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崩溃
    “我是鬼吗?你这么怕我?小心车门没锁紧,被甩出门,脸朝地呲成个大花脸呦!”

    云小风的风凉话幽幽地说着,一旁的严凉还真被吓了一跳,她的眼神狠狠瞪了云小风一眼,慢悠悠地向云小风身边靠了回去,坐定之后,她还特定推了推车门,生怕这云小风说的会是真的。

    委委屈屈,她两也算和平了片刻,前座的女司机也停了她们不久的争吵声,这下也终于可以安定下来开车了,她偷过后视镜悄悄看了一眼云小风,便问:“小妹子你说你叫云小风?云朵的云?大小的小?吹风的风?”

    “额,呵,”云小风一听女司机在叫她,这便微微笑了笑,摆正了心态道,“嗯,是的呢,姐姐猜的真正确,话说,我真的喜欢姐姐的样子,无论是脾气还是颜值,都涮开了某人好上几倍呢!”说着,她还故意白了一眼一旁紧挨着她,生怕从车门摔下呲破脸的死敌。

    “话说,姐姐你叫啥?住哪儿呢?我可不可以追随你呢?我这一个被人在荒郊野外敲昏了脑袋的小可怜虫,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来这儿的,更别提自己来这儿的目的和其他意义,虽然我能求助的人不知你一个……”说着,她顿了顿,又斜了一眼严凉,转头继续道,“但是,比起某人,我更喜欢你,嘿嘿……”

    云小风傻妹子似的笑了好几声,这让正在开车的女司机有些无奈了,她有些惊讶,两眼看似正定,实际上已经慌出了重影,她故意辆车子开的慢些,定了定眼神,这便说道:“小风……小风妹子说的真是好听……不过,不过……”她忽然舌头结住了,停顿了几秒便继续道,“不过,你真的失忆了?话说,你连自己怎么到这里来的都忘了?”

    云小风捂着脸,忽然一脸正经道,“怎么到这里来的……这倒可以猜测,不是坐船就是坐飞机,总之,这个可以猜测的是不,嘿嘿……”

    女司机也被逗得一笑,连忙说也是也是,转了弯道,没多久却又碰见了红灯,她将车子停好,眼镜盯着前窗顶的后视镜又问说:“这么说,你忘记的是自己的家在哪儿,还有自己到这里来的目的?”

    “嗯。是的。”云小风点头笑道,“这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啊,我还没在这里滚出名堂,自己就忘了自己是谁了,这真是让人心疼……”她说着,还下意识地摸了摸左胸膛的位置,表示着自己的无奈和可怜。

    “哦,那是挺可惜的……”女司机惋惜地笑了笑,由于同情,便轻轻地说,“那我给你一张名片,我们就算认识了,你今天的事情做完后,就给我电话,我带你去我的租住地。之后的日子,就和我住了,等我找到了我要找的人,我就带你一起回国怎么样?”

    说着,她笑着将那张似曾相识的名片递给了云小风,转头,便又将车子开动了。

    云小风看着名片上的字儿,忽然惊讶起来,她连忙拍了拍身边的严凉,大声道:“我去!大姐姐果然叫姐姐呢!你看她的名字!红姐姐呢,她竟然叫红姐姐!”

    红姐姐?

    起先还一脸埋汰的严凉突然惊直了腰板,她连忙看着那张名片,有些唏嘘地暗说道:“红姐姐?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如此熟悉呢?莫非,我在哪里听过?”

    她思考了良久,却又害怕这个云小风让她觉得她对她放松了警惕,便又皱眉严厉道,“你个土鳖,人家其实不叫红姐姐,这是她的外名号,我的严凉也是我自己的外名号呢!你想知道我真名叫啥吗?”

    严凉一脸高调地看着云小风,那种眼神恨不得让云小风马上跪下求她一样。

    “真名叫啥?”

    谁知道,云小风却毫无波澜地回了这么一句。

    这似乎让严凉很是尴尬,她瞅了一眼名片,便立马粗鲁地将其还了回去,一边大声生气道:“一点儿都不知道眼色,你活该被人敲脑壳!”

    双手一盘,身体面向车窗外,便不再理会云小风了。

    一刻钟过去,西城警局,便顺利到达。

    云小风摇摇头送了一口气,下了车,一个懒腰伸地畅快,便准备向大厅走去。

    “回来!”

    砰——

    却不见,这个活见鬼的严凉却把她叫住了。

    “你不付钱,你就想走啊!你怕是石乐志哦!”

    她气鼓鼓地埋怨道。

    云小风转头看了看红姐姐,两眼泛出泪光,浅浅地回答道:“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我这么可怜的小可怜虫,你就行行好……行行好……”

    可怜几几的样子真是让人看到心疼,不够这足够让那个严凉吐上整整一马槽了。红姐姐微微一笑,却应了她的祈求,将车子开走了。

    “我,我曹!”

    严凉一件如此,小仙女的气质彻底崩坏,她气得脸红脖子粗地走到云小风的面前说:“你……你真会坑同胞!我遇见你了,算是我八辈子倒大霉了!走来!”

    她横身将云小风闯开,两眼红彤彤地走进警局大厅,在接待处取了一张单票,转身递给云小风,便意图着想要离开警局,永远甩掉云小风一样。

    “你去哪儿?”

    还没走开一步,她却被云小风和面前的一个警察大叔叫住了,警察说的是叽里呱啦的语言,云小风则说的是天朝语,这两个重叠起来,还真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

    “我任务完成了……我难道不能回医院了吗?”

    她等着眼睛看了云小风一眼,忽而,又用叽里呱啦的语言对着警察大叔一顿哭诉。总之,说的话的意思,也就是表达着那么个要了她得老命一样。

    “你不能走,至少口供录完之前。”云小风摇摇头拒绝道。

    “为什么?”

    严凉表情夸张,她似乎真是受不了这个活佛了,倘若真要让她们在待在一起任何一秒,她就会突然崩溃,甚至疯掉。

    “因为,因为我不懂日语,我需要你给我翻译,不然,这位警察也无法完成任务,这么说,你的任务也就失败了,你回去仍然要重新通关一次。你这么关心我,弄得不好,人家还以为我们真有什么说不出的关系呢!”

    严凉心头一惊,一时语塞竟说不出话来。

    一旁的警察大叔虽然不知道云小风说的什么,便也大概理解了她正在挽留这位小姑娘。他对着严凉点了点头,指了指一旁接待室的位置。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