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2章 高傲的护士
    云小风做梦也没想到这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的过去了。可是,这又是怎么可能呢?难道梦中的边薇、千子、美子和眼镜女都是虚无的存在?难道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生病做的梦?

    可是,单说是做梦,这也是行不通的。

    因为她仍然没有车祸之前的记忆,也就是说,她的现在的全部记忆也只是车祸之后她所经历的东西。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

    在医务室里,面前为她办理出院手续的护士显然是一个新手妹子,她的脸上还有些校园的清纯气质,脸色白皙,皮肤有光泽,显然不像其他那些日夜操劳的护士,云小风第一次看见这么稚嫩的小护士,便心说:“这医院是没有人手了吗?派这么个小护士来帮我办理出院手续,要是她紧张给我填错了出院单,岂不是要到倒大霉了?”想着,她便向护士的胸牌看了看。

    原来小护士叫严凉。

    “严妹妹好名字啊,”他顺势道,“严妹妹什么时候毕的业呢?”

    “你管得着吗?”可谁知道,这个严凉却是一个有些脾气的小姑娘,她大声叫道:“办理完手续后你得去路易西城公安厅录口供,你的主治医生说你有重度脑震荡,可能很多事情都忘记了,所以这个任务就交给我了,一会儿你得跟紧我,知道吗?”

    她一边在面前的单子画了两笔,抬头却又说:“还有,你别叫我妹妹,叫我姐姐,也别加严字儿。”

    云小风被听着这似乎是训斥一般的声音后,却忽然提起了心脏,她心想:“重度脑震荡是什么鬼?难道我真的是在路易学校后山遭到了贼人的拍打了?对了,之前那个假装老婆婆的医生也这么说过,她说自己被搬砖拍了几十下,这人可真狠!可是这么说来自己经历的那些事儿真就是做梦了?可是自己又是怎么惹上贼人的呢?难不成劫色”她想着,忽然用手在身体摸了摸,她还故意将自己的病号服向下扯了扯,想看一看自己还是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

    这一切都被一旁的小护士看了个明白,严凉便严正道:“您好,这位小姐,我希望你可以注意一下自己的动作,这儿是公共场所,如果你想要检查自己的清白,你可以看一看你的体检单,那上面可记录了你的所有指标,那个东西总比你的眼睛好使,是不是?”

    说着,严正便站了起来,将手上的单子递给了医务室里的另外一个男人,云小风傻傻地看着她,却无意发现办公室中的其他三个男女竟像看猴戏一样盯着自己,甚是尴尬。

    云小风脸颊一红,挤眉弄眼的心想:真是一个最铁的护士,真希望有个男人能把她制服了,这样的医院也真是黑暗,病人来这里,不能安心养病,还要接受护士的冷嘲热讽,这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她想着内心就是一阵愤怒,两眼一定便伸着手对着严凉。

    严凉一见云小风似乎在索要什么,便又有些不耐烦了,她微微站了起来,两只眼睛盯着一旁的打印机说:“放心,你的身子很清白,甚至还有些部位没有发育完全,可以说就算是男人,也没能把你怎么样的!”

    啥?我没发育完全?云小风一听这样的言论当时就有些怒了,她这个堂堂二十几岁大大姑娘你竟然说我没有发育完全?你要是嫉妒,也请你找一个豆蔻年华的小姑娘吧,找我是几个意思?她越想越气,便气鼓鼓地叉腰道:“你,你这个小妹妹真是不尊重人,信不信我找你们院长投诉你啊!”

    “噗哈哈”

    也不知道为什么,云小风的话刚说完,办公室的其他几个人忽然笑了,他们个个斜着眼睛瞅着严凉,并投去个个不可思议的眼神。

    云小风一愣,环视着周围,有些奇怪,便心骂道:“这又是几个意思?我说的是实话你们笑什么?难不成这个世界说实话的人都应该被制裁吗?”

    正在她发呆的时候,面前的打印机也停止了工作,叫严凉的小护士将所有的单子复印了两份,一份递给了另外一个医生,一份裹成档案袋,递给了云小风。

    “出院要用的资料都弄好了,收拾收拾吧,我们要出发了!”严凉看着云小风说,她一脸高傲的样子真让云小风感到不舒服,她甚至有那么几秒开始怀疑人生了,她想:这真是她娘的背,还不是一般的背,这都背出银河系了!

    边心骂,她一边接过档案袋,强忍着心中的不满,便问道:“你说咱们要去城北录口供?为什么要录口供?”

    “笨蛋!”严凉忽然不耐烦地骂道,“你被人在山下打晕,你不录口供,谁帮你结案?要纠正的一点是,不是城北,我说的是西城,嗨,我怎么有你这样的同胞还有纠正一点,不是咱们,是你,我只负责把你带到那里,至于之后,除了你再次受伤,否则我是不会再管你的!”

    云小风被这个叫严凉的女人吓坏了,她真不知道这个护士到底和自己有什么仇,怎么总是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凶她,明明是这个严凉脾气怪异,却总弄得像自己的错误一样。

    她站起身,将手边收拾好的衣物拎了起来,眼睛一斜,便气呼呼地说:“好了,你的任务完成了,我的事儿我自己可以做,西城是吧,你别操心了,我自己去!我自己去!”

    云小风说话的时候,嘴巴都可以挂上一个油瓶了,她明知道自己已经没什么回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儿,这趟出去是否能找到所谓的西城公安厅,都是一个未知数,但又看着面前这个极度自负的小护士极不情愿的样子,她还是更愿意独自去冒一险。

    她站起身,双腿还有些无力,走起路来还总往两边倒,晃悠了两步,便扑通一声靠在了门框旁边。她叹了一口气,慢慢爬了起来,可是忽然两腿的乏力再次让她滑了下去,她有些懊恼,刚要转头看看那个叫严凉的护士是不是正在笑话她,却发现她已经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并且还一脸铁青的伸出了一只手。

    严凉撇嘴说:“来吧,还是本姐姐送你去吧!看你这么可怜。”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