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 替代品的选择
    <>什什么!

    轰隆一声,

    “田dao千子”这四个字就从她的脑袋里爆炸开来,这突然而来的惊喜让她有些不知所措,甚至还怀疑起自己的耳朵来。

    “你真的是田dao千子?”边薇止不住惊讶的问。

    “当然是,这是我的名片。”这个莫名出现的田dao千子悠悠从挎包里捏出一张卡片,递给边薇,又说:“艺术系的导师,你要不要来听听?”

    田dao千子的口吻极其平淡,但这却让面前的边薇觉着有些不适,前一个田dao千子刚刚消失,这怎么又钻出来一个田dao千子来?虽然她很期待可以得知千子并没有真的变成石像或者被某个神秘人带走了,但这个突然出现的自称田dao千子的女人又是怎么回事?她心中有三分疑惑七分质疑,她盯着那女人的眼睛,似乎她那三份疑惑便是那颗印着蓝色玫瑰的眼球。

    “您是当老师的?”

    疑惑之余,边薇接过千子的名片,名片上的千子很黑,不知道是不是镜头的原因,她的相貌和面前这个女人略有差异,打个底,应该只有九分相像吧。

    “您交艺术的,那你见过这个人吗?”

    边薇一边微笑,一边从背包捏出一张合照,这是她和之前的千子的合照,照片里千子端正着挽着边薇的手,并且身上还衣着着一身和服。

    “这个人?”

    面前的田dao千子捏着照片,微微有些坠了表情,她似乎想起了什么。

    “这个人应该是咱们学院的学生吧,绘画和雕塑课上有几分面熟,她是不是画过一副名叫路易斯特鲁的画像?”她绽开眉眼说。

    “路易斯特鲁?”

    边薇明显有些动容,他又连忙问:“那请问,你们知道一直抓扶她的秦老师吗?他在哪?”

    “秦老师?”

    田dao千子微微扭头看向旁边许久没有开口说话的男人,那男人恍然回头,眼神从窗外的停车位上挪开,他的表情就像在解释为什么自己许久没有开口一样。

    “秦老师?”

    男人用同样的口吻回了一句边薇,几秒之后的思索,便又说:“秦老师失踪了,我们也不知道他在哪儿呢。”

    “失踪了?”

    “对没错,确确实实,校园工作群已经公告了,学校正在大力联系公安人员搜索他呢。”男人又说。

    边薇此时此刻的心情更加沉重,千子消失了,秦老师也消失了,这一切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她什么时候消失的?”边薇倒吸了一口凉气,又问,“会不会是昨天上午九点左右?”

    “九点左右?”男人翻开手边的手机看了看,忽然之间却惊讶了起来,“九点左右吗?你怎么知道的?”一边还晃动着手中的屏幕,手机上是一串日文,聊天的软件也让边薇十分陌生,不过这并不妨碍她去读懂它,她也清楚的看见了:的字样。

    “果然是九点!”她轻声唏嘘了一下,面前的一男一女则忽然疑惑起来,那个自称田dao千子的女人身体向前一倾,两眼炯炯有神道:“怎么,你是知道什么吗?”

    “应该算是众所周知的吧,”边薇皱眉一笑,“我说这个女孩昨天九点在校门口的车祸里消失了,你们信吗?”她立着那张照片,晃了两晃,忽而又从背包里将那张揉捏的有些发皱的报纸递了过去。

    “车祸?”田dao千子有些惊讶,她的眼睛在报纸和照片上来回轮换,“什么时候的车祸?你的意思这个女孩死去了吗?”

    边薇的表情忽然一暗,她的眼里似乎生出某种奇怪的质疑目光。她看着面前痴呆的一男一女,有些叹息,她抬起手,似乎要说什么,却忽然欲言又止,她捏起咖啡杯,轻轻咂了一口,忽而将背包放在左肩,忽而取下又背在右肩,她的动作极其奇怪,似乎她总无法总一个有效的行动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

    “不瞒你们说,这桩诡异的车祸还真没有几个人不知道呢,但你们的样子可让我很惊讶呢。”好一会儿,她终于开口了,她抬起充满疑惑的眼睛,冷冷地盯向对桌的女人,语气淡漠道:“千子喜欢蓝色的玫瑰,但她从来不把炫耀在身上,她认为蓝色代表希望,希望是需要藏起来然后慢慢寻找的,然而,你的样子却并不向真正的千子。”

    边薇说完话,站起身,轻松地打了一个哈欠,一脸无意的样子走开了这张靠近玻璃窗的座位。

    虽然表情无意,但她的内心则早有定夺,她想起了那个女人——那个从千子身体里突然消失的女人。

    “等等,你的报纸和照片!”

    就当边薇快要离开咖啡屋的时候,身后的田dao千子却叫住了她,她向她招了招手,她却回绝了回去,毅然地走出屋子,似乎意思这两样东西就当做纪念送给她了。

    如何做?

    如何看?

    边薇已经变得麻木起来。

    千子的身体里一定还会有无数未知或者难以知晓的秘密,但真的要继续寻找下去吗?

    古老的石像,石像的心锁,相爱相离的心脏,这是千子消失之前对她说的最后几个谜团,她为非已经被其吸引住了。

    是要继续寻找千子的足迹吗?可是千子已经用另外一种方式重生在这个世上,寻找到她后只不过又是一场身体之争,这样值得吗?

    可是真要以退为进吗?

    她真是苦恼。

    但她又不值得苦恼,因为在遥远的地方还有一个同样不值得苦恼的人正在为她苦恼。

    戈壁沙漠。

    这距离这东洋一dao真是千山万水。

    用草蓬搭建的屋子,横梁上满是固定草顶的麻绳,地面上没有专用的地板,灰黄的床板上满是沙尘的痕迹,蝶魅便睡在这张木板床铺之上。

    她眨眨眼睛,由于脱水的缘故,她的脑袋到现在还不时昏厥一下。

    这是哪儿?

    很快她便清醒些许,看着昏黄的草蓬和糟糕的环境,这真让她吓了一跳。

    “姑娘醒了?”

    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不远的门口传来,转眼看,是个老头,蝶魅并不认识他,但又觉着他的又有几分眼熟,那是说不出的熟悉感。

    “这是哪儿?”蝶魅轻声问。

    “这儿啊,”老伯慢声细语地回答,“这儿是戈壁滩,我从沙漠里把你救回来的,你怎么去那儿了?那可是死人区啊!”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