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6章 奇怪的云小风
    “你说,她上次也来这里住过?”

    “是的,主治医师也是我,我和她……还挺有缘分的呢!”

    “哦,那你有空吗?现在或者班后?”

    “嗯……当然。”

    西装男微微一笑,眼神瞟向床上如同失了魂的云小风,转身便带着这个所谓的主治医师离开了。

    房间里的人群龙无主,便也跟着四散开来,留下来照顾云小风的,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年轻女护士。

    “哈呼……”

    云小风傻呆地看了一眼小护士,毫无意识地哈了一口气,面对一直如同傻了的云小风突然冒出动静,这个小护士还真吓了个够呛,她眨了眨眼睛,埋怨道,“哦,合着你没有傻?你装傻的?”

    小护士定定的看着她,却发现云小风呵出气后,就再次傻呆呆地呆住了,可是她也不知道云小风其实是正在沉思着什么,她舒了一口气,踩着噶登噶登的高跟鞋,便拿来一瓶吊瓶帮她换着。

    云小风嘴巴一撇,心想:我的个乖乖,我不就是睡了个觉,竟有人还说我傻了?这是怎么回事儿?这医院的体验也太差了吧!

    他眨了眨眼睛,目光转向小护士的侧影,竟然有些触动,这人是新来的?她的脑海闪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定定一想,这才想起她的姓名。

    “上次的那个呢?”她开口说话,喉咙竟然有些干涩,细细品一品似乎嘴巴里被人噻过石灰粉一样。

    小护士又是一愣,“原来……原来你真没有傻?”她转过头,看了看门外那群穿着西装制服的人,似乎想要赶快通知她们这个消息。

    “等等。”云小风拗起身子,一只手无助小护士的嘴巴,小护士心头一紧,眼睛睁得圆溜,似乎要被绑架了一般。

    “小护士,小声些,我相信你一定想要一个安全美满的人生吧。”

    云小风斜眼笑着,忽然从身后的口袋里摸出一个黑色的药丸,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做的。她又说:“小护士,你看看这个是什么?这个是我从你们的桃田大人坟墓里寻找到的药丸,相信桃田子谷鬼火秘术你应该听过吧,当年,千军万马在三分钟之内便化成了灰烬,其中一大原因就是这个东西呢!”

    小护士一听,双腿便开始颤巍,不过看她的架势,她仍然在坚持要向外面的人求助,她得嘴巴和喉咙不停地发出奇怪的声响。

    “你别动。”

    云小风将药丸收了回去,忽然又说:“你知道吗,那天你在的病床边照顾我的时候,你睡眼惺忪的时候,是不是有人给你递了一杯水?”

    也不知道怎么了,一听如此,小护士忽然就安静下来,她得额头冒出汗珠,她的脑袋斜着看着站在她背后地云小风。

    “你……”

    她狠狠将云小风的手扒开,不过倘若不是云小风故意松开,她也不可能扒开她的手的。

    她有些颤抖着说:“你……你说什么?”

    “我说水啊,一杯水,一杯……放了这药丸的水啊。”

    云小风刚刚的傻呆气质瞬间消失干净,此时此刻的她就像一个可怕的诡秘者,像是正在计划着什么。

    “药丸……你说这药丸?”小护士害怕了,她的双腿趔趄了一下,噶登一声却惊动了门外的那些“热心大汉”们,一个长相粗暴的男人迅速趴着窗口连忙问:“秦护士,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天是黑的。

    病房里是安静的。

    只点了床灯的病房显得有些暗淡,楼道里比这里亮的多,所以那个粗大汉并没有看清屋子里的情况。

    云小风也惊了一跳,但她并没我慌乱,她将手从小护士的肩膀上挪开,一手捏住护士腰间的大褂,勒住她的细腰,边轻轻在其耳边说:“生与死轮回不止,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已经是一个死了三次的女人了……哦,不对,不是女人,而是人……所以,你是时候应该做决定了……”

    她忽然将她腰间的纽扣解开,将吗黑色的药丸抵着食指摁了进去,烫,真是烫!

    那种说不出来的刺痛刺痛着小护士的神经,她最终忽然小声呜咽着:“不……烫……好烫……停下……我……我听你的,听你的……”

    云小风邪魅一笑,这才停了下来。她躺在床上,眼睛看着护士憋屈的表情,转过头,便假装着睡了过去。

    吱丫——开门。

    小护士带着医药盘走了出去,外面的糙汉子一见,便连忙问道:“怎么了?里面发生什么事儿了吗?我见她都站起来了……”

    “检查,检查伤口的。”小护士无意的说道,但是她嗓音里的轻声颤抖却被大糙汉捕捉住。

    大汉又问:“检查伤口?刚刚不说,现场没有她的血液,她身体上没有一处伤口吗?怎么还要检查伤口?”

    小护士心头一紧,忽然想到确实如此,这可怎么办?她转头看了看病房里背对她躺着地云小风,忽而却说:“你懂什么?伤口分为出血伤口和跌打损伤,她上次被人敲晕了脑袋,那是跌打损伤,当然不出血。”

    大汉恍然大悟,两眼眨了眨说:“哦,原来如此,真是打扰了,打扰了,嘿嘿……”

    小护士白了他一眼,转身,便向一边的医药室走了去。

    “耳机,黄色石头,红姐姐,失忆,密道,墓室……到底是什么?是什么呢……”

    病房里的云小风自我琢磨着,她手中捏着那条漆黑的头绳,仔细看了又看,表情有些凝重。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红姐姐是谁?红梅是谁?为什么在密道里?倘若我跟着她继续走下去,我有会怎么样?我会记起更多东西吗?还有……这个世界,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吱丫——

    一个自称古野探长的男人跟着一个叫桃田花子的女医师走进了房间。

    “我有一些事情请教你,你会不会告诉我?”古野探长说。

    花子笑了笑,眼睛看向一边戏谑道:“哦?你为何不说,我能否如实回答你呢?”

    “如实?为何如实?”探长挠了挠脑袋,奇怪地问。

    “因为,因为你是大探长,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证人喽。”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