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1章 早已离去
    “蛹?”

    美子惊异起来。

    “什么蛹?”

    眼镜女的表情愈加阴沉:“是蝴蝶蛹,大概,这就是蝴蝶的后代吧!”

    “蝴蝶的后代?”

    美子连忙夺过照片仔细看了看,起先她并没有看出这是某种蝴蝶的蛹,这被她一说,还真有几分神似。

    “这么说,这石像中先前死去的那个女人就是被扔进河里的那个吗?”美子又问。

    “嗯,大概是的。”眼镜女点点头说,“因为传说中蝴蝶变成火球前确实是附着在一个被实行了坠石刑罚的女人,而石像的传说正好也是一个受过坠石之刑的女人,所以,我认为,这回是同一件事情!”

    美子一听,此时的心情也顿然茅塞顿开,她站在路易学校之后那座山的坟墓前就想,这个石像肯定会不简单,这下串联起来后还真让人心头一动。

    “果然如此。”美子笑了笑说,“那可真是离真相更近一步了呢!”

    眼镜女点点头,却忽而又是一怔,她抬头看着面前喜笑颜开的美子时,心头却突然悬起一个巨石来,她突然意识到美子最近的反常,作为同一警局的同事,她也听说过美子的行进处事,在传闻里美子可是一个胆小又懦弱的小文书形象,传言有一次的解刨记录时,这个小姑娘曾吓得躲在解剖室的门角里动都不得动弹,可如今怎么变得如此之样了?难不成还真是传闻?

    晚饭之后,美子就赶回了家。

    美子年纪轻轻,但也是一个有老公的女人,也正因为之前的真美子是个胆小懦弱的软萌妹子,自然就很容易就嫁给了一个可以给自己安全感的男人,但要说如此,那此刻美子身体中的云小风可是要倒大霉了。

    虽说入了美子身体的云小风,得知了美子全部的记忆,但是一个人最难以注意的往往是自己的性格,之前的真美子也不例外,她了解所有人的性格,但就是没有记住自己的性格,云小风也自然无法真真切切的将美子表演下去。

    有些迟疑地摁响门铃,三声之后,却并没有发现所谓的老公来开门,美子身体里的云小风有些疑惑,她在美子的记忆里翻找出这么一个记忆:美子在警局工作,而她的老公却在家里坐班,应该是一个类似络营销或者是作家的工作,美子每次回家都会摁响三声门铃,而且他的老公也不出一分钟就会前来开门,天天如此,她两甚至有些过分甜蜜。

    美子抬手看了看表,已经过去两分多钟了,门自然没有动静,这可和她的记忆略有出入。

    不过,转念一想,莫不是老公出去了?

    想着,她便从兜里掏出了钥匙,习惯性地将门拧开,左右看看,这才发现屋里并没有人。

    真是出了怪了美子心中浅浅一骂。

    在客厅放下提包,无意间一个转头,却发现最里屋的位置似乎亮着光亮,那里似乎是有人的迹象。

    难道美子的老公正在洗澡?

    盯着美子脸面的云小风突然坏笑起来,她想这头一次拥有老公,还是别人的老公,这还真是让人有些不适应,不过仔细想一想,美子已经不在了,虽然是自己失手吓死的,但是这不自己不是舍身帮她继续活下来了吗?一尸还两愿,何乐不为?

    想着想着,这云小风竟然该学的自我良好起来,甚至,她还期待着见一见美子记忆中的美好老公的样子,幻想着和他一起生活,吃饭,睡觉或是搞事情

    啊!美滋滋

    她想着忘了形,还没休息,自己就已经走到了那个发光的房屋。

    她伸手拉开房门,里面却什么人都没有。

    空旷的吊灯边是一张空旷的床,床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地上没有杂乱的拖鞋,旁边的桌子上也没有任何应该摆在上面的纸片,一切都是整洁的,是那种空泛般的整洁。

    人走了?

    美子自言自语道。

    真是扫兴!

    人走了,灯还不关?

    美子咂了咂嘴吧,向前走了两步,这个房间明显是一个卧室。但奇怪,美子的记忆里根本没有任何关于这个房间的故事,云小风邪恶的思想设法寻找一些这个蠢萌姑娘的羞耻记忆,哪怕是亲一亲抱一抱也罢,但似乎,是扑了一场空。

    美子的记忆里真的什么都没有对这个房间,对她老公。

    真是奇怪。

    她甚至只能从记忆里寻找到她曾有这么一个老公,她曾有这么一个帅气爱她的老公,但让人失望,似乎除此之外,她一切的记忆都没有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

    美子在屋子里翻腾起来,她妄想翻腾出一些值得怀念的东西,来刺激一下她的脑袋,好让她可以回忆起一些本该记住的东西。

    但似乎她失败了。

    她完全对那个莫名的男人没有一丝其他的记忆她甚至完全把他当成曾经拥有!

    这是怎么回事儿?

    她起身之时,忽然耳边传来“嘟”的一声,循声看去,只见地板之上滚动着一个圆桶状的药瓶。

    她弯腰拾起,呵,竟是一盒安眠药。

    失眠了吗?美子想,或是她的老公失眠了?

    她晃了晃药瓶,里面并没有传来哗哗啦啦的药粒生,反而有轻微的哒哒声。

    哦?里面不是安眠药吗?那又藏着什么?

    好奇心愈来愈重的美子拧开了瓶盖。对着灯向里面看了看,里面似乎藏着一个纸团形状的东西。

    轻轻扣开

    她微微沉了沉表情,站起身,悄悄走出了房门。

    此时的美子是轻皱眉头的,

    此时的云小风是内心矛盾的。

    她操控着她,环视着这件不大的房子,忽而却有些心碎地样子。

    云小风也忽然明白,为什么总是找不出美子的一丁点儿关于她老公的记忆,原来她可以地把他忘掉了。

    没有生离。

    而是死别

    云小风忽然意识到自己像是害错了人

    或者说,她泛起了怜悯之心。

    她也没想到,美子软弱的外表下竟然还有如此强大的一颗内心

    她似乎看到,曾经在那张空荡荡的床上,美子孤独躺在那里的画面。

    画面中美子面无表情,手中的安眠药颗颗颤抖。

    伴随着“嘟”的一声,世界瞬间黑暗下去。

    美子其实早已离去!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