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3章 分析
    “我说我会遁土,你会相信吗?”美子眼睛眨了眨,趾高气昂道。

    “遁土?”眼镜女也趾高气昂道,“我才不信,你也是瞎掰的,别以为我不知道,哼!”她说着,将眼镜向上推了推,气势也上涨了不少。

    “好吧,那你这个半死的人了,你就不想知道所谓的石像秘密吗?和我合作,或许,我还能让你如愿呢……”美子偷偷一笑,说。

    眼镜女低头深思。

    她似乎也是即将离开世界的人了,作为一个不幸的hiv患者,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哪个王八蛋给她传染的,但是转念一想,这倒还让她更加敬畏时间生命起来,不过话说回头,美子的话也不无道理,她从小就对这个传说又兴趣,而且她又是半个信徒,既然坚信的东西和自己一直想要弄明白的东西就在手边或是眼前,那又有什么理由不去追逐下去了呢?

    也许人之将死,唯有心中的执念才是最珍贵的吧。

    “好,”眼镜女想得通透说,“可以是可以,但是你一定得在我羽化升仙之前找到其中的秘密,不然,做鬼我也要缠着你的!”说话的时候,她得表情有些阴沉,不过谁都看得出来,她是在故意同美子开玩笑。

    “废话不多说,这就开始如何?”美子闷声哼了一下,从背包里掏出那些照片,一边指着一边便开始分析,“传说中的石像是一个堕入湖中的女人化成的,而传说中的火蝴蝶瘟疫也是在一个被行刑了坠石之刑的女人开始扩散的,这么说来,从时间和条件来说,这两者急具共同点,可说他们是同一件事儿,而从现代的科技来说,石像需要水和泥土,并且还需要火,经过一系列的过程被烤制而成,而女人在水底,这就具备第一个条件,水底有泥土,这就具备了第二个条件,火蝴蝶可以放出高温,从水底浮起还不灭,这就是第三个条件,模具就是那个女人,自然成型的也是一个女人石像,这就是最后一个条件,所以,我认为,这是同一件事儿,而山后的那个桃田子谷便是石像的原型!”

    “嗯……道理是有道理的。”眼镜女推了推眼睛看着推理了半天的美子说,“可是这本身就是一个奇幻的事儿,这能和科学接轨吗?”

    美子瞥了他一眼,指着照片边说,“能,当然能,你要知道,按照科学来说,鬼怪就是一种特定的波,意念也是一种特定的波,倘若某个灵魂在离开身体之前,这两种波没有分离消散,拥有了意念的灵魂,这便成了鬼怪,所以是可以解释地通的。”

    “啧、”

    眼镜女听得嘴巴一咂咂,似乎还真被美子的话语打动了,她点点头继续说,“那真是让人欢喜,可是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做呢?”

    美子顿了一下,眼睛看向眼镜女的眉心,“分析这个,分析美子的……咳咳,分析我的老公是怎么死的。”

    她从口袋里捏出一个药盒,从里面捏出一张纸条说,“火神,这是命。”她将纸条打开,指着上面的字又说,“也许上次我真的忘记了很多东西吧,这是从我家找到的安眠药瓶子,里面装着这个东西,我也不知道上面的字儿到底是我写的还是老公写的,总之我认为这一定是一个巨大线索!”

    眼镜女将纸条捏了过去,一手指着上面的字迹,一边仔细品味着,“这不太像你的字儿,也许之前我和你的交集不怎么好,也没关注你,不过说回来,这东西有什么用吗?‘火神,这是命’又代表什么呢?”

    “单看这个你当然是看不出来的。”美子笑了笑说,“结合他死去的方式就行了。”

    她从桌子旁边拉出一把椅子,慢慢坐上去,边又说,“你说他被传闻烧死的,是磷粉又是汽油,有传闻,就有目击,有目击就一定有人在当场看过他,又因为汽油和磷粉燃烧都会发出蓝色的火焰,这似乎黑人一种神秘的感觉,但结合现在来说,大多数人都不相信鬼神,自然也就给他定义一个被磷粉或是汽油烧死的。”

    “呃……这个意思是,你说他可能不是被凶杀的?不是被磷粉或是汽油烧死的?”

    “嗯。当然。”美子眼神忽然坚定起来,“鬼怪之所以能害人,是因为他们发射的光波给人造成幻觉,倘若这样来说,那些目击者可能是被施加了幻觉的!”

    眼镜女推了推眼睛,又问道:“这么说,你老公也不是真的是被烧死的?被鬼怪所谓幻觉杀死的?”

    “不。”美子却忽而又摇摇头否定了这个看法,“他是真被烧死的,并且,他一定还知道某些秘密,不然他也不会留下有这些字儿的纸条不是?”

    “被真的烧死的?”眼镜女疑惑了,“被真的烧死的,那鬼怪为什么还要幻觉旁观者让他们以为是火烧死的?”

    “嗯……”美子停顿了一下,表情却并没有被难住,说,“这个,也许并不是问题呢。”她将纸条指了指说,“这就同你对我说的红蝴蝶有所关联了。之所以为红蝴蝶,因为它是火蝴蝶,之所以是火蝴蝶,她是一只冒着红色火焰的蝴蝶,这下就可以说通了,既然鬼怪要让目击者看到假象,但又同样是火,那便只有让他们幻觉改变火的颜色罢了,一种是幽蓝色的光,一种是纯红的光,这就是区别。”

    “可是……可是,”眼镜女看了看美子,咂了咂嘴吧又问,“改变颜色?为什么要改变颜色?”

    美子嘿嘿一笑,说:“过去它的火光太过怪异吧,请注意刚刚我的所言,我说的是‘纯红’,其实,我也不知道是那种红,我屋是血红,也许是大红,总之,它之所以要改变目击者看见火光的颜色,也许就是因为它本身的火,太过诡异,太过碍眼了吧……”

    “这么说……也只猜测而已?”眼镜女浅浅又问。

    美子点头,微微一笑,“当然都是猜测嘛……”

    “可是线索都串联完毕,接下来又要怎么做呢?”

    眼镜女站起身,慢慢无奈向厨房走去,她像是要做饭了。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