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不可被告知的秘密
    “嘶”

    看到照片上的一些漆黑人像的残影,照相店老板怔了半天。

    “你,你真是考古专业的学生?”他的目光在眼前这个软绵绵的妹子上左右游曳,似乎他真是无法相信这么一个可爱软萌的姑娘会做墓地考古这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学问。

    美子抬头看了看老板,大概也是猜出了他此时此刻的心情,便摇摇头说:“确实如此,您不信可以到路易学校去听听课啊,我就在那里,并且每一节课都不会落下的。”

    老板意识到自己的质疑引起了顾客的不适,不想丢掉到手的生意,便连忙点头说:“信,当然信,不过,你要多大的?”

    美子转头看了看店门旁玻璃窗上的样品照片,指了指最中规中矩的那一张,说:“嗯,就这个样子,清晰度越高越好,我不差钱的。”

    老板将照片拿进了暗房里冲洗晾晒,在等待的空当,他特地回过头来和美子搭话,他抖了抖精神,眼睛里藏着神秘的气息,说:“你知道你知道路易学校死人骨头的事情吗?”

    “死人骨头?”一听到关于死人和神秘搭边的消息,美子立马就提起了神来,“什么死人骨头?”

    “就是关于从后山刨出来的古代某个王的尸骨啊!”老板见美子竟然不知真相,便连忙摇头更加诡秘地说,“听说是你们考古系的教授,在学校后山带同学们去实地勘察,无意中刨出来的尸骨,有人因为这个还倒了倒大霉呢!”

    老板越说越来劲,美子却越听越糊涂,她可从来都不知道所谓的路易学校后山刨坟、古王尸骨的传言,她体内的云小风不知道,美子身体里的原本记忆也找不出,不过说这还真有些奇怪,美子作为一个警察,应该对着种事情知道的几率往往会大于一个平常人的,如今照相馆老板都知道的事儿,竟从美子记忆里找不到一点儿音信。

    这真是奇怪。

    “您说是某个王的尸骨?”美子饶有兴趣地问道,“那您说的有人因为这个倒了大霉又是怎么回事儿呢?”

    老板的表情阴暗,忽而惊悚的说道:“有人死掉了,有人受了重伤,还有人直接疯掉了,至今还住在精神病院,也不知是生是死!”

    考个古,挖个坟,死的死,伤的伤?

    美子心底嘀咕了一下,她也是头一次听过这样的事情,便又问:“具体是什么事儿呢?”

    这时,暗房里的机器滴了一声,老板忽然正定下来,他的眼睛忽然变得平淡许多,走进暗房几秒之后,便捏着几张照片走了出来,他似乎有些遮掩刚刚的情绪,便推辞着说:“这个太过悬疑的事情还是不要和你这小姑娘讲了,何况如今是大科学世界,你又是做考古这一行的,我真不该跟你讲这些事儿的,你是学生给你打半价,700日元拿走吧。”

    老板的表情坚定,没有一丝要透露的意思,递过照片,收了钱,便暗暗地走回了柜台里面,背靠着椅子,盯着面前电脑里的某个电视剧看着。

    但谁知道,老板越是隐瞒的东西,美子却越加有兴趣,回警局的一路上她都在思考这个欲说还休的秘密。

    回到警局。

    天色已经微微暗下。

    一个和美子同办公室的同时对这个旷工半晌的美子十分奇怪,说她最近真是反常,一向规规矩矩的美子怎么突然就变得懒惰起来,不仅不申请就暗自休假,反而还时时自闭不说话。

    美子就嘿嘿笑着对同事说:“山人自有妙计,我正在调查那桩事故呢!”

    可谁知同事的眉毛差点儿没有翘到天上去,她连忙嘟嘴摇头谩骂道:“你还在调查那件事儿?你可真是闲了,可把我害得忙活成了一条累死犬了!”

    美子没有一绽,有些委屈她地说:“哦,那真是对不起,话说,怎么又忙了呢?”

    “这还用说?整理资料不是每天的事儿吗?”同事依然皱着眉头不开心道,“你倒好,你走了,这两个人的活可不得我一个人干了啊!”

    美子听后忽然羞愧一笑,便连忙道歉说自己对不住她,回头请她好好吃一顿,补偿补偿罢了。

    可谁知,同事却摇摇手说,不了,似乎以后的事情会越来越多的。

    美子不解想问个所以然,那个同事便指着电脑轻叹道:“死尸事件又发生了,这回某医院的死尸库里的所有死尸统统被转移到路易门口的那个大街上了,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人是鬼做的,若是个人,这个人一定练过乾坤大挪移的!”说罢,她还一边唏嘘。

    美子向电脑看了看,也下了一跳,她发现地上满是那些被冻成块状的血粒子,那和上次千子消失的是同一个地点,现场也是一辆货车造成的车祸,只不过这次的货车是纯黑颜色的罢了。

    “相同事件?”美子琢磨道。

    “当然,”同时指着文件的表头说,“而且还是相同时间呢!你说诡异不诡异?”

    美子点点头,长长嘘了一口气,她朝装着那几张照片的袋子看去,便不再说话了。

    夜幕降临。

    美子便前去会见了眼镜女。

    直到去她家里,她才知道今天她也没来上班。

    出门招待的眼镜女似乎憔悴了许多,她的面如菜色,似乎是生了很重的病一样。

    美子拿出照片,想要和她讨论关于远古石像的秘密,却不料被她浅浅推辞了,美子见她极度不舒服,便浅浅问她怎么了。

    眼镜女指着旁边柜上的一张体检表,也浅浅说:“不大碍,就是生病了而已。”

    “生病?”

    美子有些意外,本以为是普通的感冒发烧一样的病,可谁知道待她一看那表后,却顿时黯然失色。

    “”美子竟直接口吃起来,她抬头看看眼镜女,低头又看看表,顿时觉得这种天塌下来的感觉就如同感同身受一般。

    “这种病这种病,你怎么敢和我大方的讲出来?”美子口吃道,“不是应该躲藏着吗?”

    眼镜女看着一脸惊讶的美子,便笑着说:“不讲出来,还要瞒着你吗?然后害你,传染给你?”

    “那也不能”

    美子哽咽一下,她完全不能接受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忽然被告知患上了这种丧心病狂的病,更别提还是自己的朋友。

    她吸了一口气,将表格扔向一边,又吐气说:“罢了,我不怕,你都撑着没哭,我还有理由怕什么?”

    眼镜女听了,却滑稽一笑:“你怎么知道我没哭过?”

    她摘下眼镜,这才看见,她的眼睛明显地肿了好高,脸颊上还有长长的印记,应该是泪痕吧。

    本章完

    6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