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是云小风还是云小凤
    “什么?小风!你乱性……呸!你变性啦!”

    “我……我也不知道咋回事,你看这胸前……都长瘤子了……”

    “瘤……”

    若大的房间里传来云二娘的惊呼声,她看着面前一脸憋屈的儿子,真是气儿不打一处来。

    云二娘也是急火焚心,连忙伸手去拉扯儿子的七分大裤衩,她一边拉扯一边还嚷嚷说:“快!快给娘看看,看看下面的东西还有没有啊!”

    云小风一听,心也突然跟着一紧,他似乎已经感觉到了大腿之间的空挡,他不想给娘看,但他拧不过二娘,他刚要拦住二娘时,二娘用力一扯,把他脱了个精光,霎时间,空气安静了。

    云小风眉头都皱僵了,他抬起头颤抖地对二娘说:“不…没……没了!娘……我,我变女的了!”

    “什么……你这”二娘像是突然被撞昏了脑袋似的,声音从刚刚的惊恐突然变成了颤抖,她突然怨天哭丧着说:“哎呦,我类个老天爷啊,你这可让娘怎么活呦……怎么出去见人呐!”

    “娘……您别……我……”

    云小风脑袋混乱,突然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其实云小风变女人这事儿也并不是无源之水,那都是他祖宗惹得祸害。

    几百年前云家是一个正派的法道之家,后来不知道是封住了一个什么灵异鬼怪,才落下了这后代无子的诅咒。

    云家单传法道,传男不传女,也因为这后代无子的诅咒,云家吃了不少苦头,所谓的传承也就是招纳上门女婿罢了,若真是想要血脉单传?哼哼,不可能的!

    这不,云小风的老爹云太平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入赘女婿呗。

    云小风今年刚好二十岁,二十年前他娘怀上他可是吃尽了苦头,人家都是十月怀胎,他娘却硬生生怀了他十二个月,生他时还差点儿难产死掉了。

    不过天命还算公平,十二个月的辛苦换回了一个男孩儿,那时候全家人都为他高兴,都说是男孩儿,云家终于可以血脉单传一回了。

    二娘怀小风时,云太平总咒骂埋怨,他总说:怀怀怀,你就知道怀,都快十多个月了也没点动静,人家孩子都能吭叽了,也没见你生出个毛狗来!

    好算是天狠地狠不如人的嘴巴狠,小风的面相可真是被他老爸一口说成的:复眼豆眉,圆眼黑瞳,那小小的鼻头上还长了一个黑色的斑块。这二娘……还真生出了个毛狗来了!

    这二十岁的大小伙云小风突然变了女人,二娘急归急,刀子嘴豆腐心,他是真的疼爱小风,他抱着小风一顿乱哭,嘴巴絮絮叨叨的说些不找边际的话。

    呼呼呼……

    小风脑袋昏沉,刚要定下来安慰二娘的,这却被一阵敲门声给打断了。

    “喂!小凤啊!你在吗?明早去b市上学,东西收拾好了吗?我车票给你买了,钱不是问题,以后请我搓几顿就行了。”

    说话的是他隔堂的堂弟毛一二,这是临近九月开学季了,他们也算是有缘,考到了b市的同所大学。

    云小风一听,心突然皱的不成样子了,两个复眼豆眉挤得紧紧的,鼻头上的黑斑油光也跟着苍乱的呼吸来回移动着。

    砰砰砰……

    “喂!小凤啊!咋还不理我了呢!难道是你不喜欢我叫你小凤?那我叫你堂哥好吧堂哥。你开开门,我们谈一谈计划呗。”毛一二眼睛放着光,说是谈计划,其实也就是要计划着去大城市里瞄上几个漂亮小妞罢了。

    毛一二话说的越急,这云小风就越是跟着急,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个堂弟了,自己变成了女人,这着实让人郁闷。

    “堂哥堂哥,堂哥哥,开开门,我都看见你了,哟,你看看伯母也在里面啊,你们在商谈事儿吗?那我等你,你们快点哦。”毛一二的声音极度滑溜,他趴着窗子上的缝外看着。

    云小风是在没办法,只好吭声回答了:“喂!别等我了,我可能不去上学了,你自己去吧。”

    此时此刻的小风已经真的成了个女人,他的声音也变得异常的柔和。

    毛一二一听却突然炸毛起来,不过脑袋耿直的他并没有听出小风声音的骤变,他似乎很不敢相信小风的话一样。

    他大拍着窗子道:“什么小凤……堂哥,你家再怎么富也不能不上学啊!更何况你们也和家徒四壁差不了多少,考上了又怎么不上呢!没钱的话可以跟我爸讲讲啊,再不行也可以贷款啊。你不想上,我还想要个伴儿呢!你看……我东西,车票都准备好了……”

    毛一二思绪十分激动,不过云小风这边却是安静了许多,没过多久,毛一二就带着遗憾离开了。

    当晚云小风睡得很晚,几乎是凌晨两点才睡的,家里的空气极度潮湿,隔壁厨房的水龙头似乎没有关紧,滴咚滴咚的滴个不停。

    云小风忍不住这声响,起身就向厨房走了去,回来的时候路过厕所,他寻思着也正好,自己也正有尿意,可刚进厕所,退下裤子,一个熟悉的动作顿时把他打回了现实。

    他轻轻咽了口唾沫,心中乱的如一团麻线似的。

    无奈,他也只好蹲了下来。

    “别动!”

    一阵羞耻的动作完毕后,小风慢慢站起了身子。可刚一转身,就被一个声音叫住了。

    “你谁!”那个声音冷不丁的传了过来。

    小风猛得一回头,只见身后站着这个两米大汉,他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他的头也是用头巾包裹的,云小风并看不清他的脸。

    “你……你是谁啊!这儿是我家,应该我问你才对吧!”小风的声音早就失去了血气方刚的男性力度,此时的他这样像一个小娘子。

    “我……这儿也是我家,你个小姑娘,谁让你来我家的!”那大汉突然一慌,变了变声音回道。

    “我……老子哪里小姑娘了!你看,老子是有肌肉的纯爷们!”云小风撸起袖子,动作熟练的挤了挤自己的肱二头肌,可不知为什么,这变成女人后,他的一切东西都像被变没了一样。肌肉?不存在的!

    那黑袍子大汉一看,哈哈一笑,动了动身体,眼睛突然放了光,身体也慢慢向小风飘了来。

    飘?对!他真竟然是飘来的!

    他其实根本没有两米高,他的脚是悬空的,只不过下半截被长袍挡住了罢了。

    云小风一见这家伙离地三尺、眼放绿光,心里自然一紧。没准了!是鬼魂!

    云小风作为云家的传人可是学了一身好道法,这黑大汉也就是他的盘中小白罢了。

    “哦?既然这里是你家,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云小风嘴角轻轻一扬,右手在背后搓弄着什么。

    大汉一听也笑了笑,也贫嘴回道:“哦?那既然你说这里是你家,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这死鬼道行不深,嘴巴到挺油!”小风心里暗了暗,轻轻摇了摇头回道:“哦,我叫云小风,这儿是云家,我家,你呢,你拿什么证明?”

    “云小凤?”那鬼怪大汉突然怔了怔。

    “哎咋,是云小风不是云小凤啊!你这死鬼!”

    “云小凤不是云小风?”

    “你……算了!死鬼,看招!”

    云小风也是被气的深,转手掏出刚刚在背后摆弄的东西,那是只红绳,不过被小风拧成了一个六角梅花印。

    说是奇还真奇,这小风的六角梅花印一出手,那鬼画突然化成了一阵黑烟飞跑了,地上只留下了一件两米长的黑长袍。

    云小风皱了皱眉头,摸了摸自己那个的黑色小鼻头轻声喊道:“这不知好歹的死鬼呵!”

    说完,他便回房续梦去了。

    开张大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