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8章 入墓
    “你就乖乖躺着吧。”

    出了窍的云小风对着地上躺着的那具尸体浅浅一笑,随手一指,便将她挪动到不远处的一个草丛之中。

    转身,她又看着面前这个刻有“桃田子谷”的墓碑,看了良久,但脑中任然只有几丝忽然闪过的记忆残片,便以为是自己的既视效应,在嘴边轻轻埋怨了一句,转身就踏入了坟墓之中。

    不过,倘若对与一个人来说,想要轻松进到这个坟墓之中,这大概是非一场巨大工程所不能完成的,但这也是她冒险从美子身体里钻出来的原因,作为一个鬼魂,且还是一个狐鬼来说的她,算是轻而易举的事儿了。

    墓中。

    云小风环视一遍四周,长长的墓道加上恢弘大气的墓室与陪葬室,这给她的第一感觉便是“汉人王者”。

    来自具有古老文化的东方的她,自然对这种墓室十分熟悉,墓道长达数米,墓室大到可容纳下一个数口之家,要在东方古国来说,墓的主人若不是一个王侯,那也脱不开一个将相的身份。

    但又让她称奇的是,从眼镜女的嘴中得到的墓主身份却并不是如此的犀利,先是被将军纳妻,后又被作为工具用于追求和平的偏方,再到最后被溺死在某条不知名的河水中,且说不知道到底是用如何的方式利用她换取和平的,就说溺死之事,这怕就是传说的“坠石之刑”吧,所谓坠石便是处决古时不良女的刑法,束缚四肢,脚下坠一巨石,将其堕入河水,生生溺死,但要说如此,那么这桃田子谷八成是被过河拆了桥吧。

    云小风微微皱眉,她越是思考,却越来同情这个所谓的“石像鬼”来。

    站在主墓室的正对面,她轻轻扣了扣厚厚的棺椁,棺椁里并没有回应之声,想必这里边必定充斥着某种百年不腐的保质药水吧,水银或者其他的东西。不过这样一想,云小风对这个墓主的身份就更加奇怪了,不腐之身,这的确不是一个平常人可以得到的装棺方法,又何况说还是一个被实行的“坠石”之刑的女人呢?

    她有些奇怪,身子向后退了退,双手做了一个揭开棺椁的动作,便准备起棺验查一番。

    墓室里漆黑一片,从厚厚的土层之外传来的沙沙的风吹树叶的怪响,一切都显得如此诡异。

    吱呀一声——棺椁被揭开了一个小口,云小风伸头看去,里面果然灌着满满一棺材的黑色液体,由于液体接触了空气,在灰末滴落的同时里面竟“咕咕噜噜”泛起乒乓球大小的水泡来,有些停顿在液体表面,像一个不透亮的水晶球一般,似乎性质有些坚硬,撑了足足十几秒,这才“噗”的一声破裂掉。

    “人呢?”

    但云小风似乎并没有在意这水泡的坚韧程度,她的目光不断在整池的黑水中搜索着,她的眼里只有传说中的“石像鬼”——墓碑上刻的那个“桃田子谷”。

    “人呢?”

    她又小声疑惑一遍。

    双手撑着的巨大棺椁上下晃动,似乎她就快没有力气了一般。

    “咕咕噜噜”

    忽而,棺材里又冒出几个水泡,云小风一惊,眼睛连忙看了过去,没过一会儿,水底便涌一个更加漆黑的影子来。

    “来了!”

    云小风眉头紧紧一皱,有些意外,也有些欣喜,双手狠狠向上一推,整个棺椁盖子便被一掀而起,整个棺材暴露在微微光亮之下,那个刚刚涌出的黑色影子也不例外。

    “原来这就是她。”

    云小风凑得更近,眼神仔细地在这具传说中的尸体上搜说着。

    如同眼镜女所说的一致,这并不是什么尸体,这果然是一具用活人作为内腔制作的泥土石像,也许是日积月累的浸泡,石像已经从最初的昏黄色变成了现在的棕黑色,不过它的五官依然清晰,四肢依然完整,相貌似乎还挺美丽的,想必她生前一定是一个异人的美女吧!

    再仔细看,云小风却找出了端倪,她惊奇的发现,这石像的前额位置似乎镶嵌着一个奇怪的黑色颗粒,长条状的,并不想后期生长的,倒是想原本就有的。

    她凑近了些看,左看右看,但还是看不出这其中的奥妙,倒是还让她有些诧异,觉得那颗粒似乎就是制作模具时粗心大意,不小心弄进了杂质留下的瑕疵一样。

    猜不透,看不穿,她便摇摇头继续观察这别的地方起来。

    一顿折腾,云小风草草用手机拍下了几张照片,准备出去后继续研究研究,她特地在那额头之上的地方拍下了好几个特写,因为她下意识的认为,对于石像本身,这个黑色颗粒更具有调查价值。拍完,便钻出了坟墓。

    再坟墓旁边的草丛中寻找道她要附身的美子,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啪的一声将手机丢在了地上,看着昏睡的美子,摇摇头对她说了一句“对不住,还是要利用你一把”之类的话,便又钻进了她的身体。

    在进入美子身体之后,她活动了几下僵硬的四肢,吱吱呀呀的响声清脆地从个个骨节传出,弯下腰拾起地上的手机,看着上面的石像照片,她嘴巴诡异地微微一笑,便离开了这片寂静的山岭。

    翌日。

    一家照相馆的门口出现美子的身影。

    这家是婚嫁摄像馆,且大多都是情侣或是成婚不久的夫妻从这里进出,像这种形单影只的小女生独自出现在这种场所,还真是有些让人意外。

    店老板是个五十来岁的男人,他的双鬓已经斑白,面容也稍有憔悴,似乎是因为工作劳累了许久的样子。

    他见到独自前来的美子,小声轻说:“姑娘来照像?”

    美子浅浅抬起头,转眼看了看一旁正往出走的男女,那是最后一对要照相的男女,不过他们已经如愿以偿,老板应该可以闲下一阵子了。

    美子回过头,浅浅说:“不,我来洗照片的。”

    店老板一听,轻轻呼了一口气,便叹道:“哦,原来如此,原来这就是你一人而来的原因啊!”

    美子忽然愣住,有些不解,一人而来?什么意思?莫非老板是以为她来洗结婚照的?

    显然,老板的理解和美子的愿意相差太远了,似乎还有些背道而驰的感觉。

    美子摇摇头,突然笑道:“老板怕是多虑了,这是作业,我是考古系的。”

    她说着,便将那装着石像照片的手机递了过去。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