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4章 谴责
    “什么?你是同胞?”

    听见女司机的天朝语后,云小风竟感觉到惊讶又惊喜,对她来说,这无非是一个个接连出现的意外,虽然不同之前的变狐鬼,入她人身体那么触目惊心,但这个也足以让她感觉到世界的真实。

    “哎呀妈,真是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啊!司机姐姐,遇见你真开心!”云小风嬉皮笑脸了一阵,眼睛忽而又瞟向了旁边的护士严凉,又嘴巴狠狠一嘟,足够挂起一只油瓶地说,“司机姐姐这么疼爱同胞,不像某人,还想逼得让我去自杀呢!真是出门没看黄历,害坏了我的脾气了……哼!”

    严凉听见云小风的一通埋怨,自然也不甘示弱,不过看她的样子,却像是也被突然碰见的同胞女司机给吸引了,她便强忍着那些个不服气,慢声细语道:“这混球说的也没错,他乡遇故知是挺意外的,不过,难道说,这位姐姐也是来留学的吗?”

    开车的女司机微微一笑,眼睛想一边看去,突然停下,云小风和严凉一看,原来是遇见了左转红灯,便听女司机说:“求学但是不至于,我这么大年龄了,孩子都几个月了呢,不过,我是来找人的。”她说着还一边笑了笑。

    “找人?”严凉有些惊异,“这位姐姐孩子都几个月了吗?”她又上下打量了一番,她是个护士,自然有几分识人的技巧,她便想到:不可能,她真会开玩笑,很明显这位女司机的体态并不像刚刚做完月子的女司机,首先腰肢的和臀部的比例都不正确,胸部也没有变得丰腴,脸皮白皙没有一丝妊娠纹,手指的指甲也没有明显的钙锌流失的记好,她怎么可能会是刚刚做完月子的人?难道,她的月子补得如此恰到好处?

    她越想便越不对劲,眉头一皱,浅浅说道:“你……会不会有什么隐情?”

    话刚一出口,车子就动弹了。

    女司机似乎并没有对如此没头没脑问题而感到惊讶,反而她还安心地笑了笑,偷过车前窗的后视镜偷偷瞄了她们一眼,回道:“这位小姑娘真可爱,话说,海外遇到同胞的招呼方式,不是应该先问问名字和家乡吗?你们真是可爱……”

    闭口很久的云小风也算是机灵,或者说她早就想说话了,她狠狠埋汰一眼严凉,便转眼对女司机笑呵呵地贴近道,“就是就是,这女人太让人伤心了,可爱的就我一个就可以了,她,沾不上边……”说罢,还笑了笑,看了一眼气鼓鼓的严凉,吐了吐舌头,转头又说:“也对奥,司机姐姐真是漂亮,我叫云小风,我的……”

    吱丫——

    忽然之间,车子一下停了下来,云小风和严凉被惊得向前一扑,差点儿同时闯进了驾驶和副驾驶位之间的那个空挡,当然免不了的,他们来了个脸蛋碰脸蛋的亲密接触,这可瞬间让空气变得安静许多。

    “你……你踏马的真是个gay啊!你怎么不扶好?”

    “你怎么也不扶好?还怪我?我脸都痛了!这可是我的第一次啊!”

    “第一……呜!”

    一旁的云小风被气的直呼噜,她的脖子伸得很长,就像一只被惹毛的母鸡,面前的严凉就像偷了她鸡蛋的邻家大母鸡,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好了,”

    忽然,车子在一片催促的轰鸣声中向前走了两步,然后便又停了下来。

    严凉向前顺势看了看,原来是女司机不知道怎么,忽然踩死了刹车,而且她停车的位置正在离开下一个红灯只有五六米的位置,但是在这么远的位置突然停车,这却是有些反常的做法。

    看见新晋的死敌严凉正神秘地看着面前的女司机,她也忍不住向那边看了看,她的眼神别致,没看局面,没看女司机,却一眼便瞅着那红灯倒计时盯了半天,不过这让旁人看来十分无用又孩子气的做法,却被她看出了个花样来——

    因为,她清楚地看见,红灯竟然还有29秒!

    “嘶——”

    云小风有些奇怪了,她摸了摸下巴,也机灵地推断道:红灯怎么还有29秒?我刚刚明明还跟那家伙吵了半天,这至少有十秒多长时间了,她为什么不称这个十秒跑过去呢?难道……

    “好了好了,”

    女司机长长呼了一口气,转头赶快向身后这两个气鼓鼓的小姑娘看去,说:“这是我的错,我不小心踩了刹车,我的错,你们骂我吧……”

    女司机说话的时候,额头已经渗出了汗珠,她的表情明显慌张起来,她似乎正在担心着什么。

    一向心直口快的严凉一见如此,则并没有“饶她一命”的意思,眉头狠狠一皱,心直口快地埋怨到:“呜……司机姐姐也真是粗心,你倘若有什么心事儿,来我们医院做做心理检查呗,你可是拉人的活,要是出事儿,那可是人命啊,何况还是国外,这出事儿了可真是麻烦呢!”

    她的语气就像上司在训斥下属一样,女司机倒是虚心接受了,这可让旁边的听客云小风憋了一肚子火气。

    “你说什么呢!”云小风皱着眉头大声道,“都是同胞,你又是后辈,你怎么能这个语气!你积点儿嘴德好吗?谁都有犯错的时候,你就不能容许别人改正,却非要将人自信一杆子折损完全才行?”

    严凉一看,心中却生起了委屈:“你!你顽固不化!老套思想!后辈就不能直言前辈的错误了?难道我们只能敬仰前辈的成就,而对他们的错误闭口不言吗?难道对于他们来讲,错误就不是错误,错误成为了你们道德敲诈的绿灯区吗?”

    “是!”云小风也是气昏了头脑,讲只眼睛狠狠地瞪道,“后辈对前辈就应该持以最基本的尊重!这是大天朝的传统!”

    咔嚓——

    严凉忽然被气的急了性子,她猛然将车门扣开,一副准备下车的架势,她显然被云小风快气坏了。

    可不巧的是,就在正要推开车门时,车子却呼的一声启动了,严凉被迫缩回了身子。

    回到车里的她可谓脑门生烟,她远远地离开云小风的位置,若是她是一个大胡子男人,此时用“吹胡子瞪眼干着急”来形容,真是再惟妙惟肖也不过了。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