那么,您的孙女是否也用了它呢?”她问。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