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2章 故意露馅
    斜风细雨下,

    美子站在山中某个新建的坟墓前。

    斜着眼睛,打量着墓碑上的字迹。

    幽暗的光辉下闪烁着一行字儿——大概是她的亡夫之墓吧。

    原来,美子的丈夫死了,早在一年前就死了。

    云小风之所以在美子的记忆里找不到一丝她丈夫地回忆,大概也就是这个原因。

    美子用所有的力气将那些所谓的美好或者不美好的回忆通通忘掉,她甚至是忘掉了那时候痛不欲生的自己。

    真是坚强的姑娘。这可和她呆萌地外表不想符合……

    放下一朵花朵,将放在一旁的雨伞撑起,转身,便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

    翌日,

    美子在办公室里碰见了正在提交辞呈的眼镜女,眼光错开之间,她便上前拦住她问:“为什么要走?”

    眼镜女浅浅一笑,却嗔骂一句:“哼,明知故问。”

    离开后,在一次同她商谈“如何探索石像秘密”的计划时,美子才了解到,眼镜女并不是主动辞职的,而是直接被上级直接劝退,原因,也就是因为她得了hiv绝症,不过,还算良心的是,她也算半个退休职工,至少后来的生活基本上有保障了。

    坐在有斜阳照射进来的小窗子边,美子一脸看着报纸,一边对身后忙活的眼镜女说:“你说,美子的老公是怎么死的?为什么她怎么什么都记不得呢?”

    眼镜女撑着一只拖把,一边拖地一边下意识地回道:“这个啊,这个真是说来话长,美子的老公患了重病,听说是绝症,还是突然发生的,不过呢还有传言说……”说着说着,眼镜女突然一愣,她忽然意识到美子问的这个问题真是极有问题——美子怎么会称自己美子?而且美子怎么会直言自己的老公死去的事情?

    她将拖把垂在自己的脚尖,眼睛疑惑地看着窗子下,笼罩在金黄色光辉里的美子,诡秘地问道:“你——你有些不像美子……”

    “哒”的一声。

    美子转过身看了一眼她,在金色光辉下的她显得有种莫名神圣的气场。

    “那你说,美子应该是什么样的呢?”美子微微一笑,弯下腰,将刚刚掉在地上的东西拾了起来,在光辉下照了照,这才看清,原来是一直小巧精致的腕表,里面的指针似乎被碰撞得弯向了错误的方向。

    眼镜女叹了一口气,弯下腰继续忙活道:“真是可怕,自从那个了边薇的死尸将你吓坏之后,你就彻底变了一个人,不过呢,你变化的还算好,变得胆大,变得阳光了,要说相比你之前的那个样子,我似乎更加喜欢现在的你呢,个人感觉罢了——”

    美子悄悄冷笑,站起身,从那片夕阳的光辉中走出来,微微晒的发红的脸颊上一双弯成月牙的眼睛忽闪两下,“呼”的一声,眼镜女的拖把停在了美子的脚尖,抬头相看,四目相视之中竟显得气氛一度阴冷。

    美子轻轻问道:“如此说来,之前的美子真是一个软弱无能,娇弱可悲的小女生形象?”她并向旁边让了让,好让眼镜女可以进行她的工作。

    “当然。”眼镜女继续拖地道,“你以前啊,是一个执拗,病娇,懦弱,无力,还有些小骄傲的小女人形象,说真的,警局里没有几个人喜欢你呢,要说喜欢你的,应该就是你老公了,那时候还传言,能喜欢你的男人,才真正算得上真爱呢,不过可惜——”

    说着,眼镜女叹息了一声,便突然停下下面的话。

    “可惜什么?”美子忽然上前半步,似乎极度想知道下面的发展一样。

    眼镜女苦苦地笑了笑,说:“可是他们前脚说你和你丈夫是真爱,你丈夫后脚就死了,那时候还真让人唏嘘不已呢!”

    “我丈夫怎么死的?”美子表情忽然激奋起来,她似乎什么都不知道。

    眼镜女也奇怪,便问:“难不成你被吓傻了不成?你忘记了所有东西?”

    美子连连点头称是。

    眼镜女无奈地呼了一口气,便说:“听说,是被火烧死的,烧的连渣渣都不剩,听到的时候我都底一颤,要不是听见了这个结果,要不是看见你之后被打击的差点儿服毒自杀,我才不会关注你,并同情你呢!”

    “被火烧死的?”美子一定,眨了眨眼睛连忙说,“怎么被烧死的?”

    “嗯,听说是在野外,有人说被坏人用汽油烧死的,也听说有人故意用无人机释放磷粉,反正死的时候没找到一点儿渣渣!”她叹息一声,转头又问,“不过说来,你真的忘得一干二净了?”

    美子一怔,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自言自语道:“野外烧死的,会不会是路易学校后的那座山?而且不是泼汽油就是撒磷粉,这在外人的眼里,在一些不明事理的人来看,不就和自燃没区别吗?难道……”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眼睛忽然睁得圆鼓鼓地,说,“原来如此,还真是这样!美子的丈夫被埋在后山桃田子谷的坟墓旁边,这么说,桃田子谷的秘密就一定和他被烧死有关系了!”

    “桃田子谷?”

    眼镜女拖完地,将脱发放在一旁一边说,“你什么意思?真是奇怪,你这个女人真是奇怪,难道对自己老公一点儿情感都没了?怎么这个也能扯在桃田子谷身上?”

    美子唏嘘一下,轻声说:“那是因为你什么都不知道,倘若我说,后山的那些坟墓中,一个叫桃田子谷的人的坟墓里,躺着的就是那个头上镶嵌着蝴蝶蛹的坟墓,你会相信吗?”

    “什么?”眼镜女果真被吓得一条,“你怎么知道的?石像不是被埋在石像公园里保护着的吗?”

    美子嘴巴一撇,有些疑惑道:“为什么之前你说埋在路易学校的后山?你骗我?”

    “我,我我我……”眼镜女忽然舌结道,“我也不知道,我那时候也是胡说的,真的假的,道听途说的我也不知道哪些是真的,不过,你又从哪里确定石像就是桃田子谷的坟墓里?我可只说在山后呢!”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