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3章 惊异
    “什么?这家伙还在占我的便宜?这怎么可以?”云小风一听“本姐姐”这个词儿,当时脸都绿了,被一个比自己年轻的人捉弄,这无非是比死还难受。

    她将脸向旁边一挑,两眼忽闪忽闪道:“你耍赖,明明我比你大,你还占我便宜,我不起来,我不起来!”

    “你不起来?那我可不管你了!”严凉双手一盘,眼睛看向一旁几个正在取笑她的同事,并且还冷冷地震慑了一下。

    云小风心脏一悬,这可是遇到刺儿头了,平时在她的潜意识里,似乎周围的人都是让着她的,这突然来一个总和她杠的活神仙,她还突然有些制服不住了,盘坐在地上的双腿有些发麻,她便抬头说:“你我各退一步,我跟你去警局,你也别让我喊你姐姐可以不?这样天下太平,有何不可呢?”

    严凉嘴巴一嘟,眼睛咕噜转了一下,似乎也有这么个想法,愣了几秒钟,便说:“好是好,但是你得承认,你对我做的那些事儿是你无意识做的!并且你要当着全楼层的人给我洗白!”

    洗白?洗什么白?

    云小风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便心说:“这个女人对自己总这么苛刻难道是有前景的?她说我对她做过了事情,这又是什么事儿?再说两个大娘们的又能做什么洗不白的事儿?”

    她一把拉住严凉的手,两只眼睛车轱辘一样的转了两转,问:“我,我难道侮辱了你的清白不成?你怎么还要让我洗白?”

    严凉转眼看了云小风一眼,心中也是一怵,莫非这小姑娘真的忘记了那些事儿了?她回忆着那天发生的事儿,并选择将这些对云小风澄清清楚。

    原来,那是云小风被送往医院的第一天,手术护理之后,负责照顾她的便是这个同样来到异国他乡严凉,因为是同胞,她便特地的被分配来做她的专门护理人,在夜晚更换病号服的时候,云小风下意识的叫了几声,但叫者无心,听者有意,她的声音又是那么的“柔美”,便被传成了她两在做一些让人羞于止口的事情,还有一段时间云小风被暗地里传这“惨叫百合”的外号,但没过多久,这个外号便被严凉专门请的“公关”人员消灭干净了。

    “哇去!”云小风一声惊叫起来,“合着别人把我们当成百合了?那我当时的叫声到底有多动人啊!”

    “还说呢!”一提起如此,严凉便气呼呼道,“鬼知道你为什么跟**了一样的呻吟!”

    鬼鬼可能也不知道吧云小风傻乎乎一笑,似乎她还没听过自己那样的呻吟声,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之间还对此产生了兴趣来,走出医院大门之后,她便叫住了严凉,说:“真是怪哉。你的工作单位也真是危险,病人呻吟了几声就能想歪,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离开?”严凉一边看着路边计程车,一边摇摇头说,“为啥?我们背井离乡来这里,出了做做护工,还能干啥?其他的单位都是黑心单外,我还害怕被人买了身子呢!”

    “卖身子?”云小风浑身一抖,这才想起来那贼人在山下将她打昏的事儿来,这可不得了,自己的身子莫非被那变态毁了?她快速翻腾着手中的档案袋,边说:“话说同胞,我的身体没有被毁掉吧,要是被毁了,我也不想活了!”

    严凉斜着眼睛看着她,却有些冷漠地说:“哦?那你就赶快去死吧。在你找到你的体检单之前。”

    哗啦

    云小风翻腾的手突然停了下来,转眼一脸惊讶的样子看着严凉,说:“什什么同为天朝同胞,你,你可别吓我,我怕怕”

    “你怕?”严凉浅笑一下,“你是怕死吧!”

    云小风一听如此,便万分无奈,双手捂着小腹,有些伤心的说:“哎,我说同胞,我会不会有小宝宝?有的话,那我就死了算了不明不白的活着,这和死去了还有什么区别?”

    严凉白了她一眼,仍然有些埋汰地说:“那好吧。你去死吧,你活着已经没有意义了,回国后我会给你的父母带去信息的,你就别为他们担心了。”毒舌的她竟还指了指面前车辆来往的马路中心,还有那抬头万丈的高楼,她的意思像是跟云小风推荐几种可以痛快死去的方法一样。

    “不过,你要自杀之前,我希望你可以明白几点,第一,你必须配合当地警察做完笔录,事实的真相很重要,这关乎着我们整个天朝的尊严问题,第二,是你有权知道的,那个贼人确实将你伤害了,但是没有对你进行其他恶劣的毒害,第三,倘若你真想死,希望写一封遗书告知整个世界,自己的死和世界无关!”忽而,严凉又双手一摊,向她絮絮叨叨了半天。

    “啥?什么鬼?”云小风忽然惊瞎了双眼,连忙拉住严凉的双手说,“前两个我可以接受,但是第三个是什么鬼?我踏马的都想自杀了,这还不是世界的错?死前,你连让我怪一怪世界都不可以吗?这是什么理由?”

    严凉双手盘在胸膛前,稚嫩年轻的脸颊上显现出前所未有的成熟气息,她道:“自杀在你,心中不平你是你,又不是世界拿把刀子把你捅死的,你怪世界干嘛?”

    “你这”

    一时间理亏的云小风竟然无语了,她心想,真是倒霉,怎么自己就遇上了这么个毒心毒嘴的同胞,这真是倒霉!

    谈笑间,吱呀一声,面前走来一辆黄色车身的计程车,透过玻璃可以看见里面的司机是个女人,她面容和善,对云小风而言,看样子是比她旁边的这个严凉好多了。

    “你好,去城西吗。”

    忽然,耳边传来一句叽里呱啦的日语,这可把云小风吓坏了。

    “嗯,可以的。”

    没一会儿那个女司机便回了话,云小风不懂什么意思,却一脸茫然地被扯进了车里,坐了起来。

    过了好久,云小风有些懊恼,便奇怪地问严凉道:“你会说日语?”

    严凉一脸不耐烦地看着她,浅浅回:“废话,来这里的,出了只是旅游的人,谁还不会日语啊。”

    云小风一听心头一揪,忽然却傻傻的笑了笑道:“那,那我就不会,嘿嘿”

    “你不会?”

    严凉惊讶了一下,“你不会你来这儿干嘛?玩儿呢!”

    “那可不是,不会,说不定是过来学习的呢?”

    就在云小风一度理亏的情况下,前面开车的司机突然开口了,她说的便是大天朝语言。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